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歡迎光臨,幽默專賣店/幽默人生:愈笑愈自在

活出幽默活個痛快,各位婆婆媽媽阿姨姊妹好朋友們,趕快看過來!

有鑒於現代人生活壓力沉重,對未來茫茫茫,看手機霧霧霧。因此ELLE特別邀請才女主持人、作家、導演、設計師、演員等人,精心調製獨家幽默配方,具備放鬆解憂功效,讓妳瞬間流眼油,變水又變勇!

注意:建議飯後一小時翻閱,避免顏面神經抽慉引起眩暈肚痛等症狀。但所有後果,仍需自行負責!

 

陳文茜  意外的音樂人生和乾兒子 

PHOTOS:賴岳忠, GETTY IMAGES   MAKE UP:卉婷  HAIR:梅蘭

TEXT:DOMINIQUE CHIANG

 歡迎光臨,笑聲俱樂部WHY SO SERIOUS?│ELLE 她雜誌

布萊德彼特說過,「幽默感比性感重要。」碰上陳文茜,這句話立刻得到印證。她一開口,就讓我放鬆緊繃的神經。(好吧我承認,一得知要訪問全台灣最聰明的女人,竟不自覺地猛擦起桌子。天哪,她會一眼看穿我是個笨蛋嗎?)她先跟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從小我就是個絕對音感的小孩,耳朵聽力比別人高於好幾倍,任何一個小聲音我都能察覺並分辨出方向。因此我非常適合當指揮家,這也是我小時候的夢想,我能夠憑直覺掌握每個樂器的音感。可是如果妳沒有運用老天爺給的天分,妳就會從天才變成一個老神經病,一點聲音就搞得妳不能睡,這就是我現在的處境。」很意外吧,平日犀利批評政治的陳文茜,其實是個多才多藝的音樂小神童,她不僅彈得一手好鋼琴,國中到大學一路更是合唱團成員。她的青春期,全在音樂中度過。老師還曾嘉許她,擁有成為女高音的潛力。卻沒想到大一那年,她發高燒喉嚨開刀,因此傷到聲帶,再也無法飆高音。

「後來,多年前我得了乳癌要開刀,有個好朋友叫曹光澯,他是金寶山的小開,那時候他正好買下『友善的狗』唱片公司,於是他就跟我說:『如果妳活下來,我就不計成本幫妳出專輯。但如果妳不幸死了,我就給妳一塊墓地。』這其實是一個笑話,因為我現在活了這麼多年,唱片一張都沒出,『友善的狗』卻已經倒了。」是的,我忍不住笑了,但這明明是她的傷心往事啊!四兩撥千金,陳文茜信手拈來就是如珠妙語,輕鬆示範高明的幽默,是能反躬自笑,就是自己開自己的玩笑。「人年輕的時候,就像少年維特的煩惱,明明沒煩惱卻偏愛自尋煩惱,所以那時候的我喜歡聽巴哈,看杜思妥也夫斯基,因為妳的生命太輕了,所以給自己塗了很多灰灰、沉重的東西。等到我這個年齡,現實卻是累積愈來愈多的失去,失去親人、失去愛狗、失去我的青春……所以我要想辦法跟別人不一樣,可能我60歲要再去唸一個學位,讓自己永遠再重新開始。」張開雙臂擁抱生命的重量,活著應該更加輕盈才對!嘿,不如意又怎樣!當不成音樂家,改當音樂主持人不是更好玩嗎?在全新的音樂節目《文茜的音樂故事》裡,陳文茜跟蘇打綠跳舞、跟陳綺貞彈琴……在音樂裡找回無限快樂。音樂,成為陳文茜生活裡最強大的解憂劑。

放下得失心,幽默感自然來

「記得有一次,我搭飛機去紐約旅行,回憶起我從紐約回台灣已經十七年了,而這十七年來我都做了什麼?想起很多歎息的過往,難忘的人。此時耳機音樂突然響起上海交響樂團演奏〈西風的話〉,眼淚就開始往下掉。然後接著聽見蘇打綠唱著〈可愛的玫瑰花〉,瞬間我又不哭了,馬上開心地手足舞蹈跳起來。所以,永遠都不要離開音樂這個情人。它不會劈腿又不會變心,可以很古典很三八,幫妳找到情緒的出口,還可以陪伴妳到死。」她深信,熱愛音樂的人,都能保持最純真的童心。

