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沒有你的允許,我都會愛下去

意外地得知,身邊一女性朋友遇到感情煩惱,在熱切的關心和追問,朋友才緩緩吐出幾句,“已經分手了,如果這段感情算是開始過的話”,“都過去半年了,我已經沒事”。如果事情真是如她所言,她已經沒事,作為朋友的我,也不應再三提起這段逝去的愛,畢竟在她看來,是因為對方的拒絕,才導致分手的收場。

而事實上,這件事給她帶來的煩惱,原來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真正解決過,在別人看來,更仿佛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分手”後的每一日,她仍然期待聽到他的聲音,看見他的模樣,得到他的關心與愛護。他明知自己無法與她一起,卻毫不吝惜自己的感情,充當絕世好友的角色,繼續他們之間的約會。

整個事情裡面,明顯地,她都處於一個被動的位置,如總是等待對方的答復,無論是關鍵性的愛與不愛,抑或化為具體事件的約會與否。第一,她不知道對方是否承認有開始過這段感情﹔第二,如果感情沒有真正的開始,也無所謂後來的分手,更無所謂結束。於是,這段關係的主動權,已經被默認鎖定在男方身上。

無感單戀和有感單戀
曾經聽過有人把這稱作市面上最廉價的曖昧關系。既然廉價,自然普遍。若回歸到本源,就是愛情上所說的“單相思”,即單戀。在戀愛挫折心理中,最常見的就是單戀和失戀。愛情心理學則把單戀分為兩類,無感單戀和有感單戀。

以上例子所見,正屬於典型的有感單戀:即對方明知你愛他(她),而他(她)根本不愛你,你把滿腔的熱情和愛奉獻給對方,遭到回絕,但你仍一往情深。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對單戀者來說,很是痛苦,是對自己的一種折磨。但往往更痛苦的,是對方察覺你對他(她)單戀時,不但不去拒絕,反而開始進一步的行動,維持雙方間模糊不清的關系,甚至捉弄對方的感情。

短暫的苦戀與長久的幸福
像有歌詞寫道:“沒有得你的允許,我都會愛下去,互相祝福心軟之際或者準我吻下去。”在單戀者看來,他(她)似乎得到了可以燃點的希望,而對被單戀的一方,他(她)則是利用了對方對自己的愛慕之情,進行有利於自身的感情索取。

如果被單戀者繼續含糊其詞地表態,事情發展下去,不單會激起並強化單戀者的錯覺,若遇上攻擊性強的單戀者,一旦他(她)日后遭受挫折,很可能會產生報復心理。

當然,朋友是個極其溫和的人,理應不會導致不堪設想的后果,但在愛情的道路上,本就沒有對錯之分,日常生活中再和藹的人,面對愛情的時候,也會露出其最真實的憤怒,控制不到也掩飾不住。如果把這種痛苦、憂傷潛藏心中,事情則一直無法排解。以為牢牢抓住一段不置可否的感情,相信幸福就在不遠處,甚至明知只是短暫的時間,也不願意放手。

痛,只因為無法放下。其實,幸福隨時離你而去,因為當真正的幸福靠近你時,你已經沒有手去接住她了。更何況,只是為了哄騙自己的對方,放棄屬於自己的幸福,值得嗎?

談戀愛像是在爬大樓,當伸出手答應跟對方在一起時,我們就開始這棟大樓的長征之旅。一開始我們爬的甘之如飴,只因對方給我們一個很美好的說詞,他說牽著他的手一起爬,就不會覺得辛苦,爬到第十層會看到近郊的風景很美麗;再往上爬累了,他會揹妳。然後到了頂樓呢?你們就可以快快樂樂的在一起一輩子。於是為了爬上頂樓,...

沒做功課,一件很簡單的錯誤,當然可以放大解讀為學業成績與品格教育出問題。很感謝我的父母,沒有這麼大驚小怪。但至少我很快承認錯誤,沒有找藉口瞎掰。我也曾經猜想:會不會是因為他們本身沒有引以為傲的高學歷,所以對小孩在學習成績上的表現,只能默默期望,而不嚴厲要求。或是,他們始終以身作則,用身教代替言教。...

「我到底哪裡不好?我願意統統改。」「...就是這一點。」作者:千田琢哉許多男人在遇到女朋友提出分手時,會說:「我到底哪裡不好?如果我有不好的地方,我願意統統改正,你不要離開我。」愈糾纏,對方愈冷淡。商場上也一樣。可以把推銷的一方當成被提分手的那個男人,被推銷的一方想像成提出分手的女人。對拒絕的一方...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相愛的人很多,但並非所有的人最終都能牽手步入婚姻的殿堂。有的人只是適合戀愛而並不適合結婚,因為適合做夫妻得滿足一些基本的要件,否則即使勉強結為夫妻也將難有幸福的生活。一、彼此是談得來的朋友。作為夫妻,最基本的應該是朋友,而且應該是好朋友或知已除非你們只是純粹生理意義上的傳宗接代型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