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對小倆口生過孩子之後,他們開始了分床而居的生活。
 白天工作疲憊,晚上應付孩子,漸漸地二人之間的話越來越少。
 「我有個鄭重的要求。」
女人首先意識到了他們之間潛伏的危機,一天,她對男人說。
「什麼要求?」男人漫不經心地問。
「每天抱我一分鐘。」
 男人看了女人一眼,笑了:「有必要嗎?」
「我提出了這個要求,就証明十分有必要。你發出了這個疑問,就証明更有必要。」
「情在心裏,何必表達。」
「當初你要是不表達,我們就不可能結婚。」
「當初是當初,現在不是更深沉了嗎?」
「不表達未必就是深沉,表達了未必就是矯飾。」
 兩人吵了起來,最後,為了能早些兒平息戰爭上床安息,
男人妥協了。
他走到床邊,抱了女人一分鐘,笑道:「你這個虛榮的傢伙。」
「每個女人都會對愛情虛榮。」她說。
此後每一天,他都會抽個時間抱她一會兒。漸漸地,兩人的關係充滿了一種新的和諧。
在每天擁抱的時候,雖然兩人常常什麼也不說,但這種沉默與未擁抱時的沉默在情境與意味上有著天壤之別。
終於有一天,女人要去長期進修。
臨上火車前,她對他說:「你終於暫時解脫了。」
「我會想抱你的。」男人笑道。
果然,她到學院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丈夫的電話,頓時,她的眼睛裡溢滿了深深的淚水。 
    
的確,對於相愛的男女來說,激情飛越的碰撞之後,婚姻質樸得如一位村姑。人們常常以「平淡是真」為借口,避對長久擁有的那份感情的麻木和粗糙,卻不明白,如果我們像習慣了一天天去遺落愛情那樣習慣一天天去經營愛 情,那麼,那在我們掌心和胸口的愛情就絕對不會冰冷。
 

如果,有人說可以為愛情犧牲,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到呢?那些山盟海誓,有可能永遠不變嗎?如果用無數的梳齒,穿過你的心,流出點滴的鮮血,用愛是否真的可以止痛呢?如果不把血止住,而把你的心掏得一乾二淨,你也不會後悔嗎?請跟我約定,但,我不會用殘酷的山盟海誓,來滿足自已的幸福,對我而言,那些都是不需要的。如果你...

記得從小開始,因為我只有一個人,沒有兄弟姐妹可以幫忙,所以我必須懂得自己照顧自己。因此四歲的時候,我就常常一個人看家,我非常懂得和自己相處。沒想到上了小學以後,我一直被冠上「自私」的形容詞。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一直不了解為什麼,我檢討自己哪裡做錯了?有什麼地方不對?直到念了心理系,開始接受諮商輔導的...

第 一 句沒 有 一 百 分 的 另 一 半 只 有 五 十 分 的 兩 個 人第 二 句 付 出 真 心 才 會 得 到 真 心 卻 也 可 能 傷 得 徹 底保 持 距 離 就 能 保 護 自 己 卻 也 註 定 永 遠 寂 寞 第 三 句通 常 願 意 留 下 來 跟 你 ...

溺水的時候,有人拋救生圈給你,你一定欣喜若狂,管他救生圈是新是舊,是美是醜,能救命就好,一股腦的撲上去,狠狠抓住。生活裏也難免有頹喪失望、覺得空虛混沌、毫無進展、快要過不下去的時候,例如考試落榜、工作找不到、失戀分手、重病纏身等等,這時,有一種人,習慣把愛情當作生活的救生圈,在日子過不下去或感到停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