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或許那些“曾經”就是生命裡不可忘卻的熾熱,它會在無窮無盡的時光中染紅記憶裡盛開的花朵。
  
雨後,涼風習習,絲絲細雨還殘留著點點滴滴,輕輕盪在碧波上,散開了圈圈漣漪。停坐在寂靜的夏夜裡,看著優柔的晚風抖落湖邊的樹葉,又聽到一曲久遠的歌。於是我便踏著時光
的流痕,走進那段久遠的往事,聆聽回憶的旋律……
  
暗想城村舊故里,碧水藍天。
  
破漏的屋舍遮掩不了農家歡快的生活,高大的桑樹,總會在盛夏的季節里數落著枝頭熟透的桑葚,於是孩提的我們便都成了“偷嘴的饞貓”。
  
我們習慣走進屋後那片鬱鬱蔥蔥的竹林;習慣漫步在青草蔓延的河岸邊,看墨柳舞弄青絲;習慣在春天鑽進屋前的梨園,攀爬著細數鑲嵌在枝頭潔白純淨的花朵;習慣在夏天提著竹籃
在粗壯的棗樹下撿棗子;習慣在五月聞著槐花的香味,看蝶舞蜂飛的場景;還習慣在大樹下乘涼,在知了長鳴的午後坐在鞦韆上感受涼風的氣息,無論春夏。
  
可那些記憶裡的東西早已伴 ​​著時代的發展掩埋在無盡的廢墟里了,只剩下那片哭泣的天地,還在追隨著曾經美好純潔的生活。我們,都已離去……
  
但即使那段記憶如何泛黃,某一天總會有一種聲音打碎沉睡的時間,將其在腦海中輕輕拉開帷幕。
  
就像偶然的看到曾經畢業時的相冊,某段往事便在腦海倒帶,記憶便也染上了往昔的餘溫。
  
我便清晰地看到那時上演的無數年少輕狂、個性張揚的青春片段。那些課堂裡的精彩熱鬧,總如破繭之蝶,將記憶裡的故事染上獨特的色彩。念想我們放學回家走過的路,念想我們遲

到時被老師罰站的場景,還念想我們一起歡笑迎接的暑假。於是細數著的那些念想,便都在泛黃的記憶裡重新拾起,直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繁華落盡的秋水旁,還會留下我們青春

的歡歌笑語,留下我們青春里走過路過的愛情記憶。
  
或者有些記憶,本就不容忘記。
  
因為即使四季交替不斷,時光依舊按照那道蒼白的軌跡流淌,但總會有斑駁的碎片閃亮在某年某月的某個小角落裡,等待它多年後的開花、結果。我想,那便是記憶。
  
有時我們或許會忘了生命中某些記憶,暫時忘卻了生命中遇到的某些人,甚至會意外的懷疑過,就連集市上小商販的叫喚和賣菜老人的笑容都印在腦海,可為什麼記憶裡某些視為生命的畫面,卻怎麼也找不出呢?
  
於是安靜的看著季節裡的時光悄然而亂,安靜的守著秋來花謝、冬來枝枯,安靜的執忘眼前的煙雨瀰漫和藍天下蒲公英飛過的痕跡。
  
其實那些也會是偶然。畢竟我們還會因為偶然,偶然的聽到一首老去卻又熟悉依舊的歌曲、一段旋律,或者走過的某條街道,思緒便被牽到過去,牽到過往的流連,然後拾起散落

一地的荒蕪。那時記憶還會依舊。
  
有時候覺得人生遇見誰都會是種美麗,因為那些燦爛的遇見,才編織了很多美麗的夢想。所以即使等到落葉歸根之時,我們老去的記憶裡還應保留著曾經遇到的不容忘記的美好。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當他不愛你的時候,無論過去他是否愛過後來卻忘了,或者是否從未愛過。當你無法成為他心裡的那個人的時候,他的心便不會記得你。雖然他知道你深愛他,但他寧可選擇裝作不知道。 當他不愛你的時候,請不要在你不開心,或者是遇到麻煩而徬徨的時候去打攪他。他那兒絕對不是你此刻應該的去處。也許他會在接到你的電話的時候,...

一個女孩叫劉思穎。今年28歲的她上高中時,她的同桌,是個調皮的男生。這個男生,幾乎天天都捉弄她。 在班級讓我難堪 上學期間,我遇到過不少同桌。王遠明,肯定是對我最不好的一個。上高一時,我和他成為同桌。開學第一天,他就讓我在同學面前出了醜。當時,剛上完第一節課。課間,我出去上了趟廁所。回來之後,在走廊...

婚姻的真相是,世界上沒有最適合你的人。又言:「不是冤家不聚頭。」其實,當我們真正放下對自己的種種執著,才會認識到:在這世上,我一人獨大,不用任何人分擔我的能所。 現代的愛情十分脆弱,愛侶動輒分手、離婚,說彼此「性格不合」。然而心理學專家指出,無論誰跟誰結成一對兒都是「性格不合」,卻總以為「世界上有...

笨女人比較惹人愛?還是聰明女人比較惹人愛?我曾經也以為男人喜歡傻傻的、天真的、好騙的,但後來漸漸發現有質感的男人並不會喜歡空有外貌沒有腦袋的女人,若要能長期相處,男人還是希望女人有點內涵,當然能夠搭配外貌絕對是極品了!曾經聽過一句話:「愛妳的男人會覺得妳笨,總是為妳擔心;不愛妳的男人會覺得妳很聰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