難道是這個原因,促使陳文茜認盧廣仲當乾兒子?提到這段緣分,她不禁莞爾。一開始單純只是欣賞盧廣仲的音樂,陳文茜陸續找他上了幾次廣播節目,並邀請他擔任她新書發表會的演奏嘉賓。「當時我跟他的交情沒有多深,但我很謝謝他幫我站台,於是就隨手給他一個紅包,叫他乾兒子。沒想到盧廣仲居然開心地翹起腳來,非常當真。」沒多久,陳文茜收到盧廣仲的簡訊,上面寫著,『媽,跟妳介紹我媽』,然後附上一張他跟他媽的照片;接著又再連續兩封同樣附有照片的簡訊:『媽,這是我爸。還有,這是我阿公。』」哎喲喂啊,簡直令陳文茜哭笑不得。「在我家,沒有人可以叫我長輩,連我弟的小孩都知道要叫我小名,不能叫我姑姑。只有盧廣仲搞不清楚狀況,直接叫我媽。」才女遇到天兵,也只好舉白旗。從此,陳文茜天外飛來多了一個兒子。

詼諧笑看人生意外插曲,反而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陳文茜一語道破,沒有得失心,就會有幽默感。「比如這一刻,飛機快要墜落了,如果妳怕死妳就不會有幽默感。但如果是我,就會看一下身邊坐的是不是個帥哥,因為反正都要墜機了,再怕也拿它沒辦法。所以幽默感就是,妳明瞭到nothing you can do。既然大家都要一起死,與其尖叫,不如我們來唱首好聽的歌曲,然後我可能會站起來做指揮,並且感謝現場的幾位美女帥哥,?我們留下最後美好的回憶。」至於葬禮音樂,她說,當然是莫札特的《魔笛:夜后詠嘆調》。伴隨那激情高亢的花腔女高音,華麗轉身謝幕。

歡迎光臨,笑聲俱樂部WHY SO SERIOUS?│ELLE 她雜誌 

王艾莉  呼叫地球,有外星人出沒

PHOTOS:MARK LEE   MAKE UP&HAIR:AnnA

STYLING:KATE CHEN  TEXT:DOMINIQUE CHIANG

在遙遠的銀河系,有個神奇女孩叫做王艾莉。從小,她就與眾不同。上數學課時,她好奇地把算盤上的滾珠全部用三秒膠黏住,沒想到卻再也撥不開。上鋼琴課時,她聽從老師的指示,彈琴要投入感情,於是她啪啪啪使勁力氣擺頭晃腦地彈,卻直接從椅子上摔下來。還有素描課,她順利完成老師交代的水果寫生畫,覺得有點無聊,於是幫蘋果加上翅膀和腳。結果地球人老師認為她不乖,於是叫她不要再來了。

幸好,她有一對樂觀開明的父母,支持鼓勵她。雖然她經常是全班最後一名,但只要偶爾考了倒數第二名,爸爸仍然開心地驚呼:「太好了,這次終於贏過一個人!」但其實爸爸不知道,有一個同學因為慢性病,所以長期沒有來考試上課,因此實質上她還是最後一名。總之,長大後的王艾莉,運用她的才華,成為一個別具創意的設計師。

不是我奇怪,是妳太正經

現在將鏡頭轉回到王艾莉本人,請她現身說法,上述故事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她轉動靈活的雙眼,「我想,幽默樂觀應該是環境造成的。好比我爸媽,和我的朋友們,我們就是喜歡開玩笑、互相鬧來鬧去,也不怕丟臉。」舉例,每年3月31日那天,王艾莉會故意把臉書生日改成4月1日,然後看有多少人會按讚祝她生日快樂。在她的工作場所,整人更是家常便飯。明明是放假,卻會跟某人說,老闆說明天要上班喔,然後那個人就真的上當了。或是偷偷把某人的滑鼠調慢、電腦螢幕調反,就等著看他抓狂……。Oh My God,妳們才是一群難相處的怪咖吧。王艾莉大笑,「而且我的朋友十個裡就有八個水瓶座(包括她自己),其實我們是外星人。」雖然要滿三十歲了,王艾莉稚氣的模樣彷彿還是個小學生,任何事物都能撩起她的好奇心。她不僅做設計、搞藝術,最近還開始教書、寫書,手頭上同時進行好多個project。「所以我的生活超級忙碌,但我的心態卻很放鬆,因為我不會把結果看得很嚴重,反正我就去試,如果沒有成功,也沒有關係。」

假使真的悶到爆炸,她會立刻轉換焦點去做別的事。「我會來個小旅行,像是我很喜歡去羅東,坐在田裡發呆,或是去海邊釣魚。但並不是真的釣魚,我只是拿著竿子去曬太陽,因為如果沒有竿子,人家可能以為妳要自殺。」

