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五十歲的熟女,熱愛拍沙龍寫真,裝扮清純而粉嫩,老公外遇多年,她在經濟獨立後愛上網路的年輕戀人,竟聯合小三爭取離婚,這場錯綜複雜的「新玫瑰戰爭」到底捲動怎樣的女性內在世界?妙齡熟女到底在呼喚甚麼?
 
Story/
 
陳雲霞,五十三歲,對於自己沉魚落雁的外貌引以為傲,只要聽到不認識的新朋友讚美她:「哇!你看起來好年輕,一點都不像五十幾歲的人。」就開心得一整晚睡不著。每五年,她一定去拍新的沙龍寫真,定時更新自己最美的樣子,部落格、Facebook跟手機裡隨時看得到雲霞撩人的青春姿態。說話的方式也跟大學生一樣,喜歡撒嬌似的加上尾音~「嗯~啊~喔~」聽得男人骨頭都酥軟了。
 
 
可是,老公沈慶榮似乎沒看見妻子嬌豔美麗的模樣。兩人是高中的青梅竹馬,畢業後雲霞就嫁給慶榮,在家相夫教子伺候公婆,男主外女主內、認分持家的日子過了幾年,還替沈家生了兩個俊挺的兒子。一向「以夫為天」的雲霞每天最大的快樂跟期待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等老公回家吃飯、跟孩子聊幾句上學近況。沒想到,這平凡的幸福在孩子十七歲時崩然幻滅。
 
在竹科工作的慶榮,多年台北新竹兩地往返,跑業務的他有一張甜嘴,加上相貌堂堂很得客人喜歡,升上業務主任以後,慶榮對自己更是意氣風發。回家跟雲霞聊公司發展話不投機,雖然兩人也很甜蜜,但是缺乏共同的話題跟交集,濃情密意也有淡的時候。
 
拜訪客戶時,慶榮偶爾會遇到同行的女業務,對方長得秀秀氣氣,也算個甜姐兒,基於禮貌,慶榮也會客套地聊上幾句。一開始只是禮貌性的打招呼、談產業發展,後來發現兩人很有得聊,加上對方左一聲「沈大哥」右一句「榮哥」的嬌嗲請益,漸漸地,慶榮竟然很期待跟對方見面,每天開車前往新竹的路上,腦海裡想的都是對方的身影,有相同話題又被捧上天的尊榮,兩人碰面的地點從白天變成晚上,從咖啡廳換到汽車旅館,從一個月一次變成一周一次,雲霞發現的時候,兩人已經交往九個月,雲霞抓狂了。
 
為何戀愛?為何不忠?小三為何不怕大老婆?│方舟文化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是誰先開始的?」
「我跟你十幾年,你怎麼可以變心?」
「她有甚麼好?」
 
雲霞發瘋似的要慶榮跟女方分手,沒有一技之長的她不敢提出離婚的要求,只能用哀求的姿態,不斷訴說自己多年對家庭的付出。
 
「我有哪裡做錯?」
「你希望我做哪些改變或調整?我可以改。」
 
這些怨念般的情緒跟言語只是把慶榮推得更遠,他不是不愛家人,只是遇到心儀的對象;幾次激烈爭吵拉扯下,雲霞被揍、被推、被打,她不敢讓孩子看見身上的烏青,也怕自己失去慶榮,但,卑微的姿態並未挽回老公的心,慶榮乾脆搬出去跟小三同居,遠走高飛,眼不見為淨,把一對兒子跟父母都丟給雲霞,除了每月給生活費,這個家算是散了。
 
雲霞沒想到這連續劇般的情節竟活生生在自己身上上演,更慘的是,她從小離家北上讀書,跟娘家的關係也好不到哪裡去,「你又沒有工作能力,忍一忍,玩膩了他就會回來了。」這是母親唯一的忠告,電話喀擦一聲就掛斷了。
 
