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沒辦法做好自己分內工作的妻子,就只是寵物

 

A是個嫁得很好的女人。她的老公一直遵守著婚前的約定:婚後不讓她的手沾一滴水。老公極盡所能地疼愛她,孩子出生後,更是時常擔起家事。受到老公寵愛的A,是所有女人羨慕的對象,她也認為自己真的過得很幸福,時常給別人有關婚姻經營的建言。有一天,正在與孩子玩耍的老公,突然發現孩子似乎有蛀牙,於是夫妻倆帶著孩子一起去看牙醫。

孩子蛀牙的情況比想像中更嚴重。因為孩子睡覺時習慣咬著奶瓶,醫生甚至還說需要上麻醉治療。預約治療日期後回家的路上,老公不發一語。為了打破尷尬的氣氛,A開口說:「孩子非要咬著奶瓶才要睡覺,我不知道這個習慣這麼不好。」

聽了這句話以後,老公冷淡地開口了。

「妳到底為這個家做了什麼?家事也沒有做好,難道連孩子都照顧不好嗎?」

那一瞬間,A清醒了。她一直認為老公很了解自己的辛苦。孩子蛀牙帶給她的罪惡感,再加上從來不曾這樣說話的老公冷淡的語氣,讓A感到非常挫折。

只要想到老公認為自己是個不做事、只知道吃跟玩的米蟲,A再也無法覺得自己是幸福的。而面對從牙醫診所回來後就一直悶悶不樂的A,老公也感到相當無言。

結婚是相愛的兩人的結合。但相愛的人一起組成的家庭是一個組織。

在組織內,無法做好自己分內事情的人員,理所當然不會被好好對待。會撒嬌、接受寵愛,如果妳認為這就是自己該做的全部,那妳不過是一個寵物的角色罷了。寵物雖然受到家人的寵愛,對家裡的任何事情卻沒有提出意見的權力,偶爾客人來訪,還要被趕到房間裡頭,甚至在主人的熱情消失後,還有可能流浪街道。

如果妳在婚後,只想仗著老公的愛一直生活下去,不管這份愛再深、再濃,妳與寵物其實沒有什麼兩樣。只靠著彼此的愛去證明對方的價值,這種事只存在於戀愛的時候,這也是戀愛之所以無法永遠持續的原因之一。若想獲得親愛的老公以及家人的認同,妳必須像在工作一樣,經過思考並行動。婚姻代表的不單單是結婚,而是開始了「婚姻」這份工作。

在職場上,任何一個職員,都必須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並對這份工作負起責任。不管你是不是新進人員,都得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婚姻也是一樣的道理,相愛的兩人結婚後,妳必須盡快投入自己的角色,努力地工作並負起責任。先前故事中的A之所以無法得到老公認可,正是因為她沒有投入自己的角色。雖然A的老公說的話也有錯,而且讓人傷透了心,但妳必須記得: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有可能這麼認為。

不論妳是想成為管好家裡儲蓄與支出的「財務型主婦」,或是懂得照顧小孩、服侍老公的「賢內助型主婦」,還是非常會做料理、打點好整個家的「家務型主婦」,妳必須刻意突顯妳所做的事情。如果妳無法讓老公看到明顯的成果,在男人的眼中,妳就是個「在家裡什麼事也不做、只知道吃跟玩」的米蟲了。

當然,A一定感到非常委屈。當初說好婚後什麼都不用做,但自己還是辛苦地照顧小孩、做家事,到頭來卻被老公認為自己什麼都沒有做。但換個角度想想,公司透過面試錄取了你,難道你可以對公司說:「因為是你們喜歡我把我選進來的,如果我沒有做出成果,你們也要諒解我。」嗎?

在職場上,為了得到更高的薪水,大部分的人都會加倍努力地工作!在我看來,家庭也是這樣的。不論妳是因為老公非常愛妳才結婚,或是彼此條件符合湊合著結了婚,妳都必須投入自己的角色,努力做好分內的工作。

為難:在擁擠的電梯裏想放屁。幸運:在屁出來之前,其他人都下電梯了。高興:電梯裏只有自己一人,輕鬆自在的放一個屁。後悔:太臭了,連自己都忍受不了。羞愧:臭味消散之前,有人上電梯。痛苦:電梯裏只有自己和另一個人,那個人放了一個更臭的屁。鬱悶:放屁的那個人裝作若無其事。孤獨:放屁的人先下了電梯,自己獨自忍...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結婚5年了,一直沒有孩子。感情濃濃淡淡,日子忽晴忽暗,最後因為一件小事走到了離婚的邊緣。分手是由男人提出來的。他的理由是與其兩個人這樣不冷不熱地耗著,還不如一個人自由自在地打拼著自己的天空。這時,是這個男人辭去公職,自己單乾一年的時間。他滿腦子都是如何拓展自己的事業,對於家庭,他已...

發現失火的時候,已經晚了。男人拉著女人沖向樓梯,卻被大火撲回。火勢迅速蔓延,整棟大樓像一塊瘋狂燃燒的炭,將每一寸空間烤成滾燙的烙鐵。儘管他們關緊房門,火舌和濃煙還是從門縫裡一絲一絲往裡擠。狹小的房間,逐漸變得熾熱難當。是午夜。某城的一個賓館。男人和女人站在窗口呼救,拼命揮動手臂。他們看見消防隊員架起...

康小喬在王明朗和吳寶南之間是猶豫的。王明朗是大學的戀人,在火車上偶遇。因為太擠,兩個人擠在通道上站了一夜,最後,康小喬倒在王明朗的懷裡睡了,實在是太困了。那是她第一次與男子有肌膚之親,但卻和愛情無關。是放寒假回家,十多個小時,一直站著。如果沒有王明朗,康小喬不知如何過這一夜,其實她對王明朗沒有一見鍾...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