然而無論她做什麼,永遠缺少不了幽默元素。「幽默的角色就是一件糖衣,為作品包裝漂亮的顏色,目的是吸引人願意輕鬆接觸它。因為人很懶惰,一看到複雜的東西就會不想碰。但是幽默的設計通常又無法量產,並不是說不能生產,而是懂得欣賞幽默的人比較少。」因此在課堂上,她會帶領學生打破框架思考,例如想像一下,害羞的吐司機是什麼模樣?「害羞的人,可能習慣把臉往下壓低,那麼將這個行為放在吐司機上面,吐司烤好之後,可能不好意思馬上就跳出來,伸出去又縮回來……。」多一點不同的想法,生活才會更幽默、更好玩。

最重要的是,不要害怕跟別人不一樣。就算被趕出教室,嗶嗶嗶嗶嗶,趕緊呼叫妳的外星同伴來接妳回家吧!

歡迎光臨,笑聲俱樂部WHY SO SERIOUS?│ELLE 她雜誌

連奕琦 黑色幽默「嚇/笑」死人

PHOTOS:ANEW CHEN TEXT:JUNE HOWELL HAIR & MAKE UP:VINCENT WANG STYLING:KATE CHEN 

「幽默這個形容詞很少會用在我身上。」電影《甜蜜殺機》導演連奕琦靦腆地憨笑著,但是當他臉上畫了擦傷、穿上趣味感十足的服裝,與穿上皮草大衣的ELLE時尚主編之手演出對手戲時,她說:「導演,失敬失敬。」接著一把抓起連導的領口,他立刻裝出嚇破膽的表情,讓我想說:「導演騙人,你明明流著搞笑的血。」他害羞笑著說:「沒有啦!」接著看看電腦螢幕提議:「我覺得那個手的食指如果伸出來指著我嘴,應該更有趣。」喔!果然是黑色喜劇導演啊,連拍照也不忘指導一下。被《甜蜜殺機》笑到肚痛過的觀眾,一定會對吳中天的搞笑演出印象深刻,尤其當中有一場到停屍間認屍的戲,本來應該是很悲傷的戲,但是他卻頂著殭屍妝出現嚇到人還說:「我剛拍完戲來不及卸妝啦!」接著悲傷演出感情戲,卻又說出「阿魯巴」等不搭嘎的台詞,悲喜交錯讓觀眾笑岔了氣。連奕琦說:「黑色喜劇的元素是荒謬,將原本嚴肅的事情變得非常好笑。」這齣戲在大陸上映三天票房就破億,被評為「笑料足」、「無尿點」、「題材新」的驚艷之作,讓兩岸笑點成功接軌,打開台灣黑色喜劇電影大門!

自認是一個平凡的人,卻因為這部電影讓人注意到連奕琦的幽默潛質,「我覺得幽默感會讓日子比較好過,這是我的個性唯一跟電影比較相像的地方,我是蠻容易過日子的人,不太會被事情卡住,比較能用一些輕鬆的角度來看事情,黑色喜劇最大的功能就在這裡。」談到最經典的黑色喜劇電影,連奕琦認為是昆丁塔倫提諾的《黑色追緝令》,「這部電影更著重在黑幫恐怖的氣氛,在拍攝《甜蜜殺機》的時候,我們也參考了這部片子,希望鏡頭運動上節奏速度感更強一點,昆丁的近作《決殺令》也非常好看。」另外,他也推薦英國喜劇埃德加懷特(Edgar Wright)《活人牲吃》及《終棘警探》,「他們的喜劇就是讓妳一直笑,是恐怖和喜劇的混和,但是不會有太感傷的情緒。」早期蓋瑞奇導演的兩部電影《兩根槍管》、《偷拐搶騙》,他也非常推喜歡。至於亞洲黑色喜劇,連奕琦認為:「杜琪峰的《盲探》也拍得很好,另一部《我的左眼見到鬼》也非常好看,笑到最後會哭得很慘。喜劇和悲劇是很難分開的,旁人看覺得很好笑,但主角本身的狀態其實很悲哀。」

談到下一部電影計畫,連奕琦笑著說:「我一直很想拍吸血鬼跟殭屍的題材,片名是《檳榔吸屍》,用比較輕鬆的角度切入台灣歷史,講當年荷蘭人來台灣是為了要採檳榔回去殺吸血鬼,不過故事背景發生在現代,就像台灣版《暮光之城》。當初提出這個案子,投資方都以為我在瞎搞,現在拍完《甜蜜殺機》大家才開始認真看待這件事。」現在觀眾跟投資方看懂了連奕琦的黑色幽默,期待他繼續推出新作,繼續發功台式幽默,讓觀眾笑到下巴掉下來。

