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母親曾經問我,身體的哪部分最重要,多年來,我一直猜想著這個問題的答案。年幼時,我給母親的第一個答案是耳朵,但母親說:“不,很多人的耳朵是聾的,但他們依然活得很快樂,你再想想。”

幾年後,母親再次問我這個問題時,我的回答是“眼睛”。母親笑著說我很聰明,但這個答案還是不正確,因為很多盲人依然活得很精彩。

之後的很多年,母親偶爾還會問我同樣的問題,但我的回答似乎總不能令她滿意。直到有一年,爺爺去世了。家裡每個人都很傷心,連父親也哭了,那是我第二次看見他哭。輪到我向爺爺做最後的告別時,母親看著我,問:“孩子,你現在知道身體的哪部分最重要了嗎?”母親在這樣的時刻又問我這個問題,讓我感到有些詫異,因為我一直都以為這個問題只是我和她之間的一個遊戲。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許這個問題你已經聽膩了,但只有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你才能真正地成長。”

母親低下頭,我看到她眼睛裡充滿了淚水。她說:“孩子,身體最重要的部分是肩膀。”我有些不解:“是因為它扛著我的頭嗎?”“不是的,是因為它在你的朋友或親人哭泣的時候,能夠扛住他們的頭。每個人在人生的某個階段,都需要靠在一個肩膀上哭泣。我只是希望在你心中,有足夠的愛;在你肩上,有足夠的力量,當別人需要的時候,能夠讓他們依靠;當你需要的時候,也總有一隻肩膀為你準備。”

那一刻,我才終於知道,身體最重要的部分不是自己的,而是為他人準備的愛與力量。他人也許會忘記你說過的話,會忘記你做過的事,但永遠不會忘記你帶給他們的溫暖與希望。




這天,王平出了車禍,送到醫院後,醫生立即對他進行了手術。還好,手術很成功,挽回了王平的生命。但他的傷勢依然十分嚴重,疼得他整夜睡不著覺,甚至不能正常進食。才幾天的工夫,整個人都瘦得脫了形。 雪上加霜的是,手術後的第三天,主治大夫告訴王平,又出現新的情況,次日還需要進行第二次手術。 王平覺得自己被拋入...

收 到 一 個 女 孩 子 的 來 信 , 她 剛 剛 從 失 戀 的 痛 苦 中 站起 來。 她 在 信 裡 說 : 「 人 生 可 以 失 意 , 但 不 可 以 絕 望 。 」 這 句 話 說 得 很 好 。 每 個 人 都 有 失 意 的 時 刻 。 有 失 ...

我中專畢業後開了個攝像工作室,沒想到開張第一天,就迎來了一個特殊的顧客。 這顧客是個小男孩兒,八九歲的樣子,穿得土里土氣的,他低著頭進來,搓了搓手,輕輕地問:“叔叔,你是管錄像的嗎?”我點了點頭:“是呀!你想給誰錄?” 男孩兒沒回答,紅著臉接著問:&l...

這天晚上,貝克醫生正在醫院值夜班,突然一個大約十五六歲的男孩被母親送進急診室,男孩一直在對母親咆哮。原來,他在剛剛舉辦的畢業晚會上,把眼睛弄傷了。起因是母親給他買了一雙新鞋,新鞋的防滑效果不好,男孩在表演的過程中,不慎從台上重重地摔下,眼眶恰巧碰到了桌角上。 此時,男孩的母親像一個無助的孩子,一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