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年的秋天,我患上了一種極厲害又奇怪的病——不能見陽光,用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依然不能擺脫病魔的折磨。

母親辭去了學校裡的工作,找到在南方開公司的老同學 ??月紅老闆,決定到她那裡打工,於是我跟隨母親一起舉家搬遷到了廣州。

母親一邊打工,一邊為我尋求治病的良方,輾轉了好幾家大醫院,醫生都搖頭嘆息。後來月紅阿姨花錢聯繫到了一位老中醫,他為我配置了中藥,同時告誡我要休息,避免陽光照射,藥物須天天服用,或許能過個三年五載的。

月紅阿姨為我們在城郊租了兩個房間,我和母親就把它當作自己的家,安心地住了下來。那些天醒來的時候,都是深夜,整個世界非常安靜,而我也養成了在白天睡覺夜間醒來的習慣。母親很準時,她總是在我醒來幾分鐘後從外間推門側身進來,然後又立刻把門關上,好像外面有個怪物會隨風進來傷害我似的。

我常會在她開與關的一剎那深深地吸一口氣,微笑著對母親說,媽媽,你身上好香啊!母親不說話,微笑著給我量體溫、餵藥,然後整理房間。母親已經在短時間內鍛煉成一名標準的護士,我也成了她唯一的病人。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是安安靜靜地看著母親,看著她依然俊美的身影在房間裡勞碌。

母親是天下最為美麗的女人,可我真的搞不清楚父親在幾年前為什么會離開她,說得嚴重一點是父親拋棄了母親和我。每次想到這些,我總是眼角濕潤心裡酸痛,我恨父親,甚至詛咒他。而母親不,似乎她對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沒有恨的理由,談起這些往事,她只是幽幽的嘆一口氣就作罷了。

整理房間過後,不一會兒母親就能端上熱氣騰騰的飯菜,坐在床頭餵我吃。其實我能夠自己動手,可母親說她餵更合適一點,我也沒有和她爭,母親一邊餵我吃飯一邊說學校裡又來信了,寄來她的工資以及一些捐款,還把我同學的來信擺在床頭。我也會告訴母親自己身體上的變化,母親作一些記錄。

醫生會來作定期檢查,母親還常常和那老中醫聯繫,希望得到他的幫助。其實最了解我病情的是母親,她也是我最好的醫生。母親在作記錄時根本不需要燈,有時候我要求拉開窗簾,讓我看看外面的月亮,但她始終不肯答應。那一次月紅阿姨來看望我,告訴說老中醫生對我的病充滿信心,說可能要不了八九年的時間就能好。

激動的我突發奇想地告訴母親和月紅阿姨我已經談[欣賞雨季愛情故事網]生活費,不能在添麻煩了。

中秋節的那天,我完全估計不到自己能夠和母親一齊去戶外散心。那天夜裡,外面天氣很壞,電閃雷鳴,風也呼呼地刮著。沒想到過了幾十分鐘,一切就停止了。

我渴望到外面走走,哪怕是在走廊上站一會兒!但我想母親是不會答應我到室外的,可出乎意料的倒是母親先提議一起到戶外去看看月亮。走在門前的小路上,我們只能夠聽到一點兒輕微的風聲,天上還飄著些破碎的淡黑的雲,月亮也忽隱忽現,但月亮最終總能掙脫黑雲的束縛,把一腔清輝灑照在大地上。

我和母親都沒有想到,自家門前的景色是這樣的美麗,有花,有草,有樹,還有一輪很圓很圓的月亮。我靜靜地欣賞,做幾次深呼吸,奇妙的感覺無法用語言描述。這時候,誰都能聽到世界上最奇妙的聲音,似乎是音樂、又似乎是人語;似乎是從天上來,又似乎是從地上出現。

這是天籟之聲!母親也深深的陶醉在其中。無意間,我打了一個顫,母親就陪我往回走。推門進屋時,母親幽幽地說了一句,什么時候能在白天出來走走就好了。我則燦然地回答,以後會的,其實月亮就是太陽的縮影。今天的日子,比我以前所有的日子都來得燦爛!

如今,又是一年中秋月圓的時候,母親已經開始從事她那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了,我的身體雖說還有點虛弱,但很健康了,常到學校去讀讀報、散散步。我還拿起了筆,開始了我的文學夢想。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創造了生命的奇蹟,其實我知道,是母親,是母親陽光般的愛替我創造了生命的奇蹟!
出處來源: http://www.puresky.org/

(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小妹我看到16號的臉書粉絲團「靠北老婆」晚上出現了一篇抱怨文章引起了不少網友的討論。文中的原po洋洋灑灑地打了約1600字也是純在吐槽自己的老婆怎麼怎麼不懂事...但是,網友竟紛紛跳出來打臉說,「不知道在屌什麼!」「你真的爛透了,同為男人我真的看不起你」、「你老婆很可憐,嫁到...

懷孕的時候,無論妳是臉圓得像飛盤還是屁股大到可以打麻將,大家都還是會秉持著不要刺激孕婦的心態直對妳說:「妳怎麼都沒胖?臉跟四肢還是好瘦耶!」 相信這些鬼話妳就完了!! 妳以為生完孩子真的只是少顆肚子,馬上就能穿回以前的緊身牛仔褲嗎?少了肚子的遮掩,產後妳那寬闊無際的背和毫無區隔的腰,仍像懷孕4個月的...

文/高寶書版作者/崔正 (圖片翻攝自網路) Q24要怎麼接近曾經在感情上受過傷的女人? A 前面提過要怎麼接近父母離異的男生,事實上,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有異曲同工之妙。面對這種受過傷害的人,其實沒有所謂的捷徑,因為必須長期走下去,你要先做好長期抗戰也不嫌煩的心理準備,並且堅持下去。 先要有一些行動增加...

她二十六歲生日隔天,太陽已斜斜照入屋內,她才慵倦地下床。 母親從市場買蔬果回來,汗涔涔地。她拉開凍櫃,拿出昨夜結凍的豬蹄,一口一口吃起來。母親搖頭、嘆氣,一把搶過來,口中罵說:「要死啦!中午了才起床,醒來就吃豬腳凍,不怕長肥了嗎?」 母親的焦慮像洪水,幾乎淹沒了她的生活。這一兩年,周邊往來的朋友陸續...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