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星期六下午,和往常一樣搭車返家,上車後發現雖然沒有空位,還好站立的人不多。

不久,一位銀髮老人從位子上站了起來,隨著車子顛蘶蘶地走向車掌買票。

不料此時,一個不知情的男學生一看有空位,就一屁股坐下去,看起書來了。老先生買完票,見位子被坐了,也就不走回去,原地抓緊扶手站立著。

站在旁邊看得一清二楚的我,正在猶豫該不該提醒那個同學。

因為前面的路將是一下左轉,一下右轉,熟練的司機又肯定會開得飛快,連我這個年輕人都覺得維持平衡有些吃力,何況是位老人家。

此時坐在那個同學身旁的一位老太太突然也站了起來,努力地走到老人身邊,和老人牽牽牽牽手,陪他一起站著。這時我才驚覺原來他們是一對夫妻。

老先生於是空出一隻手,扶在嬌小的老太太肩上,兩位瘦弱的老人,就這樣互相扶持到下車。

我一直看著他們,許久許久,無法思想。沒有甜言蜜語,沒有熱情的眼神,沒有親暱的動作,然而感動卻持續到十多年後的今天。

是不是想到好像有什麼事忘了做去牽牽另一半的手吧?不需要任何理由,只是牽牽牽牽手。


出處來源:http://www.lovegod123.com/love/index.htm

生命不一定是直線洪蘭 陽明大學認知神經科學實驗室教授 台灣的孩子一般沒有什麼機會玩,我個人覺得這樣的現象很令人擔心。 我在陽明大學醫學院任教,我們有些孩子還沒有準備好,就已經要去當醫師了。他可能有很豐富的醫學知識,可是還未必能面對,診療過程中必須面對的心理壓力、道德壓力與生命課題...

沒什麼好等的, 沒什麼好期待的, 也沒有那麼多的奇蹟。 愛你的就不會離開你, 再艱難都不會。 為了你而不得不離開的情況—— 有人拿你安全威脅他,他有絕症,他有疾病,他是鬼神......等等。 而這些情況 ​​現實中都很少有的,現實嗎? 如果只是因為一般的困難挫折而離開, 那都...

屬於我的私密時間文/吳淡如 我一直作著各種奇怪的夢、現實生活中的我真的很難想像「怎麼會這樣」的夢,夢讓我看見我不願承認的自己。不願承認現實中的我有這樣的根性。原來,我也還是很焦慮。我還常常夢見自己和一大堆人坐在高中教室裡,老師叫到我的名字,要我默書,我怎樣也記不得,張口結舌,像個啞巴。或...

『沒關係,我等你。』這一句話包含了多深重的意義,是一個女人的情,是願意為一個男人等候的心,在她還愛著他的時候。 『沒關係,我等你。』是為了讓對方有更寬廣的天空。 『沒關係,我等你。』是讓對方知道,在累的時候,還有背後這一片溫柔。 『沒關係,我等你。』是蘊含了多少細膩的体...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