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錢老闆讓我代孕生男孩 原以為母憑子貴的夢碎了

    自從認識老闆並且有了進一步的那種關係之後,老闆跟我談的條件只有一條,那就是給他生一個兒子。老闆開給我的條件是:生女孩給50萬後讓我帶著女孩走路,老闆家不要;生男孩子則給100萬酬勞費,要求把孩子單獨留下交由他老婆撫養,而我必須獨自離開。

  18歲那年,經老鄉介紹,到了沿海某開放城市打工,我是從最貧困的山區出來的,剛出來的時候真的什麼都不懂,就連紅版的百元大鈔都不認識,在我們山里,最大面值也就十元或五十元,而在我們家的收入中很少可以看到整張的百元大鈔,因此,找到一份每個月都有1000多元固定收入的工作,我真的是很心滿意足了。

  20歲那年,我在某大酒店已經做了二年的銷售,由於我有肯吃苦又肯耐勞的干勁,而且還嘴勤腳勤,所以,近一年來每個月的工作業績總在部門中排名靠前,慢慢地就被老闆認識和逐漸欣賞了,也就是那一年,在一次跟著老闆見客戶以及醉酒被老闆送到自己酒店老闆的休息室後,我被老闆山盟海誓所迷惑,結果,跟老闆就有了更深入的非員工的關係,至此,我便成了老闆的秘密情人,那年,他已經35歲。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跟有錢人扯上關係,也沒想過跟有錢人交往產生什麼感情,畢竟,我的家景很不好,小學綴學後,先在家裡幫著父母帶孩子,後來,經老鄉介紹才到了大城市打工,而老闆是“富二代”,他父親則是當地有名的建材大佬,還經營著一家星級大酒店,我所工作的大酒店就是他家的產業之一,到酒店消費的客人大多揮金如土,不是公款就是有錢人。有時,我會想,自己父母一年的收入還抵不上一桌的餐費。

  從小,我就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美人坯子”,很小的時候就有比較富裕的老鄉來訂娃娃親,只是我父親不想讓我們繼續留在大山深處沒出息,所以,一直沒有鬆口。

  自從認識老闆並且有了進一步的那種關係之後,老闆跟我談的條件只有一條,那就是給他生一個兒子。老闆開給我的條件是:生女孩給50萬後讓我帶著女孩走路,老闆家不要;生男孩子則給100萬酬勞費,要求把孩子單獨留下交由他老婆撫養,而我必須獨自離開。

  老闆是大老闆的獨子,而老闆跟他的妻子隻共同生育了一個女兒,由於政策限制,不能生育第二胎,後來,他妻子因病將子宮切除了,所以,大老闆和小老闆都想要一個兒子來傳宗接代和繼承龐大的產業便成了他們家夢寐以求的侈談和不可能的事情。

  自從我和老闆有了實質性的接觸以來,我的目的也很明確,那就是給他生一個兒子。然而,進大城市工作和生活才二年,20歲的我除學會了貪圖眼前的安樂享受外其實什麼都沒學會,不懂得也不會去考慮這種事情會給自己的人生帶來什麼樣的負面影響。從此,在公眾場合和公司裡面,我便成了老闆的工作秘書,當然,下班後我更是成了老闆的貼身生活秘書。

  自從旁上了大款,我的生活立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老家山里的房子被建成了十里八鄉最氣派的小樓,雖然交通還不是很方便,但氣派的小樓足以讓老父親臉上放光;其次,當我手持巨額信用卡消​​費時,再也不用擔心透支還不了款,而且,老闆一直嫌我花錢太小氣,買的東西如同垃圾,讓我只挑好的東西買;還有,弟弟讀大學的費用和生活費都改由我來承擔了,減輕了父母的經濟壓力。當然,父母也曾懷疑過,我總是以自己現在升職了掙錢多了為藉口,不斷地給​​父母寄錢。他們是沒有出過大山的老實人,假如他們知道閨女用代孕生子為代價給他們掙錢,肯定會羞愧而死。

  雖然不能嫁入豪門,但我也想“母憑子貴”。

  三個月後,我真的懷了孕,老闆很高興,大老闆更高興,至於老闆娘高不高興我就不知道了。懷孕五個月,父母知道了我和老闆私通的事很生氣,簡直就要氣瘋了。從未出過門的父母竟然追到了上海,一向聽話乖巧的女兒,怎麼能夠幹出這等不要臉的蠢事?

