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或許那些“曾經”就是生命裡不可忘卻的熾熱,它會在無窮無盡的時光中染紅記憶裡盛開的花朵。
  
雨後,涼風習習,絲絲細雨還殘留著點點滴滴,輕輕盪在碧波上,散開了圈圈漣漪。停坐在寂靜的夏夜裡,看著優柔的晚風抖落湖邊的樹葉,又聽到一曲久遠的歌。於是我便踏著時光
的流痕,走進那段久遠的往事,聆聽回憶的旋律……
  
暗想城村舊故里,碧水藍天。
  
破漏的屋舍遮掩不了農家歡快的生活,高大的桑樹,總會在盛夏的季節里數落著枝頭熟透的桑葚,於是孩提的我們便都成了“偷嘴的饞貓”。
  
我們習慣走進屋後那片鬱鬱蔥蔥的竹林;習慣漫步在青草蔓延的河岸邊,看墨柳舞弄青絲;習慣在春天鑽進屋前的梨園,攀爬著細數鑲嵌在枝頭潔白純淨的花朵;習慣在夏天提著竹籃
在粗壯的棗樹下撿棗子;習慣在五月聞著槐花的香味,看蝶舞蜂飛的場景;還習慣在大樹下乘涼,在知了長鳴的午後坐在鞦韆上感受涼風的氣息,無論春夏。
  
可那些記憶裡的東西早已伴 ​​著時代的發展掩埋在無盡的廢墟里了,只剩下那片哭泣的天地,還在追隨著曾經美好純潔的生活。我們,都已離去……
  
但即使那段記憶如何泛黃,某一天總會有一種聲音打碎沉睡的時間,將其在腦海中輕輕拉開帷幕。
  
就像偶然的看到曾經畢業時的相冊,某段往事便在腦海倒帶,記憶便也染上了往昔的餘溫。
  
我便清晰地看到那時上演的無數年少輕狂、個性張揚的青春片段。那些課堂裡的精彩熱鬧,總如破繭之蝶,將記憶裡的故事染上獨特的色彩。念想我們放學回家走過的路,念想我們遲

到時被老師罰站的場景,還念想我們一起歡笑迎接的暑假。於是細數著的那些念想,便都在泛黃的記憶裡重新拾起,直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繁華落盡的秋水旁,還會留下我們青春

的歡歌笑語,留下我們青春里走過路過的愛情記憶。
  
或者有些記憶,本就不容忘記。
  
因為即使四季交替不斷,時光依舊按照那道蒼白的軌跡流淌,但總會有斑駁的碎片閃亮在某年某月的某個小角落裡,等待它多年後的開花、結果。我想,那便是記憶。
  
有時我們或許會忘了生命中某些記憶,暫時忘卻了生命中遇到的某些人,甚至會意外的懷疑過,就連集市上小商販的叫喚和賣菜老人的笑容都印在腦海,可為什麼記憶裡某些視為生命的畫面,卻怎麼也找不出呢?
  
於是安靜的看著季節裡的時光悄然而亂,安靜的守著秋來花謝、冬來枝枯,安靜的執忘眼前的煙雨瀰漫和藍天下蒲公英飛過的痕跡。
  
其實那些也會是偶然。畢竟我們還會因為偶然,偶然的聽到一首老去卻又熟悉依舊的歌曲、一段旋律,或者走過的某條街道,思緒便被牽到過去,牽到過往的流連,然後拾起散落

一地的荒蕪。那時記憶還會依舊。
  
有時候覺得人生遇見誰都會是種美麗,因為那些燦爛的遇見,才編織了很多美麗的夢想。所以即使等到落葉歸根之時,我們老去的記憶裡還應保留著曾經遇到的不容忘記的美好。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主動即主導阿~主動的那方永遠有主導權,被動的人只有接招的份,被影響的份。所以被動才是被影響阿~喚不喚回的了愛,跟一個人是否能夠清白地持續不段創造愛是有絕對的關連的,在內疚中,你的愛充滿著矛盾與痛苦,給別人的愛也是矛盾與痛苦的,沒有人願意接受令人痛苦的愛,即使你認為有愛。所以我才說,你必須先了悟到你自...

懂得讓自己「更好」人生,不一定要當「最好」, 但一定要懂得讓自己「更好」; 不一定要登峰造極, 但一定要懂得讓自己保持在進步的狀態中。曾經聽過有一位老太太,在她六十八歲的生日派對上如此許願著:「我40歲學彈鋼琴 (現在她老人家已可以在教會中彈琴),50歲學英文 (她已可以用英文與...

你習慣他的呵護,習慣他的溫柔,習慣他的淘氣,習慣他的笑容 甚至在不知不覺中,你習慣用他的方式微笑,用他的方式溫柔 你們彼此互相依賴,依賴著這甜蜜的習慣 每天固定的,你也習慣在特定時間聽到電話鈴聲響起 你用最溫柔的聲音期待他的回應 但當傳來的聲音不是他...

表現一:忍不住把他令人刮目相看的那一面告訴你他還會忍不住得意地在他的哥們面前提到你。在你面前,他似乎很健談,告訴你有關他和他家人的許多情況,諸如他的愛好啊、他的出生年月啊、他的父母有沒有什麼怪癖啊等等,目的就是讓你走近他,拉近你們之間的距離。只要想起你,他就有說不出來的神往,這種感覺必須在他的哥兒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