眼淚枯乾了,心也掏空了,雲霞不敢多想,忍吧!也許母親是對的,忍一忍,也許丈夫就會想起家庭的溫暖,玩累了他就會回來了。
 
「媽咪,你要跟爸爸離婚嗎?」明眼的孩子看不下去父母名存實亡的關係,雲霞搖搖頭。
 
雲霞開始到廟裡求神問卜,抽到的卻都是下下籤;尋找任何可以斬桃花的民間祕法;她不死心,開始鑽研塔羅牌跟紫微斗數,她想要知道命運的走向,「老公犯桃花」紫薇斗數給了她這個早已得知的答案;「死神牌」是塔羅的答案,是絕境?還是新生?雲霞有點迷惑。
 
「陳雲霞,你是笨蛋嗎?你要忍幾年?你現在才四十幾歲,還有時間學一技之長,都甚麼時代了,你還在癡心妄想老公回到你身邊,幹嘛不去考高普考,有鐵飯碗,就不怕老公拿錢來壓你啦!」高中的死黨看不下去,給雲霞一記當頭棒喝。
 
「可是……我考得上嗎?高普考競爭這麼激烈,我記憶力已經沒這麼好了。還要照顧清華跟清浩兩兄弟跟公婆……」雲霞有點猶豫。
 
「不試你怎麼知道?」
 
四十六歲的雲霞開始發憤苦讀,第一年,落榜,第二年,差一點,第三年,終於榜上有名,又等了一年才分發任用,這輩子雲霞沒有這麼高興過,她發現原來年齡不是問題,原來自己也能成為職業婦女,原來除了「家庭」以外,外面的世界是這麼多采多姿啊!領到第一筆薪水時,雲霞開心地抱著死黨又叫又跳,忍了這麼多年,公家的鐵飯碗讓她彷彿吃了定心丸,終於可以不靠老公養活自己,孩子也上大學了,五十歲的她決定攤牌。
 
「我要離婚」雲霞拋出震撼彈。
 
沒想到外遇多年的慶榮竟然不肯答應,不知道是老了還是跟小三感情也起了變化?他擺出「拖」字訣,當作沒聽到,不處理也不面對,還罕見地從新竹搬回台北老家,一家四口竟是在這種荒謬的情況下團園的。
 
雲霞心理沒有一絲毫的喜悅,慶榮對她來說已經失去吸引力,情感的拖磨澆熄了夫妻的情感,看著眼前這個白髮蒼蒼的老男人,她忽然發現自己好傻,幹麻守著他不放。她發現只要好好愛自己、打扮自己,她能得到更多異性肯定的眼光。此刻她只恨不得眼前這個男人快點消失。
 
首先,她提出不再跟公婆同住的要求,企圖讓慶榮陷入婆媳兩難,沒想到慶榮竟然同意,還請小三來照顧父母,「給我一點時間,爸媽年紀大了,不要讓這種事情操煩他們,等我過兩年退休就搬過去照顧爸媽,」慶榮的眼神有點疲憊,語氣明顯柔軟許多。
 
「你既然請小三去照顧爸媽,那就乾脆離婚啊!反正我又不跟你拿錢,只要把贍養費跟監護權談好,你跟你的老情人繼續交往,我過我的日子,互相不干擾,不是正合你意嗎?」雲霞不甘示弱,也急著想要跟慶榮分手。
 
「孩子都這麼大了,這麼多年不都相安無事嗎?你不要又開始發瘋,如果我請她來照顧爸媽你不滿意,那……可以改請菲傭嘛!」慶榮不想說話,避開風暴後,轉頭還是躲回小三的溫柔鄉。
 
雲霞會這麼著急是有原因的。
 
她為了準備高普考,開始學年輕人上網找資料;擔任公職服務民眾也得學會用電腦處理資料。原本冰冷可怕的電腦,此刻卻像是春天的花園,每一頁都是一朵雲霞從未看過的奇花異果,在網路的世界裡,雲霞找到傾訴的對象與自我肯定的來源。而且塔羅牌也說---她會遇見真命天子。
 
