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時,愛情跟人生,就是充滿這麼多無奈

最近有個已婚的好朋友總是找我聊天。
某天夜裡11點多,她給我打電話。
我問她在哪裡?她說加完班回家的路上。
我說:一個人呢?她說是呀。
怎麼不叫你老公來接你啊?
她說他打牌呢。叫我自己打車回家。
知道她上班那個地方在新區,有時候晚上走很遠都打不到車。
我沉默了一下,原本想說:我去接你吧?
可是害怕這樣會讓她覺得難過。

後來她走了近20分鐘才打到車。
我說去接她,她不肯,說你一個女孩子出門也不安全。
然後她說:我自己老公都不擔心我,沒來接我,你擔心什麼?
聽出了她話裡的失望。

她跟我說起她大學時候的戀人。
她說:那時候他連讓我一個人下樓買點零食都不放心,要陪我一起。
後來她在某家通訊公司實習,9點半下班,他每天騎自行車去接她。
實習三個月,90個夜晚,每晚等在公司門口的身影。
她說她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個場景。

然後呢?大學畢業她父母給她在本市安排了穩定工作。
男孩三代單傳,他父母天天吵著要他回去。
他期望她去他的城市。
可是她害怕在那邊不可預知的未來。
父母的獨女,這邊有穩定工作愛她的父母家人同學朋友。
去了那邊,她只有他。


兩人遠距離戀愛了一段時間。
後來,她越來越沒有安全感,放棄了這段感情。

她說她結婚的時候,男生把她留在他那裡的所有東西都寄了回來。
其中有她很多年前用過的小玩意,小飾品,耳環,零錢包,繡著她名字的毛巾。
分手這麼多年,他還保留著。
曾經他們一起用過的情侶號碼,男孩用的那個,還一直保留著。
他曾說過:任何時候,這個號碼一直為你開通。

知道她哭了。
可是開不了口安慰他。
她已婚。
丈夫是家人滿意的,有車有房,眾人都說很適合她。
28歲結婚,也不算早了。
丈夫不會像他那樣寵溺她。
在丈夫眼裡她是個成年人了,很多事情完全可以自己解決。
她說:我老公常說,你又不是小孩了,好多事情完全可以自己做的。
所以一個人去超市扛一大堆東西回家,所以11點多加完班自己打車回家
所以習慣了,這種淡淡的失落。

所以……
在一個人回家的夜晚,還是會想起那個等在公司門外踩著自行車去接你的身影。
還是會想那個人。
雖然,是回不去了。

 

到底有多少人。
會在一個人回家的夜晚,喝醉酒的深夜。
回憶起從前陪在你身邊的人。
那些為你付出千般萬般好,最後卻沒有和你走到一起的人。

又還有多少人,會在很多年後,
還肯這樣掏心掏肺的對一個人好。

你說:我再也不會這樣無怨無悔的愛一個人了。
於是你成了一個吝嗇付出的人。
也得到了一個有所保留的愛人。

你心裡藏著一個人,一段回不去的往事。
你身邊那個人,也許一樣。
他們最傻最好的時光。
給了另一個人。

是現實太殘忍?還是輸給了時間?或者是彼此不夠堅定?還是沒有學會珍惜?
現在你身邊的人,是世人都覺得和你很般配的人。

誰管你曾經多麼被一個人寵愛?
誰管你曾經多麼愛過一個人?

有時,反正這就是人生的無奈。

李先生是一個在台中經營出口加工廠的老闆,工廠加公司有五六百名員工的規模,由於自身積極的投入,不管是在業務上或是在管理上,均有相當的成效,在運籌帷幄間,指揮若定,威風八面,宛如領軍千萬的大將,好不神氣。可是,他就是對他兒子沒辦法,那種代溝,對他們父子倆,就像是台灣海峽般,怎麼樣也無法跨越,每次一見面,...

我第一次在人海中見到了你,心裡一個勁的歡呼。我知道,我完了,今生只能屬於你了。從此,你就是我的一切了。我的目光,我的心都不可逆轉地追隨著你的身影,默默地關注著你的一切。你高興,我就會感到快樂;你憂傷,我的心裡也是酸酸楚楚的不自在。沒有人知道這一切,包括你。也許,你永遠也不會相信,有一個平凡的女孩曾經...

理查.柏德是個很有趣的作家,他曾經是個優秀的報社記者。某一天,他感覺自己再也無法受困於某些在生命中糾結的難題,決定讓生活在他最愛的海濱重新簡單起來。於是他身無長物的來到海濱,成為一個浪人。他的身體和匱乏的物質交戰,心靈則在潮汐之間洗滌。梭羅在華爾騰湖邊寫了他的《湖濱散記》,柏德在密拉瑪海邊寫了《海濱...

總是有人認為自己太天真,總是有人認為自己太癡情,總是有人認為自己太呆傻,總是會有許多人認為,自己,已經不是自己了.天真一點有什麼錯?多了一點單純與直接,不是很好?癡情一點有什麼錯?多了一點專情與付出,不是很好?呆傻一點有什麼錯?多了一點呆愣與傻氣,又有什麼不好?他們不是我,又何必說我?好好的做自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