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每個月都要做的檢討會中,有一個雜誌團隊營運出現了問題,我仔細檢視了他們的產品,我直覺的感受到,他們並沒有真正瞭解讀者的需要,產品因而也就沒能真正滿足讀者。於是我嘗試建議:定位應如何調整,內容選題應如何修正。沒想到這個單位主管竟告訴我,他們就是這樣想,也是這樣在工作。 

我十分納悶,這本雜誌的內容,跟我所說的方向明明差距很大,怎麼會一樣呢?仔細分析,我終於瞭解:這是執行面的落差所造成。因為他們的定位大致是對的,但理解不深刻,工作的落差很大,所想的和所做的完全不對稱,以至於結果完全不一樣。 

嚴格來說, 工作有四個層次:有做、做完、做對、做好。 如果事情很簡單,流程很清楚,工作有做就等於做完,甚至就等於做對、做好。如下班要關燈這件事,只要有做,就是做對、做好,四個層次沒差別。但大多數工作並不是這麼簡單。以辦公室電話總機為例,有做、做完、做對、做好完全不一樣。因此人人都在做總機,但每個人都不一樣,你很容易辨認誰是好總機,誰是壞總機,而他們的工作成果,也反映了整個公司的 嚴謹程度。 

「有做」與「做完」的層次是具象而明確的。由於許多工作的步驟複雜,有做不等於做完,因此公司管理為什麼會講究 流程標準化 ,會追逐最佳實務,這都是要讓每一項工作,不論誰做、不論什麼時候做,每一次都確定有做,而且做完,並期待得到一樣的結果。 

「做對」與「做好」則是質量的層次,不容易用過程來檢驗,而是看結果是否達到我們 預期的目標 ,如果沒有達成預期的目標,就是沒有做對,也沒有做好!

以前面的雜誌團隊為例,他們的定位沒錯、方向沒錯,也編出一本刊物,這是有做,也做完;但讀者不認同,這是沒做對,也沒做好。當我再仔細檢查,更有趣的事情出現了,有許多內容吻合定位,選題是對的;但仔細看,不是無病呻吟,內容沒搔著癢處,就是一筆帶過,輕描淡寫。這就是典型的沒有做對、沒有做好。 

「有做、做完」是表面的層次,比較容易完成,當大家水準都不高時,做了就是好的。但當整個社會成熟了之後,競爭激烈,那講究的就不只是做了沒,更要求要「做對、做好」。每一次看日本電視節目,處處表現出一個高度成熟社會, 每一件事都要做到極致的精神,每一個工作者都要花一輩子去追逐一件事 。他們的 敬業 、他們的研究精神 、他們對客戶的態度 ,我可以感受到那是一個追逐 「做對、做好、做極致」 的社會,每一個人、每一種工作都在追逐「達人」 的境界。


懂得什麼時候不要說話,是一種智慧。當朋友也是一樣。在別人哀慟欲絕的時候,你還要追根究底,就像人家的傷疤好不容易在結痂,你還來撥人家的痂。最好的安慰是無言的微笑,和傾聽。有智慧的父母也是孩子福份。在英國遊學的時候,住宿家庭隔壁就住了一對很有智慧的夫妻。他們剛好度過七年之癢。有一次我在院子看書,目睹隔壁...

當你心情不好的時候, 為什麼不出去走一走?也許和許多陌生人擦身而過也許你會找到一點意外的溫柔當你心情不好的時候, 為什麼不讓自己換個方式過活?也許聽到許多不同的聲音也許你會得到一點意外的收穫曾經走過的,就不必再回頭曾經擁有的,也不必怕失落抬頭是星光燦爛的天空腳下是各種方向的軌道我...

我在數年前撰寫新書《生活處方》(Prescriptions for Living)的結尾時,開了一帖名為「生活布丁」的處方。這個布丁的主要原料是愛。你既不能吞下太多愛,也不能因為給予太多使得自己缺乏愛。沒有其他事物如愛一般讓生命如此圓滿,愛對施與受雙方都有益處,絕對是人類生存的必需品。因此,你付出與...

當你愛上一個人而不被對方所愛,是一件很傷害的事。但最痛苦的莫過你愛一個人而卻沒有勇氣讓他知道你的感受。 最好的朋友是那一種能夠讓你坐在鞦韆上,不發一言,然後靜靜地一起離開,感覺就是從未有過最好的對話。 這是真實的 ~~你永不知道你得到了什麼只知你失去了的時候;而更加真實的是你永不會知道自己失去什麼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