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兩年,三月,八千公里,與你的點點滴滴。


你的芳華撲入心間,給予了意外的感動,靈魂的震撼。是你,讓心有了情,讓心有了思慕。心動中帶著眷戀,眷戀中伴著渴望。

我等待著時光賦予我愛的宿命,我期待著歲月給予的湊巧,與你共赴一場心與心的交流,靈魂與靈魂的聚會。

一個我默默喜歡兩年的女孩,每當看到你,就心跳加速。我刻意的在逃避,很努力的在忘記,可事與願違,上天總喜歡捉弄人。

我心因你痛而痛,知道你結婚了,我淚流滿面,酒醉人醒後,我知道今生我無法擁有你,我只求你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

再也不要讓我看到你悲傷,而我也悄悄隱藏這段不為人知的感情。


當心慢慢的安靜了下來,卻知道你離婚了,我總對你說,知道你離婚後,我非常開心,還叫朋友一起喝酒慶祝,其實是心疼,我知道那時的你一定受到了很大委屈,

那時我就告訴自己,曾經的我一直存活在你們的故事裡,而如今我要編寫屬於自己的故事,一定要你快樂,於是不分晝夜的工作,狠狠的用自己,努力處理完自己的工作,

這樣我就會有更多的時間陪著你一起忘記那些不快樂的曾經,然後悄悄進入你的生活,去守護你,不在讓你痛,不在讓你受到任何委屈,只要有我的每一刻你都是快樂的。

我的心只為你存在,即使世人都會反對,但我絕不放棄,這輩子最瘋狂的事情就是愛上了你,可我願意這麼一直瘋下去。只要擁有一個機會,我就會緊緊抓住你,再也不放開。

不知不覺,我已經慢慢進入到你的生活,這一切就像是夢境,是那麼的美好,讓人回味,我想要一直這樣下去,只要我不說愛你,那麼我就可以默默對你好,可該死的心,

還是向你訴說了一切,這樣的夢被打破了,為這讓你又增添了許多煩惱,那幾日不在看到你快樂,不在像知己般的相處,我開始恨自己錯誤的表白,只希望可以回到從前那樣,

可你的一條信息讓我的心,又開始有了跳動。真正的愛情,不是一見鍾情,而是日久生情;真正的緣份,不是上天的安排,而是我主動追求。這樣我才可以時時的陪在你身邊,

陪著你笑,陪著你傷。轉眼即逝,已過了幾個月,你的可愛,你的細心,你的善良,你的談笑風情,自己的心也已被你一點點的佔據,無可自拔。你若一直在、我便一直愛。

如若不離、必當不棄,與你相戀數月,雖然彼此都未承認,但心裡依然非常清楚,你我在慢慢將兩顆心的距離縮短,在無意識中漸漸靠近彼此。於是彼此開始有了思念,

原來思念可以如此,把空暇都填滿,佔據心房,酸酸的,澀澀的,甜甜的,猶如青色的檸檬嚼在嘴裡的那種味道,讓我忘了哭,忘了笑。望不見來時的路,遙遙相隔,

回味著往昔你的一顰一笑,渴望突然看到你的身影出現在我身旁。

正當沉醉於戀愛的喜悅中,而另一個心知道這樣的幸福即將結束,縱然情深,奈何緣淺,人間情愛,幾多圓滿?幾般纏綿,終究成空。

你會在不經意間說出令我痛徹心扉的語言,讓我無力反擊。而你始終過不了自己的心,忘記不了曾經,也知道如果在一起,會得到世人

的不理解,而你也會因為這些選擇離開,你是一個善良的女孩,怕你的母親傷心,為你的選擇而失望,為了一個愛情賭注,怕再次受傷到底,無法面對母親與自己的心,

為一個你不確定的因素,選擇離開。因為愛你,所以知道你的想法,所以不會恨你,也不會怪你。






只希望你到時可以很勇敢的放棄我,不要有任何留戀。那樣就不會傷到其它人了,你愛過我,對我來說已經是最寶貴的回憶了,因為我知道你的心是不願意離開我的,

我會把這樣的記憶深深的埋藏起來,哪天想你了,可以將記憶重新拿出來去回憶,是那麼美好。因為想你,我不寂寞,每天不知疲倦的在收集著那些甜蜜,整理著我們的回憶。

歲月縱然帶走一切,但帶不走我們曾經的美好,思念。



而我現在要做的只是全心全意的愛你,只希望可以爭取更多的時間。如果真的到了哪天非離不可的時候,那麼請你一定記住,如果不快樂,我要你知道,

這世界上有一個你最好的知己在想著你,掛念著你。如果有人欺負你,要記得你還有一個最好的依靠,他會全心全意的保護著你。

同時我也會默默的祝你可以幸福,擁有世間所有的快樂,也希望你可以記住在你生命中有個男孩出現過,深深的愛過你,就足夠了。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我們常常會誤解 誤解這世界上會有人為我們的生命負責但是事實上是只有自己該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沒有人能代替我們笑 也沒有人能代替我們哭 所有的感受只有自己最清楚我常聽到有人說 你們都不懂我的感受 其實我也常覺得別人不懂我的感受 說實在的 我挺相信每個人都有別人無法體會的感受生命的路只有靠自己誠實的去走 ...

那年他19歲﹐在阿姨家裡度過唯一的一次南方假期。她是鄰居的女孩﹐繼母對她不好 。他第一次見到她﹐她穿著一條髒髒的白色棉布裙子﹐臉上有紅腫的手指印﹐滿臉淚水卻神情冷漠。他蹲在她的面前說﹐你喜歡小狗嗎﹖他把自己撿來的一條白色小狗放在竹籃裡給她看 。他說﹐你笑一笑﹐我就把它送給你。 他給了她一段快樂溫暖的...

就在台北火車站後一棟老舊大樓裡,卻有一間寂靜的病房,這裡的病人不會哭、不會笑, 更不會喊疼,他們在生命仍未結束之前, 提早關上了和世界握手的門,註定終生沈睡。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植物人」。 卡在生死之間的灰色地帶, 植物人和家屬總有無窮悲苦磨難, 然而,即使上帝開了一場殘酷的玩笑, 還是派來了天...

那天,是小芳二十歲生日,在爺爺奶奶為她慶生的歡氣氛中,小芳卻懷著忑忑不安的心情期盼郵差的到來。如同每年生日的這一天,她知道母親一定會從美國來信祝她生日快樂。 在小芳的記憶中,母親在她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獨自到美國做生意了,小芳的祖父母是這樣告訢她的。在她對母親模糊的殘存印象中,母親曾用一隻溫潤的手臂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