年過半百,她開始架設自己的網頁,文情並茂的文字得到許多網友的肯定,有時候雲霞還熱心解答其他人高考的問題,以過來人的身分,鼓勵網友不要怕考不上,只要用對方法就能榜上有名,「你怎麼這麼厲害!你好棒!謝謝你!」網友的讚許讓她飄飄然,雲霞更沉迷於網路世界了。
 
個子嬌小的雲霞本來就不顯老,一張娃娃臉,嫁給慶榮後還常被誤認為是大學生,她對自己的優勢很清楚,現在更熱衷於展現她凍齡的魔法。雲霞把一頭歐巴桑的捲髮改成清純的學生頭,額頭前還留著彎彎的可愛流海,把白髮挑染成櫻桃紅,俏麗的樣子連自己都很喜歡,每天早上站在鏡子前流連不忍移開視線。
 
走在路上還有年輕人對她吹口哨,雲霞把胸部挺得更高,笑容也越來越多。她規定自己每天一定敷臉,每周固定上護膚沙龍按摩全身,只要能讓自己年輕十八歲的方法她都願意嘗試,玻尿酸、肉毒桿菌、雷射除斑……她都用過,兩個兒子對於老媽的轉變只覺得「媽媽好像變開心、變年輕了」,只要她快樂、不要管他們太多,就好了。
 
「攝影師,你看我這個角度好不好看?」雲霞穿著低胸的護士服,雙峰隱隱起伏,看得沙龍照攝影師都不好意思,「你覺得我美不美?」雲霞又問。攝影師按下快門,連連讚美雲霞保養得宜,「那……我身材好嗎?」面對雲霞嬌聲嗲氣的連番追問,年輕的攝影師臉都紅了。雲霞笑得花枝亂顫,假睫毛跟著上下擺動,面對鏡頭又擺出露腿、扭腰的姿態,歪著頭抱住身旁的大玩具熊,純潔地像無辜的大女孩。身上的香水味,散發誘惑的氣息。
 
「你喜歡這張照片嗎?好看嗎?」
「你喜歡我嗎?」
「你在看我嗎?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我渴望找到真愛,是你嗎?」
「愛情像雲霧,難以捉摸。我等的是你嗎?」
 
每天晚上,雲霞最大的快樂就是在部落格分享心情點滴,寫下露骨的勾引文字,把誘人的沙龍照PO上網,看Facebook上按「讚」的數字不斷增加,為賦新辭強說愁般地用文字吐露情思,她戀愛了。
 
覺得自己像二十八歲一樣年輕的雲霞愛上三十七歲的網友,兩個人無話不談。雲霞的故事很容易引起男人的愛憐跟同情,加上無辜的放電眼神跟凹凸有致的身材,男人就像囊中物,雲霞跟網友很快發展出超友誼的關係,她一點也不覺得有罪惡感,反正慶榮在二十幾年前就已經劈腿,雲霞渴望愛情,她喜歡男人讚許的眼神。
 
褪下深色家居服,雲霞穿起粉紅色的少淑女洋裝,戴著有Hello Kitty的粉色髮箍,提著香奈爾的包包,跟著彩妝雜誌學畫粉色系的果凍裝,每月翻閱女性雜誌,研究Vogue寫的誘惑招數,汲著三吋高跟鞋跟迷你短裙,從背影望去,真像二十來歲的女大生。精心打扮過後的她,看起來不到四十歲,連慶榮都不免多看她兩眼。
 
七夕這天,網友打電話說有事不能陪她,受過一次傷、敏感的雲霞嗅出問題,追問之下,對方坦承自己也有老婆跟小孩;雲霞沒有太意外,也覺得無所謂,反正她也不打算跟這個人結婚,反倒是網友心虛,幾次上網都不回話,電話關機不接,雲霞有點傷心,不過,她不擔心,像芭比娃娃的她,有信心可以找到下一個肯尼。
 
網路的大千世界,是雲霞的第二春,永在出現在她的眼前。四十七歲,離過婚,在台北某企業擔任高階主管,有一棟房子,父母都過世了。雲霞覺得對方的背景跟她很相似,不像年輕網友躁進,她跟永在出來吃過幾次飯,看過幾場電影,牽著手談心散步,交往了好幾個月才發生親密關係。跟永在在一起雲霞有一種安心的感覺,永在成熟、有魅力、穩重又幽默,讓她更迫切地想擺脫慶榮這個負心漢,尤其永在跟雲霞說:「如果你沒離婚,我們可能沒辦法繼續交往,畢竟我也是在上市公司工作,等你跟老公簽字,我們再見面吧。」永在的話像刀,日日夜夜刺痛雲霞,午夜夢迴,她心理只想著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跟慶榮順利離婚呢?
 
