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每個挫折都有他的意義

記得曾看過一篇文章,作者提到:他剛從軍中退伍時,只有高中學歷,無一技之長,只好到一家印刷廠,擔任「送貨員」。一天,這年輕人將一整車四、五十梱的書,送到某大學的七樓辦公室;當他先把兩三捆的書扛到電梯口等候時,一位五十多歲的警衛走過來,說:「這電梯是給教授、老師搭乘的,其他人一律都不准搭,你必須走樓梯!」 

年輕人向警衛解釋:「我不是學生,我是要送一整車的書到七樓辦公室,這是你們學校訂的書啊!」可是警衛一臉無情的說:「不行就是不行,你不是教授,不是老師,不准搭電梯!」 

兩人在電梯口吵半天,但警衛依然不予放行,年輕人心想,這一車的書,要搬完,至少要來回走七層樓梯二十多趟,會累死人的!後來,年輕人無法忍受這「無理的刁難」,心一橫,把四、五十梱書搬放在大廳角落,不顧一切的走人。 

後來,年輕人向印刷廠老闆解釋事情原委,獲得諒解,但也向老闆辭職,並且立刻到書局買整套高中教材和參考書,含淚發誓,我一定要奮發圖強,考上大學,我絕不再讓別人「瞧不起」。 

這年輕人在聯考前半年,天天閉門苦讀十四個小時,因為他知道,他的時間不多了,他已無退路可走,每當他偷懶、懈怠時,腦中就想起「警衛不准他搭電梯」被羞辱、歧視的一幕,也就打起精神、加倍努力用功。 

後來,這年輕人終於考上某大學。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他也變成一家開業診所的中年醫生,然而,他靜心一想,當時,要不是「警衛無理刁難和歧視」,他怎能從屈辱中擦乾眼淚、勇敢站起來?而那位被他痛恨的警衛,不也是他一生中的恩人嗎? 

這故事讓我想起,唸高中時,班上有位調皮的男生,成績普通,並不傑出。一天,物理老師發下一艱深的試題,要同學當家庭作業,隔天上課時,每個同學幾乎都答不出來,可是,卻只有那調皮的陳同學解出來了! 

「陳某某,你老實說,這作業是不是你哥哥幫你做的? 我知道你哥哥的物理很厲害,去年我教過他。」 老師問。 

「是我自己做的啊!老師,你怎麼可以誣賴我?」 

「少來,你少騙我啦!不是自己寫的,幹嘛那麼不要臉,硬是說是自己寫的?」 物理老師站在台上嘲諷的說:「哎呀!你少丟臉了啦!你的程度我很了解,你不用騙我啦!」 

當時,我轉過頭,看到小陳低著頭,抿著嘴,眼光閃著淚水,他沒有再回嘴,只是一直低著頭,假裝看著書,而他的眼淚,也一顆顆的滴在課本上。 

聯考放榜後,爭氣的他,考上台大物理系,畢業,當兵退伍後,他更留學美國,現在,已拿到「物理學博士」的學位回國。而我,永遠忘不了在高中時他對我說的一句話:「那一題,明明是我自己做對的,他(物理老師)幹嘛不相信我,還當眾嘲笑我、瞧不起我?以後,我的物理,一定要比他更厲害!」 

人只有在遭遇挫折,被他人百般刁難、岐視、嘲諷時,才能「打醒自己」,讓自己驚醒過來!這豈不是一生中最珍貴的禮物? 

生命中的每個挫折、每個傷痛、每個打擊,都有它的意義。

無論你怎麼說「愛是無條件的」, 年輕時的「愛 」還總是跟「性」有關。 否則, 你們為什麼由拉拉手到樓樓腰,到擁吻 、撫愛,然後上了床? 因為這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也就是因為這本能, 使男女可以相悅,使君子可以好逑,使種族能夠繁衍。 如果人人都...

當我們愛一個人的時候,通常會產生控制和占有的傾向,通常會要求愛的人這樣,那樣,卻很少有人在要求別人的同時要求自己,所以矛盾就有了,爭執也起了。輪迴的路上不管是做親人、愛人、朋友,能同行已經很不容易了,在信任與寬容中快樂的走吧。爭執或猜疑時,多想想對方的好,一切也就釋然了。...

看似沒心沒肺的人其實挺容易感傷,都壓在很深的地方,碰到一點陽光,碰到一點相似的情節,碰到一點熟悉的背影,甚至碰到一點眉眼,就會不知所措地驚慌逃亡。...

如果你想任性,那就先學會承受,能承受後果才可以任性。如果你想獨立,那就先學會堅強,能忍住傷痛,才可以獨立。 如果你想放肆的愛,那就先學會遺忘,忘掉失戀痛楚,才可以大膽愛。 你可以去做一切事情,但前提是不會為結果傷悲。 一個人真正的強大,並非看他能做什麼,而是看他能承擔什麼。...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