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 李安

1978年,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父親十分反感,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在美國百老匯,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當時我一意孤行,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父親和我的關係從此惡化,近二十年間和我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

但是,等我幾年後從電影學院畢業,我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苦心所在。在美國電影界,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華人要想混出名堂來,談何容易。從1983年起,我經過了六年的漫長而無望的等待,大多數時候都是幫劇組看看器材、做點剪輯助理、劇務之類的雜事。最痛苦的經歷是,曾經拿著一個劇本,兩個星期跑了三十多家公司,一次次面對別人的白眼和拒絕。

那時候,我已經將近三十歲了。古人說:三十而立。而我連自己的生活都還沒法自立,怎麼辦?繼續等待,還是就此放棄心中的電影夢?幸好。我的妻子給了我最及時的鼓勵。

妻子是我的大學同學,但她是學生物學的,畢⋯⋯業後在當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藥物研究員,薪水少得可憐。那時候我們已經有了大兒子李涵,為了緩解內心的愧疚,我每天除了在家裡讀書、看電影、寫劇本外,還包攬了所有家務,負責買菜做飯帶孩子,將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還記得那時候,每天傍晚做完晚飯後,我就和兒子坐在門口,一邊講故事給他聽,一邊等待"英勇的獵人媽媽帶著獵物(生活費)回家"。

這樣的生活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很傷自尊心的。有段時間,岳父母讓妻子給我一筆錢,讓我拿去開個中餐館,也好養家糊口,但好強的妻子拒絕了,把錢還給了老人家。我知道了這件事後,輾轉反側想了好幾個晚上,終於下定決心:也許這輩子電影夢都離我太遠了,還是面對現實吧。

後來,我去了社區大學,看了半天,最後心酸地報了一門電腦課。在那個生活壓倒一切的年代裡,似乎只有電腦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讓我有一技之長了。那幾天我一直萎靡不振,妻子很快就發現了我的反常,細心的她發現了我包裡的課程表。那晚,她一宿沒和我說話。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她快上車了,突然,她站在臺階下轉過身來,一字一句地告訴我:"安,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

那一刻,我心裡像突然起了一陣風,那些快要淹沒在庸碌生活裡的夢想,像那個早上的陽光,一直射進心底。妻子上車走了,我拿出包裡的課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丟進了門口的垃圾桶。

後來,我的劇本得到基金會的贊助,我開始自己拿起了攝像機,再到後來,一些電影開始在國際上獲獎。這個時候,妻子重提舊事,她才告訴我:"我一直就相信,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學電腦的人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你要想拿到奧斯卡的小金人,就一定要保證心裡有夢想。"

如今,我終於拿到了小金人。我覺得自己的忍耐、妻子的付出終於得到了回報,同時也讓我更加堅定,一定要在電影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因為,我心裡永遠有一個關於電影的夢。

出處來源:http://www.citytalk.tw/

都說女人愛美,都說只有懶女沒有醜女,都說三十歲前由父母負責長相,三十歲之後得靠自己;但是,還是有很多女人年久失修,不管有無伴侶,常會讓旁人有搖頭嘆氣的衝動。談戀愛時 隨時認真打扮這樣的女人,其實在妳我周圍很多。可能正在看文章的妳也是其一,尤其戀愛前後,更加明顯:女人談戀愛時,容光煥發神采奕奕,每天出...

有時候只是牽著手而已,我可以感覺到溫暖從手指開始蔓延,透過緊貼著的掌心,從另一個人的肌膚慢慢傳過來。手貼著手,溫度從一邊傳遞過另一邊、再傳回這一邊。不過傳回來的溫暖,好像都稍稍的高了一些,添加了某些,不一樣的元素,在指腹與指腹的摩擦、指縫與指縫的相連間悄悄發生了化學作用。我跟他喜歡在晚餐後去散步。散...

最近有位男性友人,因為不小心說錯一句話,瞬間失去已論及婚嫁的女友。前陣子女友向他說了些有關自己母親的過去,想不到吵架時,這個朋友竟拿她母親的事來刺傷她。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他雖懊悔不已,但覆水已難收,這次女友吃了秤坨鐵了心,完全不打算原諒他。很多時候,我們該說的都說了,也以為彼此都聽見了,結果...

只有十句話,我卻看了十分鐘第一句如果我們之間有1000步的距離你只要跨出第1步我就會朝你的方向走其餘的999步第二句通常願意留下來跟你爭吵的人才是真正愛你的人第三句付出真心 才會得到真心卻也可能傷得徹底保持距離 就能保護自己卻也註定永遠寂寞第四句有時候 不是對方不在乎你而是你把對方看得太重第五句朋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