歡迎光臨,笑聲俱樂部WHY SO SERIOUS?│ELLE 她雜誌 

吳怡霈 立志當笑花

PHOTOS:MARK LEE  TEXT:JUNE HOWELL HAIR:WELI WANG--FLUX MAKE UP:WANG SHANG CHI STYLING:BETTY LEE STYLING ASSISTANT:CHANTAL WU 

手持兩隻性感假腿,吳怡霈一下像大叔般盤腿坐著,一下子學日本不良少年蹲著目露凶光,接著又拿假腿假裝劈腿在牆壁上作出一字馬的動作,極盡幽默之能事。最後索性扛起兩腿,假裝天外飛來一腿砸中自己的腦袋瓜,正當攝影助理小心翼翼不敢真的把假腿踢到吳怡霈的腦袋瓜,她說:「你就踢過來沒關係。」接著率性一把抓住穿著高跟鞋的假腿往自己腦袋瓜頂,臉上作出各種有趣的怪表情,雖然是主播出身,但轉戰演藝圈當真一點形象包袱也沒有?她笑著說:「妳覺得我剛才拍照有形象包袱嗎?哈哈。好笑沒有喔!尤其被腳踢到的那一瞬間,完全沒有包袱可言,可能本來沒有要那麼誇張,但是我想工作既然要做就表現得淋漓盡致。」讓人覺得吳怡霈真是太可愛啦!沒有形象包袱,不怕扮醜、搞笑的她,最近不但開新的帶狀節目《金牌調查局》與陽帆搭檔幽默探討兩性話題,並參舞台劇《莎姆雷特》及《白日夢騎士》,以及電視劇《妹妹》及《徵婚啟事》,在演藝圈表現亮眼。回想第一次在電視節目《全民最大黨》扮演的角色是丫鬟跟流氓,戴工頭帽大喊:「呼乾啦!」簡直如魚得水。爸媽看了大驚:「一個漂漂亮亮的女生為什麼要扮醜?」妹妹幫腔:「她私底下就是那個樣子啊!」爸媽回答:「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讓人家知道呀!」笑稱自己私下就是一個不正經的人,常常忘東忘西,走路常常跌倒,最糗的是還曾跟男朋友逛夜市太開心,結果轉頭發現竟緊牽著陌生阿伯的手,超囧。

的確,當女明星都忙著維持自己美麗的形象,吳怡霈卻反其道而行立志當「笑花」,她自我調侃說:「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沒有當校花的命啊!如果我不搞笑臉看起來就很正經,但是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私底下就很愛講些有的沒的,所以當『笑花』比較好親近,也可以交更多朋友。演藝圈漂亮的女生已經很多,所以不需要去爭那個位置。」談到心中目欣賞的幽默女藝人,她說:「陶子姊就是一個亦莊亦諧的人,可以正經主持大型活動,又可以搞笑並跟大家玩在一起,非常厲害。」

她認為幽默感可以培養,人生常會發生一些不有趣的事,但是換個角度想 就可以很有趣。例如拍攝當天她剛好要去剪頭髮,原因是捧場朋友的髮廊,竟然把頭髮給燙壞了!旁人問:「妳不會想把妳朋友殺了嗎?」但是吳怡霈自嘲爛掉頭髮,接著換個角度想:「反正我早就想剪短髮了,但遲遲下不了決心,所以超級感謝朋友把我的頭髮燙壞,助我一刀之力。」或許正是這樣傻妞的個性,讓她更討人喜歡。她也不吝惜展現好身材,大方代言內衣、拍性感照,讓她贏得「幽默性感女神」稱號。

 歡迎光臨,笑聲俱樂部WHY SO SERIOUS?│ELLE 她雜誌

吉爾.勒賈帝尼耶我不帥……但是我很幽默!

