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時,愛情跟人生,就是充滿這麼多無奈

最近有個已婚的好朋友總是找我聊天。
某天夜裡11點多,她給我打電話。
我問她在哪裡?她說加完班回家的路上。
我說:一個人呢?她說是呀。
怎麼不叫你老公來接你啊?
她說他打牌呢。叫我自己打車回家。
知道她上班那個地方在新區,有時候晚上走很遠都打不到車。
我沉默了一下,原本想說:我去接你吧?
可是害怕這樣會讓她覺得難過。

後來她走了近20分鐘才打到車。
我說去接她,她不肯,說你一個女孩子出門也不安全。
然後她說:我自己老公都不擔心我,沒來接我,你擔心什麼?
聽出了她話裡的失望。

她跟我說起她大學時候的戀人。
她說:那時候他連讓我一個人下樓買點零食都不放心,要陪我一起。
後來她在某家通訊公司實習,9點半下班,他每天騎自行車去接她。
實習三個月,90個夜晚,每晚等在公司門口的身影。
她說她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個場景。

然後呢?大學畢業她父母給她在本市安排了穩定工作。
男孩三代單傳,他父母天天吵著要他回去。
他期望她去他的城市。
可是她害怕在那邊不可預知的未來。
父母的獨女,這邊有穩定工作愛她的父母家人同學朋友。
去了那邊,她只有他。


兩人遠距離戀愛了一段時間。
後來,她越來越沒有安全感,放棄了這段感情。

她說她結婚的時候,男生把她留在他那裡的所有東西都寄了回來。
其中有她很多年前用過的小玩意,小飾品,耳環,零錢包,繡著她名字的毛巾。
分手這麼多年,他還保留著。
曾經他們一起用過的情侶號碼,男孩用的那個,還一直保留著。
他曾說過:任何時候,這個號碼一直為你開通。

知道她哭了。
可是開不了口安慰他。
她已婚。
丈夫是家人滿意的,有車有房,眾人都說很適合她。
28歲結婚,也不算早了。
丈夫不會像他那樣寵溺她。
在丈夫眼裡她是個成年人了,很多事情完全可以自己解決。
她說:我老公常說,你又不是小孩了,好多事情完全可以自己做的。
所以一個人去超市扛一大堆東西回家,所以11點多加完班自己打車回家
所以習慣了,這種淡淡的失落。

所以……
在一個人回家的夜晚,還是會想起那個等在公司門外踩著自行車去接你的身影。
還是會想那個人。
雖然,是回不去了。

 

到底有多少人。
會在一個人回家的夜晚,喝醉酒的深夜。
回憶起從前陪在你身邊的人。
那些為你付出千般萬般好,最後卻沒有和你走到一起的人。

又還有多少人,會在很多年後,
還肯這樣掏心掏肺的對一個人好。

你說:我再也不會這樣無怨無悔的愛一個人了。
於是你成了一個吝嗇付出的人。
也得到了一個有所保留的愛人。

你心裡藏著一個人,一段回不去的往事。
你身邊那個人,也許一樣。
他們最傻最好的時光。
給了另一個人。

是現實太殘忍?還是輸給了時間?或者是彼此不夠堅定?還是沒有學會珍惜?
現在你身邊的人,是世人都覺得和你很般配的人。

誰管你曾經多麼被一個人寵愛?
誰管你曾經多麼愛過一個人?

有時,反正這就是人生的無奈。

每個人的心裡有許多窗子,每扇窗子外面各有不同的風景.. 打開晴天的窗子,就看見白雲和太陽;打開雨天的窗子,就看見雷擊和閃電;打開春天的窗子,就看見微風拂過草原;打開秋天的窗子,就看見落葉紛紛飄墜小河邊;打開快樂的窗子,就看見世界對妳展開笑靨;打開悲傷的窗子,就看見淚痕闌干的臉;打開煩腦的窗...

拿什麼來忘記你,我怎能忘記你,呆呆地看著你下線後黑黑的頭像,偽裝的尊嚴就這麼一點一點被肢解,內心的失望冷如三九天的堅冰,痛徹心髓。想你在每一個白天和黑夜,每次見到你,都喜歡和你語音,喜歡聽到你的聲音,感覺你的氣息。總是將電話24小時開機,我怕在你想我的時候找不到我,怕失去和你聯繫的任何一次機會,很...

隨著年紀的增長、人世的變遷,我們經常會碰到欲言又止、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窘境。朋友打電話告訴你,他失業了;同事的檢查報告出爐,確定他罹患癌症;大學同學正經歷婚變,準備離婚;好朋友的媽媽得了老年失智症;岳父突然死亡,而老婆為來不及見最後一面而抱憾……。面對這些傷痛或難堪,能幫什...

值得聯絡過去的朋友嗎?需要冒著被拒絕的危險?7個方法讓你們重拾聯絡。文/黃惠如想起那場久違的同學會,李芷玲還是滿心激動。她們在捷運車站,無視來往行人的目光,彼此擁抱,承諾一定要再聯絡。她和同學們失去聯絡已經30年。不是聯絡不到,而是當年令自己受傷的點點滴滴,都還在心頭。她記得,當初聯考時的激烈競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