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為什麼...我的他是別人的老公?

說起來,何凡算是我的青山之交,我與其他人很少有談得攏的,談得投機的更是少,反倒是何凡似乎特別懂我,兩個人談論起某些話題時,總會心有靈犀般產生共鳴,滔滔不絕地可以討論一天。只是何凡是個男人,一個並不怎麼好看的男人,而我通常都把他當女人來看待。 

何凡也具備女人的某些特質,比如嫉妒、小心眼、虛榮......我笑他是分裂性人格,身體裡隱藏著一個女人。何凡聽到這句話笑了,也不置可否。我了解何凡的成長背景,因為我整日聽他嘮叨,從他出生到他上幼稚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甚至結婚生子後的故事。他與老婆小小是高中同學,相戀了十幾年後終於步入禮堂,現在有一個三歲的可愛兒子。 

何凡與小小結婚前吵架吵得就驚天動地,最震撼的一次是,小小與何凡吵架後被氣的臉色發紫,竟然休克過去。何凡那時候就有些怕小小,甚至想過分手,擔心以後氣出人命來。最終沒有敵過十幾年的感情,何凡仍然娶了他一生中唯一的一個女人。 

婚後兩人更是吵得變本加厲,在孩子出生後更是惡化,有一次吵的很兇,小小惱羞成怒的情況下撲到何凡身上,狠狠地摑了何凡,何凡暴怒之下,也回敬了小小一巴掌,一巴掌就把小小摑倒在地上,小小便回了娘家,何凡因而心冷,做好離婚打算。父親不允許兒子離婚,不想孫子失去母親,拖著何凡去丈母娘家賠禮道歉,小小逼著何凡寫了保證書才肯回去。何凡的胸膛被小小指甲挖得去了一塊皮,疼的鑽心,但更疼的還不是身體上的痛,而是心。 

 

做什都是的,完全有尊 

讓何凡痛苦的是,和小小在一起生活總是小心謹慎的,毫無成就感,因為在小小眼裡,他做什麼都是錯的,他在公司裡可說是威風八面,春風得意,受人敬仰,無論說什麼做什麼,常被人稱讚。唯獨回到家裡,卻被小小嘲笑,貶得一無是處,常常被罵的毫無尊嚴可言。 

曾聽朋友說過一句話是:當一個男人不再愛他的女人,她哭鬧時錯,靜默也是錯,活著呼吸是錯,死了都是錯。這句話是不是也同樣適用於男人呢?當一個女人不再愛她的男人...... 

 

在身,限制人身自由

或許,因為何凡與小小分居兩地,週末夫妻,所以每逢何凡回家,小小都不允許他參加任何應酬,只要參加就要大鬧一場,冷戰數日。小小的初衷可能是不捨得那些和何凡單獨相處的時間,她希望何凡多陪陪自己。卻不知男人不是靠管就能管住的一種野性動物,繩子栓不住,籠子關不住。如同流沙,抓得越緊流的越快。當一個男人的自由被限制,女人對他再好他也會厭倦。 

 

公婆關係勢如水火:

何凡是個孝子,家裡的獨子,與母親關係特別好。卻偏偏兩個他最愛的女人,常常為了爭奪他的愛,而相互廝殺,鬧的不可開交。小小看見他與婆婆多說幾句話,會吃醋,給婆婆倒了幾次茶水,她會嫌棄浪費,當著公婆的面和他嚷嚷,連公婆花自己的錢都要抱怨,完全不尊重長輩。婆媳大戰,最痛苦的是何凡,夾在父母和老婆中間,面對她們的相互指責,何凡左右不是人,小小常常說婆婆的「壞話」,這是最讓何凡無法忍受的事,為脫身苦海,甚至無數次動過離婚的念頭。 

聰明女人,不要和婆婆爭寵,她是男人的親媽,老婆可以再娶,生他養他的親媽卻只有一個。她把最寶貝的兒子交給你,就已經送你最好的禮物。 

 

拿自己家的男人人比較: 

小小總是拿自己的男人與同事的老公比較,比房子、比車、比工作,比存款......比來比去,自然看到的是自己家男人越來越多的不足與不滿,比較起來永遠也不會滿足,因為慾望永無止境。小小就是在天天望夫成龍中,不斷的給何凡施加壓力,希望他能賺更多的錢,買更大的房子,換更好的車,小小甚至給何凡列下奮鬥目標,比如三年內要賺夠多少錢?買幾十萬的車?何凡每日生活在巨大壓力中,快要窒息,他想要逃避以尋求解脫。只有他知道老婆的目標是多麼的遙遠,只憑著那點死薪水是多麼地遙不可及。 

盲目攀比,只會適得其反,會讓男人的能力變得越來越差,喪失信心和向上的動力。 何凡掏心挖肺地和我說他最無法忍受的這些事,說簡直都快被逼瘋想殺人。原來女人在不經意間,就逼走了曾經最愛他的那個男人,直到有一天把他逼到另一個女人的懷抱。 

 

文改編自:5719.cn

說起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要想彼此之間相處得愉快,減少摩擦和衝突,最好要搭起“四道橋樑”。 第一道橋樑是: 見面三句話。中國人說,見面三分情。大家有緣相見,為了表達我們的友善,諸如你好、今天很好、今天天氣很好,或是你來了、你辛苦了、請坐等讚美的語言,像香水,一滴能使四周瀰漫迷人...

眼光不到,容易走彎路;理智喪失,容易走絕路。其實,彎路走到底,差不多就成了絕路了。也就是說,眼光看不長遠,最後,難免追悔莫及。 幾乎所有的彎路和絕路,都和青春的年齡有關,都跟這個年齡段的衝動和冒失有關。人老了,就不容易再走到這些路上了。這也從另一個層面證明,人生的有些眼光和智慧,是歲月給的。這個世...

人,在他的一生中有一段最美好的時刻。 記得我的這一時刻出現在八歲那一年。那是一個春天的夜晚,我突然醒了,睜開眼睛,看見屋子裡灑滿了月光,四周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溫暖的空氣裡充滿了梨花和忍冬樹叢發出的清香。 我下了床,踮著腳輕輕地走出屋子,隨手關上了門,母親正坐在門廊的石階上,她抬起頭,看見了我...

多想有個人,可以讓我隨時打擾 1、我交了心,你捨得傷就傷。 2、希望這個時間的你,不是呆在外面,外面風大,我怕你會感冒。 3、有些傷痕,劃在手上,癒合後就成了往事;有些傷痕,劃在心上,哪怕劃得很輕,也會留駐於心。 4、一個人不可怕,怕的是迷失。孤單可以習慣,空虛不能習慣。可以兩手空空回家,但不能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