分享

王石女友談男閨蜜:一個堅持60秒的男人

 

每天早上,我是聽著他的聲音起床的。他是朋友中為數不多比我起得早的人。每天6點多,不多不少會通過微信公眾號說60秒。我邊聽他天南海北的聊,邊刷牙洗臉,然後被他逗得哈哈一笑,心想,這胖子又從哪找到這點子。他的話題包羅萬象,怎麼總結呢?就像他的微信賬號——“羅輯思維”。邏輯的“邏”寫成“羅”,因為他姓羅,名叫羅振宇。通過公眾號,與他數以萬計的粉絲分享他判斷世事的邏輯與觀點。

 

我承認我是“外貌協會”會員,我有輕微強迫症和審美癖,我喜歡愛看書、有內涵的型男。這位我平時稱為“羅胖”的朋友,當然符合這個標準,至於型男嗎?如果圓形也是一型,那他也算啦。

 

其實,羅胖從不在乎別人拿他的身材開涮,總說自己胖是標致,瘦了就不喜慶了,而且團隊還不讓他減肥,但我知道個秘密,你若約他吃晚飯,他多半會說:“哎噢,沒空,中飯吧。”其實他基本不吃晚飯。這是我上次去斯里蘭卡旅遊時發現的,當我在餐廳里大口啃豬排的時候,他揉著肚子在花園裡兜圈。我水足飯飽的時候,他會無比艷羨的說“你都吃哪去了?”我則略帶小鄙視的回一句:“你都哪吃去了。”

 

當然,上帝是公平的,給了他不太好的消化系統,卻送了他無比靈活的腦子,和特別能說會道的小嘴。

 

一定程度上,我覺得他有重度智商優越感,比如他說“我的生存方式就是逼著自己活在未來,我不相信任何陳舊的規則,反對精英化成長。”嘴臉之傲嬌就是用兩斤洗甲水都稀釋不了。

 

不過跟他認識久了,你就不會怪他傲嬌。人家以前曾是央視《對話》欄目的製片人,當過《第一財經》主持人,兩年前辭職做自媒體,離開主流,選擇自由,不是誰都有勇氣這麼幹的。結果大多數人連自媒體的門都還沒摸著的時候,他給大家展示了自媒體的可能性。在他每天不多不少說60秒語音這件事上,我問過他,怎麼就那麼正好?他說最開始的時候,一條語音要錄幾十次,一點點調整。在今天的社會上往往我們拼得不是巧勁,而是耐力。一個人做一件小事能如此死磕,就不再是小事。一個有毅力的胖子更是難得。所以,當他風雨無阻做了一年之後,開放徵募會員,一再聲明啥會員權益都沒有,結果呼啦啦來了一大群人入會,成就了中國自媒體的一個事件。由此也證明了,他不僅僅是互聯網的傳教士,也是先遣員。

 

和羅胖聊天,他有三大特點:一、他會目不轉睛盯著你說話,這一點在中國人裡不多見,國人大多數比較含蓄,覺得盯著人說話不好意思,而西方人則覺得不這樣做是不禮貌、不真誠。也許羅胖深受西方影響吧,他總是表現出無比的誠意,一雙眼把你瞅得不知往哪看,只能看地板。二是羅胖不喝酒,當大家推杯換盞應酬時,他通常面帶微笑神遊物外,一副靈魂出竅狀,但當你聊到“一個行業未來化生長”這種話題時,他會一下子靈魂附體般,舌戰群雄,通常的開場白是“你這個思維方式還是傳統工業思維邏輯,在互聯網時代……”我覺得他一天說這段話的頻率可能和交通台播報路況次數差不多。三是判斷羅胖聊天有沒有說爽了,你就看他口沫飛濺的時候,兩隻小胖手有沒有上下翻飛,那神情猶如鯉魚打挺,(以他目前的體重估計這輩子想都沒敢想完成這個動作)說得意了,他的雙手可能往肚子上一搭。一看這套動作完成,你就知道,他今天一定向群眾們播灑了互聯網將對人類​​社會產生的解構和重構的思想……中國人活在當下的不少,活在過去的更多,像他這種樂意活在未來的卻不多見。

 

我喜歡和他聊天,聽他講一切傳播皆勢能。佛教裡把請師父講法叫“開示”,原意是指把寶箱打開,把寶貝亮出來的意思。聽他講互聯網真有種“開示”的感覺,當你對傳統固有思維有懷疑找不到路的時候,他總能給你把手電筒。當然他的建議有時候會讓人覺得“步子太大,太極端”但事後證明,這世界發展的速度總是快得超過我的想像。從現實推導未來永遠是徒勞的,最好是跳到未來去改變現實。

 

我記得他講過的一個小故事,印象特別深刻。一次他從一個小城市的機場回北京,當時那個機場一共六個安檢口,那天就開了一個,隊排得老長,然後又開了個安檢口。這時候你就看,不是所有人,而是排在隊尾的人會衝過去。最倒霉的是中間人,他們在猶豫,因為沒有決心,沒有行動力。他們往往為一點既得利益猶豫,於是在兩頭成了隊尾。所以要警惕在社會​​隊伍中成為中間。受這個故事啟發,我現在每次排隊,只要一開新閘口,我就毫不猶豫衝過去。這可能是他最擅長的,分析一件事說得出乎預料但又直指本質。

 

有時候,他會給你出個小難題,拐幾個彎把你帶進迷宮:你以為他說A,其實他說B,但看了文章發現原來是C!讓你徹底放下定向思維(跟韓喬生老師可不是一個路數)。

 

我這個不會打字,停留在在農耕年代的80後,有這麼一個跨時代生存的朋友很是幸事。用他的話說,他幫我過濾了工業時代對人的誤導,直接飛躍到未來。

 

話說回我的輕微強迫症和審美癖,幾次看到他刺毛亂炸的髮型都有種帶他改頭換面的衝動。如果有一天你們在“羅輯思維”視頻裡發現羅胖換了個很酷、很有型(當然不是圓形)的髮型,八成是我的功勞。也許朋友間就是這樣,他幫我轉換大腦配置,我幫他整個時髦髮型。說到底,這地球上的改變不就發生在腦袋上嗎

請不要再繼續給我 太多余的關心我怕我快要情不自禁既然不能在一起 請你別再靠近我怕我控制不住 貪心你甜蜜的折磨 把我的靈魂偷走在我用心過後 常常一個人做惡夢你甜蜜的折磨 沒想過會這麽痛請消失在我的地球別讓我站在雲上頭突然落空 請不要再繼續想我 怕會舍不得你今天的我異常地冷靜以為自己很聰明 可以控制情緒...

最後一次了, 最後一次為你哭, 最後一次叫你親愛的。 我還小,還不懂什麽是愛情。 我以為,愛情,就是兩個人在一起罷了 我以為,愛情,只要每天打打電話,發發短信問候就行了 我以為,愛情,就是深愛那個人 可是,一切,不過是我以為! 悲傷,愛情中註定充斥的詞語。 到底什麽樣的愛情,需要用最痛苦的方式去忘卻...

那個春天前,我以為世界上的分分離離,愛與恨都與我無關。  但在那個春天,我遇見你,那個終於讓我明白一見鐘情的你。   我遇見你,愛上你,暗戀的。   這似乎都只在那3秒的時間。  假裝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但其實自己清楚,心在快速的跳動。 從那一刻,我終於知道愛...

我說,我不相信愛           你說,why,       兩年了,就那麽倆年,    在街頭,你迎面向我走過來,我認出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