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以前種花,看著它辛苦的長著,捨不得剪去它一枝一葉,
直到有一天,來了一場颱風,斷的斷、毀的毀,只好把它們全部給剪了。 


接下來讓我訝異的是,它們冒出了更多更密的綠芽與花苞,
從那次起,每當我在修剪總是毫不留情,同事驚訝的說:「你真狠得下心。」
我總是笑笑的說:「你聽過一句很常聽到的話嗎?能捨才能得!」 


將雜亂枯萎的部份,剪了、修了,它們卻茁發出更茂盛的生命力。
也就像是人世間的困境,在困境之後,生命往往更能發光、發亮。
是的,沒有什麼捨不得,也不該捨得的......







理想的人生是什麼都可以放棄的人生

或是隨時把包袱一捲就可以帶走的人生

我是個喜歡丟東西的人,而且我丟起東西來心狠手辣。

例如說衣櫥吧,每年我總會清一次衣櫥,只要有哪一件衣服是去年一整年都沒穿過的,我就會毫不留戀地把它扔進舊衣回收的紙袋裡;因為我知道既然去年沒穿過它,以後也就永遠不會穿它了,留著它只是占據我的衣櫥空間而已,只是讓它再繼續堆積灰塵而已,只是證明了我和它之間漸行漸遠、形同陌路的未來而已。

這樣是在給自己的無情找藉口嗎?是在掩飾自己的浪費成性嗎?不,相反的,我覺得這反而是儉約的表現呢,因為空間才是最昂貴的啊——為什麼要在一坪十幾萬、甚至幾十萬的的空間裡,擺上一架捨不得丟的醜陋屏風,或是看了讓人心生不快的缺角桌子呢?在我看來,那才是可怕的浪費呢!

我也曾經一口氣丟掉了五、六百本少女時代的藏書,因為在那個下午,我忽然清楚地意識到,那些書雖然是年少的我所鍾愛的,卻並不是現在的我所需要的,更不會是以後的我可能翻閱的,既然它們已經不再適合我的心智,又何必再讓它們盤據我的書櫥?未來還有那麼多更值得讀的書,不是嗎?人生要向前看。

對於不想再回憶的往昔,我也是如此比照辦理了。所以,我還曾經撕毀了二十一本日記,以及無數的信件與照片。當我把那些碎片清理乾淨之後,心裡也被清理得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留。我喜歡那種乾乾淨淨的感覺,那讓我覺得前路無限寬廣,遠方有大片大片的藍天,藍天下有大片大片的草原。這樣的遠方,才會讓我想要往前走去。

人生已經很擁擠了,太多必須面對的人,必須處理的事,把每一天都壓縮成吸塵器裡結塊的灰塵毛球,因此,給自己多留一點空間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近似於宗教信仰一般重要的。

有個小孩子某天下午忽然興致大發,把他滿坑滿谷的玩具一一從陽台上往外扔,樓下的鄰居驚訝地問:「這些東西你都不要了嗎?」這個三歲小孩一邊扔一邊快地喊:「都不要了都不要了……。」這是我聽來的故事。我不認識這個小孩,但我想我可以和他成為好朋友。

對我來說,理想的人生是什麼都可以放棄的人生,或是隨時把包袱一捲就可以帶走的人生,所以上路的行李愈輕愈好。

一對夫妻面對突如其來的經濟變化,那一年的冬天,他的事業幾乎一敗塗地。 他們不得不搬出豪華溫暖的公寓,在市郊另租了一間簡陋的房子.房內陰冷潮濕,一如他們當時的心情。他對她說「相信我,會好起來的!」她信。白天,他在外面疲於奔命,有時一整天也不打一個電話回來。她理解他,知道他在外面所做的一切都是...

一個個無情的誤解,紛亂了幸福的腳步。當命運的死結終於用代價打開,一切都為時已晚,接婆婆來家安度晚年,結果卻背離我們的初衷,結婚二年後,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從鄉下接來安度晚年。   先生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託,婆婆一個人扶養他長大,供他讀完大學。   "含辛茹苦"這四...

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 Linda看到四歲的女兒Catherine懷中放著九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麼還不來呀?」        丈夫Kent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Linda想:...

好友的母親出門倒垃圾,一輛急駛摩托車猛然撞擊,就此倒地不起。這位伯母原本有心臟宿疾,家裡隨時準備著氧氣筒。然而萬萬沒有料到,她是用這種方式離開。   子女完全不能接受,哭著說:「媽媽一句交代都沒就走了!」他們以為,媽媽即使心臟病發作,也總還有時間跟他們說說話,交代幾句,怎麼可以一聲不響就走...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