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部好看的電影,一個人看或一群人一起看,那感覺,應該就像一塊小巧的馬卡龍,要一人獨享,還是和眾人分享的差別了。

我喜歡吃頓早餐再散步去看一場早場電影,沒有大聲呼喚進場的撕票員,看不見打翻一地的爆米花,不會被恩愛情侶的剪影擋著大銀幕,幸運時,用兩百元就獨佔了一座影城。這並不孤獨,反而是種不被打擾的熱鬧,沒有雜訊、沒有干擾,只讓心情和電影一起播放,散場後的歸途,還可以靜靜地感受心裡留下的餘溫。

李佳穎專欄: 打開神奇的黑盒子

今天,我一個人去看了一部科幻電影。當影廳的門被重重關上,我索性走到最靠近大螢幕的置中位坐下,想試試坐在第一排觀影的視角,像「躺」在豪華家庭劇院般把雙腿伸到最長,保持著舒服姿勢專心投入在電影中。「地球外的世界,存在的是人類的幻想,還是另一個真實?」「破壞攻擊過後,剩下的只有仇恨,還是另一段人類未知的未來?」我任由電影丟出問題,在心裡慢慢尋找答案。然後,故事的最後我記得好清楚,人類為了保護家園和外星人齊心結盟,奮力抵抗強大惡勢力,看著地球某些角落被炸毀,所有人一起傷心難過,不分地球還是外星。

我對未來世界的想像沒有比較豐富,關於外星人題材也沒有特別偏好,所以從來不替未來哭泣,也不主動相信看不見的真實,「魔幻寫實」對我而言,只是女孩看男孩電影會有的一種庸俗觀後感,僅此而已。可是,今天電影結束時我卻意外的哭了。

李佳穎專欄: 打開神奇的黑盒子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今天沒有半點懷疑呢?原來長大還是會認真相信啊?

我想,是因為一個人看電影的關係吧。

也許,真是因為今天的視線裡沒有人,只有一部電影和自己的獨處,不用懷疑就能相信,不需對象就能宣洩,現實也自然地被黑盒子抽離開了。那一刻,虛構變得真實,得到的「認同」就好像我和電影之間的距離,遙遠卻又靠近。而人生就像一場早場電影,大部份是一個人來,一個人哭,一個人笑,然後在黑盒子裡彼此共鳴,投射著各自的人生,散場後,每一個不願急著離開的背影,像是聚在一起回溫著被衝擊過後的相似心情,直到黑盒子被外面的光照亮。來時寂寞,走時心卻溫熱,有些時刻的熱鬧真的不需刻意經營。

※圖片+文字:Vogue 風格達人-chiaying

(完整文章請看VOGUE.com)

 

【延伸閱讀】

李佳穎專欄: 在後知後覺中,發現愛

李佳穎專欄: 我最好的朋友 鼻涕王 

李佳穎專欄:與小時候許下的願望相遇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http://www.vogue.com.tw/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她30歲,人俏,白白的皮膚,細細的腰。不過,她命不好,先是生下傻閨女,再就是,29歲那年,丈夫死了。   後來,她選擇再嫁,嫁給了比她大15歲的男人。   她吃不了苦,何況還有傻閨女。重要的是,他是礦工,收入高低不說,如果出了事故,一般礦主會賠三四十萬元。   她窮怕...

如同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好別人一樣,只有過好一個人的生活,才能過好兩個人的生活。 多多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即便讀大學,也是在本地讀的,雖然學校安排了宿舍,但她從來沒有住過一天,每天寧願坐兩個小時的地鐵,也要回家。大學畢業後,她在上海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薪水不高,但因為離家近,便欣然接受。談戀愛談了...

我發現,很多年齡偏大的女孩子,好像越是年紀大就越不好意思表現出對愛情的渴望,就越矜持,似乎就擔心人家說自己“著急嫁人”。其實有什麽呢,渴望幸福的心,什麽時候都應該是急切的啊。 我和鐘石的相遇,得益於我開放的心態。這要從2006年說起了,當時我在拍攝電影《心中有鬼》,和導演滕...

一個朋友對我說,一般好的男人都娶不到好女人,好女人也沒嫁給好男人,上帝真愛和我們開玩笑。 我明白他的意思,人人心中有一把秤,是好是壞,問你的內心。所謂的好指的是優秀的男人和優秀的女人都太強勢,你有思想他也有思想,你有個性她也不遜於你,她看不上你老和她唱反調,他受不了別人否定他,她看不上他的做法,他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