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很文靜,他正因為她的這種性格喜歡上了她,他經常對她說的一句話就是:不知為什麼,不管遇到什麼煩悶的事,一看見你,心裡就平靜下來了。

她聽後總是莞爾一笑,他呢,更傾情於她這種神態,更加感覺到她就是他這一輩子要珍愛的人。
  
結婚後,身為教師的她有許多節假日,但她很少外出,不僅將家裡收拾得井井有條,而且還琢磨出一手好菜;他在外企工作,每次下班回到家裡,總有一桌葷素搭配的好菜在無聲地誘
惑著他,一身的疲憊頓掃而光。可是,他因工作忙時常不在她的身邊,每當觸到她有些落寞的眼神時,他知道一聲對不起是無法盡釋他心中的歉意。
  
他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於是,他每個星期盡量抽出些時間,陪她到同學或朋友家坐坐,大家說著話,她,只是靜靜地坐在一邊,要么看著電視,要么拿起主人家的書,認真地讀了起
來,好像身邊發生的事與她沒有任何關係。幾次後,他明白了這並不她想擁有的生活。
  
他知道她並不是刻意將自己孤立起來,只是性格所然,但是他還是希望她能開開心心。於是,他問她:我希望你快樂,可是我怎麼才能讓你快樂起來呢?
  
她輕輕地笑了,回答道:你能懂我,我就很幸福,其他的,順其自然吧!你很忙,別為我擔憂好嗎?
  
她的善解人意讓他更堅定了為她找到真正快樂的決心。
  
有假的時候,他帶著她到風景優美的地方旅遊;平常,只要能抽出空,他就陪著她到郊外走走,每每這個時候,她臉上的那種自然散發出的光芒總讓他感動,但心裡的歉意同時更深了。
  
那天晚上,他與她商量:我想換一種輕鬆一點的工作,我現在太忙了,不僅沒時間在家陪你,而且連我自己都感覺到累。
  
她知道他之所以作這決定主要原因還是她,她回答道:我了解你,現在這工作很適合你,別為了我放棄自己喜歡的事,否則,我會於心不安的。
  
她的善良也是他所欣賞的。他的父母親在農村,寒暑假期間,她在家休息,她總叫他將兩位老人接過來小住一陣,雖然她的話不多,但她將兩位老人照顧得無微不至;平常兩位老人在
老家時,她總會打電話過去問候,並經常會叫他捎些吃的用的東西回去。她說的一句話讓他一想起來就很溫暖,她說:我嫁給了你,就嫁給了你一家人,他 ​​們也是我最親的人!
  
為著這些,他感覺到自己為她做牛做馬都值,可是,他不想讓她為他心裡不安,她是說到就會做到的,他暫時取消了換工作的想法。
  
她喜歡晚上在電腦上敲些心情日記,這些內容就放在桌面上,她對他沒有任何設防。他尊重於她的私人空間,從沒點擊進去過。這天是休息日,她因學校臨時開會不在家,他猶豫一一
下,終於打開了那個文件,並不是因為好奇心在作怪,而是,他想從中找到讓她快樂的永久法寶。
  
她的文字很優美,似一條小溪靜靜地在流淌,又似一朵花在悄悄綻放,雖然都是一些生活瑣事,但在她的眼裡,卻是那麼詩情畫意,那麼讓人心曠神怡,他感覺到她的表面平靜如水,
但她的心間,卻是一個鳥語花香的春天!
  
他的目光不覺在一段話前停住了:他總是在關注我是否快樂,我真的好希望他能打開我的日記,但 ​​我不會對他說的,一切我喜歡順其自然。其實,我並不寂寞,我擁有了他,我就擁有
了幸福和快樂,只是我的性格,總讓人有種不開心的錯覺。每當看到他香甜地吃著我做的菜時,我心裡就像喝了蜜似的;每當他有煩惱事在我這裡總能安靜下來時,我感覺到很溫馨;
他,就是我的整個世界,但我不會因此失去我自己,我也在用心活出我的價值,在學校,我不也是個副校長嗎?我並不是有意在和他捉迷藏,或許,在這種相互牽掛相互取暖的氛圍裡
更會讓人感覺到那種幸福,我給這種幸福取名為“無聲的幸福”!
  
“無聲的幸福!”他反复咀嚼著這幾個字,心里頓時豁然開朗起來,同時,也有一層霧氣蒙住了他的眼睛,他不覺在心裡說道:你知道嗎?你,也是我的整個世界!是我終生的幸福!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有綠葉才有紅花 林美秀   從舞群伴舞,到舞台劇配角,再躍上大銀幕,扮演別人的媽媽,婆婆,女主角的好友… 林美秀是最亮眼的一片金獎綠葉,有她在的戲絕無冷場,有她在的場合就笑聲不斷,她說自己工作上最重要的定位就是綠葉,她也非常喜歡扮演最稱職...

發行人的話三個阿嬤VS.諸葛亮    網路一則超讚的演講。印度「赤腳學院」創辦人邦克爾•羅伊講述這所提供村民、文盲的特殊學校。出自名門,著名大學畢業理當投身令人景仰的行業,但一九六五饑荒,讓他決定下鄉體驗貧民生活。母親對此相當失望,很久都不理他。 他在鄉下見識到一些從來...

就算沒有太多裝扮的預算,你也可以擁有看起來光采動人的形象,重點是看起來就像用了名牌保養品和昂貴時裝一樣! 1學習DIY.首先你必須學習如何吹整自己的髮型,藉由一些適當產品的幫助,你就可以讓頭髮隨時隨地都看起來有型,就像是讓專業造型師設計的一樣! 2.別當品牌的奴隸千萬不要以為昂貴知名的品牌就一定比...

「如果,我們當不成情人,還會是朋友嗎?」我問。「不能。」他決絕的回答。我有一點望, 甚至可以說是有一種極端的悲觀自心中升起。「為什麼。」我哀哀地說。心裡很沈。風中,他不再說話。 緩緩走在他身旁,或者時而身後,我想,也許我只是期待一個美好的回應,即使這個回應最後變成嘲弄或諷刺都無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