「喂~請問是許雅芬嗎?」雲霞二十幾年來第一次用全名稱呼這個破壞她家庭的狐狸精。她跟小三約在台北敦化南路的西雅圖咖啡廳三樓碰面。
 
「你不是很想跟我老公在一起嗎?讓給你。」雲霞單刀直入,雅芬有點不知所措。
 
「大姊,都這麼多年了,我們不都相安無事嗎,我一直很敬重你,但是,慶榮愛我,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何必說這種氣話。」大老婆跟小三的戰火隱隱然在安靜的咖啡廳裡點燃。
 
「哼~愛妳,我跟他說成全你們兩個,他還沒那個膽子呢,有多愛,這妳可要親口問問他。」雲霞不甘勢弱地拋出離婚的議題。
 
「我才不信,如果不是大姊不放手,慶榮十幾年前早就扛著轎子明媒正娶了。我跟榮哥是兩情相悅,不是小時候不懂事的玩伴。」小三有點不高興,趁機反將雲霞一軍。
 
雲霞看見雅芬掉進自己設的陷阱裡,也不動氣,嘴角微笑,改口說:「妹子,我沒說你們不相愛,只是,妳跟著慶榮這麼多年,他沒給你個名分,我站在同為女人的立場,真是替妳不值,女人有多少青春?沒個名分以後你有甚麼?我現在已經看開了,也不巴望他能重新對我好,夫妻的感情也淡了,姊姊希望妳至少也有個歸宿,可是,慶榮說甚麼也不肯離婚。妳說該怎麼辦呢?」
 
雅芬沒料到雲霞會說出這樣的話,愣了一下。心裡五味雜陳,有點生氣慶榮竟然不願意離婚,又擔心提出離婚會讓慶榮負擔高額的贍養費,自己也會成為兩個孩子的後母,真的有機會坐上女主人的位置,她反而有點不知所措。
 
雲霞冷眼旁觀,看透雅芬翻轉的心思,「沒關係,我們下周約出來吃飯,商量看看要怎麼讓慶榮對妳負責……。」雲霞親暱地挽著雅芬的手走出咖啡廳,身影像一對姊妹花。
 
「喂~王醫師嗎?我想預約手術時間。對,我是陳雲霞,我想從34C加到34D,嗯~對啊,人家覺得不夠豐滿嘛!好,下個月十號,就這麼說定囉,謝謝你,你人真好。」雲霞掛斷電話,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微笑,明天還要跟律師討論還要取得那些事證才能順利離婚,這一次,她要開始為自己而活。
 
 
◎楊醫師診療瞭望台
 
雲霞的故事不是單一個案,這是現代經濟獨立自主、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所發動的「新玫瑰戰爭」,女性年輕時為了家庭付出、提供家人高品質的照顧,當生命週期步入中年,新女性不想再相夫教子,希望建立社群、找到自我、追尋人生的「新自由」,她們自我期許也相對較高,不見得能接受「忍一忍,男人玩一玩就會回來」這種說法。
 
*戲劇性人格
 
孩子長大,進入中年的女性更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像雲霞這樣把自己打扮成少女系,雖然言談間不斷重複表達希望跟先生離婚、說老公有多糟糕、多沒出息,但是實際上卻未必真的敢離婚,雖然跟很多網友交往,卻未必真的想固定下來,大多是「嘴巴上說離婚」,類似「作態性自殺」,目的是「發出訊號」---要對方多注意一下喔、我是想告訴你某些訊息,女性比較會發出作態性的訊號,男性若能試著讀懂這類訊息可有助於兩性的關係。
 
