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1999年一棵櫻花樹旁的遼闊草地上,

小男孩在的手緊抓著小女孩的手,他們共同許著一個願望。

小女孩:[我要當世界上最美麗的公主。]

小男孩:[那我要成為一個能夠保護你一生的王子喔!]

小女孩聽到了只是甜甜的笑,並把它的小指伸出來。

[打勾勾...蓋手印,我們就這麼約定囉!]

這個小小的願望,埋在這棵櫻花樹下。

5年後,一個下著大雨的夏天的午後,

男孩與女孩在櫻花樹旁的涼亭坐著,

悶熱的天氣裡,男孩與女孩之間瀰漫著一股低氣壓。

這時女孩輕輕的開口:[我們全家要移民到美國去,

我們可能不能再一起玩了吧!]

男孩只是回了一聲嗯,就跟女孩說聲再見離開了那裡,

留下一個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女孩。

隔天在機場裡,女孩的視線一直在搜尋男孩熟悉的身影,

但是卻找不到一絲絲男孩的痕跡,女孩著急了納悶著男孩的父母都來了,

為什麼男孩沒有一起同行,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動,登機的時間到了,

女孩望了四周最後一眼,難過的牽起媽媽的手走到了登機入口。

這時一個緊張的男孩出現在柱子旁邊,而且不斷的往登機口那跑去,

他大叫著女孩的名字,女孩回過頭來,看到了那一抹期待已久的身影。

便甩開媽媽的手,毫不猶豫地跑向那個男孩,

可是那個男孩卻在登機口前被攔住了,

男孩掙扎著並且對女孩大叫,

[我會成為保護你的王子,

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妳一定要回來我會等妳的。]

女孩看著男孩轉身走進了登機處,男孩也停止掙扎轉身走開,

兩個人的心裡都想著同一件事,約定我和你的約定。

女孩走後男孩雖然寂寞,但是為了兩人的約定,,他一點一滴的努力,

成為一個勇敢的王子,身在美國的女孩,心裡惦記著兩人的約定,

小女孩看看手指頭,期待著能和男孩再次站在那棵櫻花樹下。

桃園中正機場,一個長的甜美動人的女孩徘徊在機場裡,

她就是11年前的小女孩,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台灣,

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被接回到自己的家鄉後,女孩只惦記著男孩。

但是去男孩家裡問過,知道男孩他們早就搬走了,現在換別人來住,

失望的女孩獨自走到那棵櫻花樹下,

當她回憶著小時候時,一個聲音從耳邊掠過。

[喂!]

女孩轉過身,見到了一個好像似層相識的臉孔,

原來是她期盼已久的男孩,只是小時候的稚氣不見了,

倒多了一些成熟英俊的氣息。

[妳還記得回來阿!]

男孩開心的問著,卻看見女孩的眼角滑落了兩行鹹鹹的淚,

後來才知道男孩雖然搬走了,

卻還是常常回來看這顆樹兩個人聊的很開心。

而交談中也透露了彼此的心意,就這樣兩個人開始交往。

不過只有短短的2個月,因為女孩必須回到美國繼續唸書,

在女孩要離開的前一天晚上,兩個人還是坐在涼亭下,

女孩跟男孩互相的說著最後的話題,

女孩說:[我要走了,你要等我喔!]

男孩卻不像從前一樣沉默,

他堅決的說:[我會等妳,因為我要保護妳一生一世阿!]

女孩緊抱住男孩,對男孩說:[我愛你...我一定會回來。]

男孩憐惜的摸著女孩的長髮,

把女孩的臉輕輕扶起,印下了淡淡的吻。

天空飄起了細細的小雨,

女孩回到美國一個禮拜後,接到了一通從台灣打來的長途電話,

是男孩的母親打來的,

男孩的母親一邊哭泣一邊跟女孩說男孩因為去登山時,

為了救一個失足的小孩,自己卻跌到了山谷下被人救起來時,

全身脊椎都碎了,現在躺在醫院裡,他有話想對妳說。

男孩的母親哭泣的幫男孩拿著話筒,那男孩用虛弱的聲音對女孩說:

[放心...妳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好起來我們說好的,

我要當保護你的王子,而你...而你要當我的公主,

不可以亂跑我會永遠守在你的身旁。]

傷心的女孩又再度聽到男孩母親的聲音,她說男孩又要被推進急救室,

沒辦法再跟她交談了,掛掉電話後,

女孩腦中一片空白,她只希望男孩活著。

女孩回到了台灣,站在男孩的墳前,也正好是在那棵櫻花樹下,

這次她知道了另一件事,她知道男孩被推出急診室後,

成為了櫻花樹的守護人也成為了她的天使。

同樣是一個夏天的午後,

女孩跪坐在男孩的墳前,手中握著櫻花花瓣。

哀傷的情緒終於在這時崩潰,

天空下起細雨,而女孩的眼淚滑落,一發不可收拾。

這次女孩回來,沒有一個等待她的男孩,只有一段心中的往事,

沒有一棵原來的櫻花樹,只有一個永遠守護她的天使,

只有一個永遠不會改變的約定。

因為這個世界的運轉方式,所以有些事情不能講。 有錢不能講,因為會被搶;沒錢不能講,大家怕你來借。 工作順利不能講,會被嫉妒;工作不順不能講,人家會覺得你能力不足。 運氣好不能講,會破功;運氣不好不能講,會被當成掃把星。 愛情順利不能講,走在路上會被很多人怨恨;...

親愛的,你會記得我多久?記住我的什麼?或者該說,怎樣的事物,會讓你馬上想起我?是聲音,容貌,氣味,微笑的表情,或是我的喜好?我並不是你,更無法猜測你的內心世界,但,卻早在心中,已滿滿的記住你。寒冷的清晨一推開落地窗,風馬上就灌進了外套裡,好冷,她心中猶豫著真不想出門。但無論如何,她是非得離開被窩的,...

「你好!」我抬頭一看,是一個戴著眼鏡,綁著馬尾的女孩子在跟我打招呼。她發現我正以疑惑的眼神看著她時,緊張的說...「那個...那個...能不能擔誤你一些時間...幫我作個問卷?我放下手邊的工作,站起身,接過她遞來的問卷和筆。我一邊作問卷,一邊問她:「妳...是第一次做這種問卷調查嗎?」問完後,我偷瞄...

我故意現場套上那條鍊子,追問著眾人:「這是誰送的啊?我好喜歡喔,這是什麼石頭呢?」一個長的不錯的男孩子站了出來,大方承認是他送的。這人我有印象,我剛到慶祝的會場,他就先獻上一束我最愛的海芋。平日他也常三不五時送上些小東西討我歡心。「這叫青金,就是指藍色的黃金。這個雖然不是水晶,但我想妳已經有很多水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