PHOTO:MARK LEE  TEXT:IRIS YEH  STYLIST:BRENDA  MAKEUP&HAIR:IVY WU

被封為法國型男作家的吉爾.勒賈帝尼耶(Gilles Legardinier),因為《明天我就不追了》、《明天我就不幹了》這兩本書,在世界各地擁有不少粉絲。好不容易他這次應台北書展之邀來台,並接受ELLE的專訪,卻不料這是一場處處危機的驚魂之旅……。殺手之一是我們的造型師,當她要幫吉爾剪掉身上衣服的吊牌時,「痛!」吉爾驚呼出聲,手指頭按著脖子……(但上面半點血跡也沒有);接著造型師想要幫他打好脖子上的領結,「我不能呼吸!」他雙手掐著脖子,要求我們幫他打119……(但我們聳聳肩,告訴他電話壞了)。殺手之二,是今天的攝影師,當他把又燻又臭的煙塊放在吉爾頭上,帶著賊笑轉過身,不料這個剛一直唉唉叫的大叔竟然連眉頭也沒皺一下?!「啊哈!我第一份工作,可是個爆破技師!」真是失算。原本我們提心吊膽,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失手殺了這個國際級重量作家,到後來,被他鬧得我們真的拿著剪刀作勢逼他要乖一點。

一場採訪下來,笑聲和驚叫聲不絕於耳,原來幽默的人真的有一種魔力,可以把平凡無奇的每一天,變得如此「失控」。「其實我從小就擁有幽默感,那像是生來就如此的天賦。但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是一個養子。我的養父母都不知道當初自己為什麼收養我。所以我一直覺得要讓自己變得有用。我不高大,也不俊美,但總可以讓自己有趣吧!」當他說這個聽起來有點悲情的故事時,卻不忘對著鏡子擠眉弄眼。如果說美式幽默熱愛嘲諷、英式幽默耍弄機智,那麼書裡吉爾則展現了法式幽默的另一種面貌—溫暖、豁達、充滿理解。

「我承認法國人有很討厭的地方,我們喜歡說教、很自命不凡,很喜歡批評,尤其是批評我們的總統。但是當妳深入認識法國人,就會發現,法國其實是一個溫暖的國度,很願意關心別人。有許多法國人是真的受過苦存活下來的人,也因此能用更豁然的心情去看待一切,生活中即便有小小波折,都能夠一笑置之。」

沒錯,生活它有時候,總愛把我們搞得烏煙瘴氣、灰頭土臉,如果妳太嚴肅地看待,自然就笑不出來。就像他在《明天我就不幹了》這本書裡,即使裡頭的角色有各自的苦衷,想要逃離工作壓力和煩悶生活,但當他們領略了幽默的魔力後,最後終能藉由自嘲、同理心,找到另一種更輕鬆的解套方式。但如果妳不是個幽默的人呢?吉爾大叔在此有一個解方:「多去跟別人鬼混,不要總是躲在角落耍孤僻、鑽牛角尖。當妳懂得去傾聽別人,妳自然就會變成一個溫暖、有趣的人。而我們法國有一句諺語說:物以類聚。常常跟幽默的人相處,當然日子也會過得開心許多囉!」

【原文刊載於《ELLE 她雜誌》2014年4月號,更多精采內容請上《ELLE 她雜誌》官方網站;《ELLE 她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靠北婆婆原文:這是人家分享的文章我覺得還不錯所以分享給在座各位囉~台灣婆婆:我的兒媳婦實在是太沒良心了。英國婆婆:此話怎講?台灣婆婆:她竟然問我願不願去老人公寓?!英國婆婆:老人公寓很好啊,我現在就住在那裏。台灣婆婆:那是孤寡老人才去的地方,我把我兒子養到那麽大,她嫁給我兒子...

  婆媳之間的矛盾一直是連續劇中不敗的情結,但現實中是否又真的有那麼多的婆媳紛爭呢?事實上誇張的婆家還真的不少,但是如果遇到了戰力滿點的媳婦,就算是再強的婆家也會敗下陣來了,最近有位媳婦就在網路上爆料了她跟婆家的相處之道,大家看到回話都說實在太欣賞她了! 她說當時還在男女交往階段,第一次...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凡士林是個歷史悠久的產品,1870 年代在美國上市後,就一直是家喻戶曉的產品,幾乎所有人都用過它、擁有它,而且價格也非常便宜,所以人人都買的起,與其說凡士林是美膚品,不如說它是日用品,但你知道它除了質感油油的可以保濕之外,其實還有很有妙用,一大瓶放在家裡就沒錯了! 1.在使...

(左圖僅為示意,非文中人。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 金星 【人物簡介】金星,1967年出生於中國瀋陽,九歲加入人民解放軍學習舞蹈。從小,他就覺得是老天弄錯了自己的性別,他擁有女人夢寐以求的小巧臉龐與纖細身段,但偏偏,是男兒身。 1988年,金星赴紐約學習現代舞,26歲回到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