像雲霞這樣的人格特質,在心裡學稱之為「戲劇性人格---Histrionic Personality」,她們喜歡用外在的打扮、手勢、眼眉的挑動放電、誇張的言語或非言語動作來吸引人注意,很像孔雀或花蝴蝶飛來飛去勾引人、誘惑人。如果戲劇性人格加上「disorder」就變成一種疾患,大多數的人沒有到這麼嚴重的地步;
事實上,很多演藝人員都有戲劇性人格,像梅莉史翠普、葉德賢等,被大家稱為「戲精」都具有這樣的特質,不全然都是負面的,端看作用在何處。
 
*尋求尊重與自我實現
 
雲霞之所以選擇這種方式來展示自己,其實是想尋求「一堆被勾引的人」,因為先生沒有給予肯定跟讚美,所以她更渴望異性欣賞的眼光。
 
「人需要肯定自己的存在」,每個人都需要找一種方式來分享,這是人性,有的人透過寫文章、畫畫……這些內在美的方式來分享,就像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提出的需求理論,人有五個層次的需求:最基本的是生理跟安全的需求,往上是社會需求,更往上則是尊重跟自我實現的需求。
 
雲霞從無一技之長到考取公職,經濟獨立後,她內心追求的已經不是吃飽穿暖,而是被尊重跟自我實現。有一個英文字「empowerment」(譯為賦能或使之有能力化)頗適合詮釋雲霞的狀況。當女性從被家暴、被嫌棄等剝奪自信的狀態,到投入某些領域而擁有自信,嘗試去探詢自己的優點,是值得肯定的,也是對男性沙文主義的提醒。
 
 
*致命吸引力的風險
 
抓住青春的尾巴本身並沒有錯,但是雲霞從網路認識異性有兩大風險。第一:雲霞這樣的人並不想真的被某一個男人鎖住,如果遇到恐怖情人,對方想抓住妳,妳不想被綁住,對方很可能被激怒或做出傷害對方的舉動。新聞曾指出有女生因為四處亂放電,而慘遭恐怖情人殺害,這是第一個風險。
 
第二種風險是:沙龍照是虛擬的,當妳卸下妝,呈現五十歲的真面目時,妳能忍受或承擔男人「眼神轉變」的失落嗎?男性是視覺的動物,那些被你花枝招展的外表所吸引的男人,不易建立長久關係,雙方建構的是一種「你把我當玩具,我把你當工具」的關係,就像雲霞只是在虛擬中獲得虛榮罷了。
 
*學習了解愛情的類型
 
我們應該要先了解愛情的類型,先認識彼此屬於哪一種。像雲霞這樣遊走於愛情之間的,我們稱為「遊戲之愛」。
 
根據耶魯大學John Lee的研究,他提出愛情有六種類型:
1.     情慾之愛---期待愛情中浪漫感覺,重視與情人身體或感官的接觸,視愛情是生活中最重要一部份。
2.     依附之愛---強烈渴望天天見到對方,沒有對方的日子像是缺乏靈魂,需要對方更多的關注、被愛及肯定。
3.     遊戲之愛---喜歡戀愛感覺但卻不喜歡被約束,新鮮感消失時會去尋求新歡,視愛情唯一種挑戰/遊戲,避免涉入過深。
4.     現實之愛---沒有麵包的愛情就不快樂,會理性分析彼此的現實條件及實際狀況,以現實利益為首要考量。
5.     利他之愛---只要對方喜歡,再多辛苦、委曲或犧牲都願接受,對方幸福快樂比自己還重要。視愛情為奉獻,不需回報。
6.     友誼之愛(伴侶之愛)--彼此足夠信賴及了解,才能長久。意見不同時,也能互相尊重對方自我發展。過程中較少轟烈事情發生,細水長流耐人尋味。
 
