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客廳裡擺了張圖畫,是阿蟲畫的布袋和尚。
買的當時,喜歡的不只是簡練的構圖和簡潔的線條,還被題詞「放下布袋,何等自在」打動了心。

那個時候已經覺得,背負過量的包袱,實在辛苦,但卻放不下。因此買回來擱在廳中,盼望每天瞧它一眼,順便提醒自己。許多包袱是自己不斷疊上去的,當然也可以自己放下,就看捨不捨得。

喜歡收藏字畫和寫書法的朋友曾木華告訴我,竺摩法師生前最喜歡畫「布袋和尚」,而且往往題詞:「行也布袋,坐也布袋,忙個不了,都為布袋。被人拖走,亦為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呵呵大笑,無罣無礙。」

想來竺老生前時常看見眾人為放不下所苦、行坐都不忘背個布袋,因此下筆時,頻頻暗示眾家弟子不要過於執著,能夠放下的,趕快放下,得以尋來自在。

能夠放下是一種絕高的智慧。

我們覺得生活很苦,真正的苦,是很多人物事,被我們擱在心上、提在手上,背在身上,都捨不得放下。

多年不見的朋友芳,偶然在茶坊相遇,一問,彼此都在等朋友,於是高興地坐在一起聊天

沒有想到的是,芳一開口,又再提起二十年前的舊事。

「……但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他的。他也知道,所以妄想通過孩子來說服我,那麼容易嗎?」她嘴角那抹仇恨陰冷的微笑,依然沒有變,和二十年前她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的表情一模一樣。

我沒有再像二十年前的我,即刻充滿熱情地勸告她。

她已經向我投訴過這事超過百次,我也勸告過她超過百次,那個時候,所有的朋友,和她一見,就要聽她罵她的先生。她既不聽別人的故事,也不說別的話,只是不停地向大家抱怨,卻不肯接受任何人的勸告,到了最後,朋友們紛紛避而不見。

實在想不到,歲月的流轉,完全沒有讓她的念頭有所轉換。

她的布袋不但沒有放下,反而日益沈重了。

她一直繼續在罵。幸好我約的朋友終於來了,和芳告別之前,我誠懇地告訴她:「如果你可以原諒他,等於是在釋放你自己。」

她把讓自己快樂的鑰匙,放在離開她的先生的手上,居然放了幾十年,還不願意拿回來自己掌控。

到了今天,二十年光陰過去,她的痛苦已經不是她的先生離開她,而是她不願意原諒。

原諒並非容易的事,要不然也不會有「原諒是高貴的行為」這句讚賞,但做不到的話,生活裏的快樂可能會從此絕緣


孔君竹是位設計師,設計師這行業競爭非常激烈,好在孔君竹和同事們關係融洽,所以壓力不是很大。就連一向“冷血無情”的王總也似乎看孔君竹越來越順眼。快上班了,電梯門將要關上時,王總突然躥進來。用“躥”這個詞絕對不誇張,他那個動作實在很敏捷。當王總見電梯里站著...

生長在非洲荒漠地帶的依米花,默默無聞,少有人注意過它。許多旅人以為它只是一株草而已。但是,它會在一生中的某個清晨突然綻放出美麗的花朵。 那是無比絢麗的一朵花,似乎要佔盡人世間所有色彩一樣。它的花瓣兒呈蓮葉狀兒,每瓣自成一色:紅、白、黃、藍,與非洲大地上空的毒日爭艷。 但是,它的花期很短,最多只有兩天...

甘地夫人:「世上有兩種人:一種人做事;另一種人邀功。我要試著做第一種人,因為這類的人比較沒有競爭對手。」 據說,奧地利的布魯克居住在貧困的鄉間,母親早年去世,父親後來工作受傷,無力繼續支撐家庭,加上兩個需要扶養的年幼弟弟,家裡的重擔頓時成了布魯克的重責大任。 一天,一位顧客匆忙拿了一雙鞋底壞掉的皮鞋...

沒有伴侶的時候,即使是孤單,也可以很快樂這個時候,孤單是一種境界。你可以一個人走遍世界,結識不同的朋友你也可以選擇下班之後,立刻回到家裡享受自己的世界一個人的孤單,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有了伴侶以後的那份孤單伴侶糟糕,你卻不能離開他,那是最孤單的你和他,曾經有過許多快樂的時光,你以為從此不再孤單只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