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母親曾經問我,身體的哪部分最重要,多年來,我一直猜想著這個問題的答案。年幼時,我給母親的第一個答案是耳朵,但母親說:“不,很多人的耳朵是聾的,但他們依然活得很快樂,你再想想。”

幾年後,母親再次問我這個問題時,我的回答是“眼睛”。母親笑著說我很聰明,但這個答案還是不正確,因為很多盲人依然活得很精彩。

之後的很多年,母親偶爾還會問我同樣的問題,但我的回答似乎總不能令她滿意。直到有一年,爺爺去世了。家裡每個人都很傷心,連父親也哭了,那是我第二次看見他哭。輪到我向爺爺做最後的告別時,母親看著我,問:“孩子,你現在知道身體的哪部分最重要了嗎?”母親在這樣的時刻又問我這個問題,讓我感到有些詫異,因為我一直都以為這個問題只是我和她之間的一個遊戲。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許這個問題你已經聽膩了,但只有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你才能真正地成長。”

母親低下頭,我看到她眼睛裡充滿了淚水。她說:“孩子,身體最重要的部分是肩膀。”我有些不解:“是因為它扛著我的頭嗎?”“不是的,是因為它在你的朋友或親人哭泣的時候,能夠扛住他們的頭。每個人在人生的某個階段,都需要靠在一個肩膀上哭泣。我只是希望在你心中,有足夠的愛;在你肩上,有足夠的力量,當別人需要的時候,能夠讓他們依靠;當你需要的時候,也總有一隻肩膀為你準備。”

那一刻,我才終於知道,身體最重要的部分不是自己的,而是為他人準備的愛與力量。他人也許會忘記你說過的話,會忘記你做過的事,但永遠不會忘記你帶給他們的溫暖與希望。




人生的紛紛擾擾,雜雜亂亂, 在一個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 做腦海中安排了千萬遍的事, 一步一驟,人生難免精致,卻也死板, 永遠沒有激情,沒有意料之外的驚喜。 於是,也只有在心裡默默地問︰ 下一班幸福,幾點開當我們的親情、友情、愛情和私情變成了四杯濃淡不一的茶, 在推杯換盞間,總有恍惚的遲疑︰ 究竟...

有位心理學家曾寫道,一個成熟稱得上真愛的戀情必須經過四個階段,那就是:共存(Codependent)反依賴(Counterdependent)獨立(Independent)共生(Interdependent)階段之間轉換所需的時間不一定,因人而異。第一個階段:共存。這是熱戀時期,情人不論何時何地總希...

1.最初的心.決定與你相愛.最真的靈魂.只願意與你相繫相守.最美的幸福.就是你我一起共度.最單純的思維.抱著你親吻著你對著你說'我愛的人就是你2.見到你是我最開心的時候,和你在一起是我最甜蜜的時候,離開你是我最不捨的時候,見不到你是我最想你的時候3.愛情讓我學會堅定,時間讓我學會珍惜,認識你我學會守...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