◎楊醫師給男人的換帖真心話
 
因為性荷爾蒙的影響,男人每52秒醒著時腦袋就會想到跟性有關的事情,但是80%外遇的男人卻不希望家庭破裂,但是女性卻不這麼想,以為外遇就代表男人想離婚。
 
要避免外遇,夫妻雙方應該培養共同的興趣跟話題。女性比男性更熱衷進修跟學習,男人們應該要調整,跟另一半同步,下一世紀最嚴重的疾病就是「失智症」,多學習,還可以預防失智症。
 
◎魏老師給女人的貼心悄悄話
 
男人跟女人本質上是不同的動物:男性是視覺型的,女性則是觸覺跟聽覺的動物,雲霞三不五時拿沙龍照給男性朋友看,加上水汪汪的勾魂大眼睛跟白泡泡的肌膚,對男人來說是有性吸引力的;對女人來說卻未必能引起同樣的關注。
 
女人因愛而性的比例高於男人,所以被愛情困擾的狀況相對比例高。遇到問題時應該要學會「找幫助」,但是不是找那種跟妳一鼻孔出氣的朋友發牢騷,那也許會有幫助,但是僅只於表淺的幫助,應該尋找願意傾聽,能跟你對話的親友,不要讓自己孤軍奮鬥。另一個途徑則是尋求積極的專業協助,幫助妳想清楚,透過理性的分析討論,替你找到最適合的處理方式。
 
雲霞聯合小三去迫使老公離婚其實是一箭雙鵰的作法,她的目的是要小三去傳話給老公,但是會傳甚麼話?一定不會是她表面說的,小三一定會加油添醋。她只是想證明:「我還是大老婆,是我不要這個男人。」這些是她報復的手段,也是很沒有自信者才會做的事情。
 
女性遇到類似的狀況時,應該要思考「自己到底還要不要維持這樁婚姻?」要,會有哪些得與失?要怎麼做;不要,又該如何處理。每個人的選擇都不同,不會有標準答案。透過專業的協助跟陪伴,幫助妳做出理性、不後悔的決定。千萬不要在身心狀態不佳或憤怒的腦袋下做出「重大決定」,請先照顧好自己的日常生活起居。
 

為何戀愛?為何不忠?小三為何不怕大老婆?│方舟文化

本文摘自方舟文化《為何戀愛?為何不忠?小三為何不怕大老婆?》

 

【更多精彩內容請上《讀書共和國》官方網站;《讀書共和國》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下同) 「生物體進化到一定階段後,能夠產生與自己相似的子代個體。」——這句話在明星身上體現得淋漓極致。你能猜一猜他們都是誰嗎? 鄧超和兒子 張智霖和兒子 李小璐和女兒 林志穎和兒子 孫莉和女兒 趙薇和女兒 劉燁和兒子 田亮和兒子 王菲和女...

這篇真的會嚇死人阿你以為恐怖情人只會跟蹤死纏爛打嗎?這種拿未來跟你拚命的才真的教恐怖情人阿最後面那幕才真的是恐怖我是覺得大家別在那邊說別人在寫小說這真的是有可能的你想想你睡覺睡到一半發現有人在你旁邊先不要管他做什麼啦有個人莫名奇妙可以進你房間就夠恐怖了阿這年頭真的是什麼人都有嚇死寶寶了-------...

都說婆媳難相處,我也不例外。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我們2個女人之間的關係。這件事,老公傷了我的情,婆婆卻暖了我的心。  我和老公是經人介紹走在了一起。我是公司文員,老公則是一家外貿公司的銷售部經理。雖然兩人收入有些差距,但老公對我還是一往情深,這讓我倍感幸福。兩年後,我們步入婚姻...

  靠北老婆婆原文: 因為家事,假日沒煮稀飯跟她們吃, 沒有幫她打掃她的房間, 她交代我做的事沒做好又做太久, 晚上先生回到家就開始跟先生說我怎樣沒做好, 什麼事情沒做 對,都是當媳婦的錯,事情都是媳婦沒做好, 所以媳婦要被婆婆跟先生罵⋯⋯ 第一,假日都沒早點起床煮早餐稀飯給公婆吃, 一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