  老闆知道了我父母趕到上海來興師問罪的事,很聰明。自己先不出面,叫我陪著父母到處走走看看,然後,陪他們上最好的餐館吃飯,讓他們住自己大酒店的豪華套間。這三天裡,母親好言相勸,讓我不能破壞別人的家庭,我也遵照老闆指示,口頭應承,決不跟父母發生口角衝突,更避免發生被父親暴打的情況,以免肚子裡的孩子受到傷害。

  三天後,老闆出面跟我父母談判,有錢人除了用錢砸之外,我看他還真的用不上其他招數,老媽老爸那見過如此天文數字的陣勢?結果,他就以上海郊區的一套複式小樓為代價,非但沒有讓我老爸老媽暴跳如雷,反而說通他們安心待在上海,伺候懷孕的我安心養胎和耐心待產。而我,此刻唯一的念頭就是幫他生一個兒子,然後,帶著巨款回到老家或換一個地方,然後,找一個合適的陌生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嫁給他。當然,如果能夠晉升為新老闆娘就更好了。

  兒子出生以後,我長舒了一口氣,老闆和他老爸也長舒了一口氣,天遂人願,終於讓他們家添了男丁,聽著兒子清脆的一聲聲哭啼,感覺自己終於可以破繭成蝶了。

  兒子出生不久,我就發現自己奶水不足,老闆就提出讓他老婆來幫著帶孩子,怎麼可以讓她來幫我帶孩子?我堅決不同意。“你還小,沒有帶孩子的經驗,先讓她帶一段時間好了。再說,我們是有協議的,你不能反悔。”老闆一家的態度非常強硬,我怕弄僵了反而對自己不利,結果,孩子才吃了十來天的母乳就被他老婆抱走了。

  坐完月子,老闆和他父母一起約我談,我知道會有這一天,可我實在捨不得自己的孩子,於是,我就提出想留下來,哪怕是在這個家做保姆也可以。或許是大老闆娘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小九九”,乾脆利落地拒絕了我的要求,除了孩子留下沒得商量之外,至於錢的問題可以商量。

  接下來幾天,我一直在找老闆要個說法,老闆總是以公司事情多為由不跟我見面,好不容易打通電話了,他說起來也沒有幾句,或者就乾脆問我什麼時候回老家,他可以幫我買機票。我父母看到孩子讓人抱走了也很著急,不明白怎麼回事,更不知道我跟老闆之間還有一紙荒誕無稽的代孕協議,因此,一直在問我孩子什麼時候可以抱回來讓他們帶?

  那天,我找到老闆辦公室,見他一個人在,就把門關起來跟他談,我問他:“當初你是否想要兒子而有意接近我?”他回答:“如果我不給你家造樓房,不給你巨額信用卡?不給你上海的豪宅和奢侈的生活,你能答應我的條件嗎?”我被他當頭棒喝而醒,都怪自己貪圖原本不屬於自己的奢侈與安逸生活。還有老闆娘讓我徹底醒悟的那句話:“他家只是想要一個男孩罷了,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身體不行,這事怎麼說也輪不到你的頭上。”

  原本想母憑子貴的,原本想順勢嫁入豪門的,原本想成為闊太太的,現在,兒子沒了,我的老闆娘夢也醒了,萬事成空了,等我反悔自己只是成了別人生育工具時也已經晚了,連見兒子一面都難於登天了,變成真正意義上的代孕媽媽了。自始自終,老闆都沒有想換老闆娘的意思,我只是一廂請願在做黃粱美夢罷了。

  眼下,擺在我面前最難解決的問題是如何跟自己的父母交代?總不能告訴他們這件荒唐透頂的事吧?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焚心似火/只為照你上路。穿越極地的光/抵不過似水流年的惆悵。路漫漫/掙不脫思念的情網。風乍起/已是滿城桂花香。雖說真愛能讓折翅的天使重生,而胸懷和見識更能讓天使飛翔得更高。正是情竇初開,青春綻放的季節。她叫菊桑,是一個矮矮胖胖沉默寡言的丫頭。她與他在同一個班級讀書,並且,他從她那...

在一個不富裕的村子裡,有一戶非常貧窮的人家,說是一戶人家,其實只有一個人,名字很獨特,叫“爬”,是個三十大幾的男人。他的父母出於何種想法為他取這樣一個名字,村民們都不大關心。只知道他的父母過世多年,他好吃懶做,一年四季天天睡到日上三竿。一次,村里一戶人家辦喜事,因為實在磨不開...

認識袁簫,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些可以形容小孩子間純純的感情的詞語,彷彿都可以用在我們的身上。那時候的陽光,明媚乾爽,那時候的我們,快樂無憂。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了,就連這如此純情的高中時代也要結束了。我想去北方,看那異樣的雪國風情,而他想去南方,感受沙灘與海浪的清涼。青春...

紫蘇一直覺得自己能贏得左放,就像拔河,紫蘇始終佔著上風,左放一直往回拉,紫蘇卻紋絲不動,最終等左放只好放棄,而紫蘇贏的,除了一個華麗的轉身,什麼都沒有。如果說年少時我們不懂愛情,可長大後的我們為什麼迷失在愛情裡。紫蘇和左放上高中時就背著家里和學校偷偷的戀愛,那時兩人連手都沒敢拉過,只有在學校走廊裡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