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流產後坐月子的必要性

文/李藹芬採訪諮詢/博康中醫診所院長曹榮穎

曹榮穎醫師指出,流產後,母體處於「多虛多瘀」的狀況,「虛」即子宮、卵巢的功能不佳,「瘀」則為循環不良,簡單說,就是生理機能偏於低下,盆腔循環不良,亦即民間所謂「子宮虛寒」或「子宮冷」。

流產也要坐月子|媽媽寶寶

曹榮穎醫師表示,「婦女於流產後的三個月內,其黃體期的基礎體溫多有不足或不穩定之現象,與孕前相比,流產後的高溫期較短(正常生理週期的高溫期應超過12天,若短於12天,即高溫期過短)」,就中醫來看,是屬於「腎陽虛」或「循環不良」的體況,因此,婦女一旦不幸流產,約需三至四個月的休養期,再度懷孕才會較有勝算,這說明流產也需要坐月子的必要性。

 

調理以後續能生小孩為目標

曹榮穎醫師指出,以中醫觀點而言,流產後母體會有一定程度地虧耗,須使用藥物與食物調理補身,俗稱「復舊」或「坐月子」。在這段期間,中醫先以「生新祛瘀」法補充因懷孕與流產所耗散的氣血,並協助排除子宮內的惡露;接著會以「補腎調經」法促使卵巢與子宮及早恢復至未懷孕前之功能狀況,他說,「以後續能再孕養胎兒為調理目標」。

與正常生產後坐月子4週相比,流產後的坐月子可說是「縮小版」,曹榮穎醫師表示,「因母體虧耗程度不一,坐月子所需時間可依流產時胎兒的週數大小而定,至少要一週以上」。

流產也要坐月子|媽媽寶寶 

自然或人工流產有所差異

曹榮穎醫師指出,流產的情況有兩種,一是自然萎縮,多因胚胎發育不良,沒發展出心跳而以月經形式自然排出(其週數通常少於7週),週數較大才停止發展者則需以藥物(如RU-486)或人工器械方式處理,屬非自然流產;另一類非自然流產者,乃是透過藥物(妊娠8週以內)或人工器械(妊娠9週以上)強制流產(即墮胎)。自然萎縮者著重於提升卵巢與子宮之功能,第一週以幫助子宮收縮並讓惡露排出為主,第二、三週則補腎與氣血;非自然流產者則以讓子宮與盆腔恢復原狀,改善循環為主要目標。

 

調理方式

.藥物調理

幫助子宮收縮的生化湯不可少,補血活血多以當歸、川芎為主。曹榮穎醫師指出,以生化湯為名的藥方至少有50幾種劑量組合,該用什麼藥與劑量以達到活血化瘀之效,每個人都不一樣,必須是量身訂作,他提醒,「務必遵循專業醫師的建議,切忌自己當醫師,隨便到中藥房,甚至菜市場買中藥來吃,臨床上,常遇到自行調補而致惡露不盡或腰腹疼痛的患者求治,傷害一旦造成,反而得耗費數倍的工夫才能補救」。曹榮穎醫師補充,「若是先天不足的原因,多需補腎;如為後天失調,則多補脾」,流產多次者常有腎虛的問題。

.生活調養

如同一般產婦所遵守的生活習慣,如避免直接吹到風、洗澡洗頭應在離開浴室前吹乾等、充分休息,並且注意不宜太早恢復性行為,避免陰道斷續出血及腹痛、腰痛的情形,以確保身體能有良好的復原狀況。

.心靈重建

對於流產者而言,心靈上受到的創傷往往不言可喻,他說,「尤其是安胎後仍然保不住胎兒,或是一再流產,傷心程度想必更勝傷身,因此,在調理身體之餘,心靈重建也是不可或缺的課題,這需要來自家庭與家人的支持,甚至是專業心理諮商的介入」。

 

流產後再懷孕要注意

作息要規律:熬夜是懷孕的大忌。「月經不規律與懷孕者沒有熬夜的權利」。

情緒要穩定:中醫認為過度的情緒反應會損及母體的五臟六腑,進而容易對胎兒造成不良影響。

飲食要節制:懷孕後,自我調節與代謝的能力減弱,過於寒涼、辛辣、燥熱與刺激性的食物應避免少吃。

 

流產也要坐月子|媽媽寶寶

戰勝孕期焦慮4大方法. 給胎兒健康成長空間

準媽媽孕期中藥進補禁忌

孕期性事.親密時刻也能給胎兒安全保護

流產也要坐月子

5大問題‧解開母奶迷思

 

※原文刊載於2014年12月號《媽媽寶寶雜誌》。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媽媽寶寶懷孕生活網】(http://www.mombaby.com.tw/)。

※本文由《媽媽寶寶雜誌》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康小喬在王明朗和吳寶南之間是猶豫的。王明朗是大學的戀人,在火車上偶遇。因為太擠,兩個人擠在通道上站了一夜,最後,康小喬倒在王明朗的懷裡睡了,實在是太困了。那是她第一次與男子有肌膚之親,但卻和愛情無關。是放寒假回家,十多個小時,一直站著。如果沒有王明朗,康小喬不知如何過這一夜,其實她對王明朗沒有一見鍾...

認識木子是因為那把該死的傘。陰雨天氣已經持續了半個多月,莫非出門總是帶著那把舊舊的粉紅色的油紙傘,雖然陰雨天氣帶這種傘有些不合時宜她依然堅持帶上它。她說,這是外婆留給她的。暖洋洋的午後。天氣放晴,暖暖的風充斥著雨後的空氣,不動聲色的侵略著,乾淨的空氣讓人提神,莫菲隔著透明的大玻璃在咖啡吧里深深的吸了...

他和她,不過是小城裡兩個平凡的上班族,共同經營著一份平常的感情。他已經忘了最初是怎麼相識的,也忘了最初是怎麼走到一起並相愛的。說到“相愛”,他覺得用這兩個字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不太妥當,至少有些奢侈的味道———“相愛&rd...

來北京三年了,在這個人才濟濟,物慾縱橫的地方,我和你,兩個並非名牌大學畢業,並非“海歸派”,也並非“貴族”子女的普通情侶,在這裡顯得微不足道,只有我們兩人之間的感情,像永不熄滅的燈,照亮和溫暖著彼此漂泊的心。老公,轉眼間我們在一起快兩年時間了。記得剛剛...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