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愛過這樣的男人。

起初,他善解人意、幽默風趣、大方、才華橫溢,望著你的時候,那眼神直指你的心臟,讓你喘不過氣來,讓你激動的覺得遇到了絕世才子。於是,小肉體恨不得拋開一切,立馬投入到那個煙花肆意的世界裡,心裡想著,為這樣的男子熬紅豆,一起把世間風景都看透那是多麼銷魂的事。

有些女人看看就好,不適合相伴左右!有些男人認識就好,沒必要沉淪...
他們就是有這樣的本事,讓對方覺得自己就是散落在人間的絕世佳人,而他們是知音、是伯樂,是慧眼識珠。

我是這樣被愛過的。那是我有生以來最勇敢的一次飛蛾撲火。天天在心裡想沈從文的那句:在最恰當的時候遇到了最恰當的人。

有些女人看看就好,不適合相伴左右!有些男人認識就好,沒必要沉淪...

好景不長。

不斷的爭吵、辯論。

把自己從一個樂觀、開明、大方的人,變成一個敏感、卑微、神經質的人。

為什麼呢?

 

後來,我離開了他,離開了那個城市,腦子裡一直盤旋不斷的思考著這個問題。

再後來,我想,他更適合找個普通的女子,為他洗衣做飯,用崇拜的眼光望著他,而他不用在她身上浪費太多智商。因為在愛情裡,他是一個陰謀論者。

一個永遠雙邊主義,不管自己做了什麼,對方都只能按照他所想所思去生活的人。

一個懷疑愛情、懷疑人性,善於征服,卻無法休養生息、長治久安的君主。

他們是他們世界裡的王,細枝末節都要看清。高興的時候,可以把你捧到天上。陰沉的時候,頃刻摔你到地上。


他們見過太多陰謀、太多卑鄙,已經難以清洗,回覆平靜,傷痕隱匿在身體深處,不時發作,只有最親近的人才可窺見。


他們太過用力的維護形象,外裡已經成了銅牆鐵壁、無懈可擊。所有的隱忍,克制不住時,只好對著最親近的人疏洩。


對若不相干的人,無比寬容。對相干的人,無比苛刻。動輒就談,這是在培養你、完善你、打造你。他們的審美層次實在太高,令人窒息。

他對你可以輕蔑的笑,說出最尖刻的字句,仿若所有的相談甚歡都是泡影。

他可以把一切醜陋之事都加諸你身,好像你也是一個天生的陰謀家。
他真的瞭解你、欣賞你、愛你嗎?

有些女人看看就好,不適合相伴左右!有些男人認識就好,沒必要沉淪...

或許吧,只是一個陰謀論者的心中沒有一片讓一個女人可以自由呼吸、舒展天性的土壤。


可矛盾的是,這樣的他們總是喜歡灑脫的、天性未泯的、善意的孩子。然後,他們開始肆意以自己的邏輯思維和審美標準,來指責她。


他們瞭解許多人,可以看透許多人。他們不會去懂得,這世界有許多的女子都可以為著愛,無理由無緣故的去做出很多事。他們又怎會懂呢,在他們的世界裡,一切都要有原因、有理由、有利益。

其實,最不快樂的人,是他們自己,內心蒼老貧乏,無法擁有安全感。

有些女人看看就好,不適合相伴左右!有些男人認識就好,沒必要沉淪...

我承認我曾經飽受愛情小說的毒害,在此前的青蔥歲月裡,總是幻想著遇到一個君王般的男人,他有天下最浪漫的柔情,亦有天下最蠻橫的掌控欲。臣服在他的懷裡,可以享盡內心的無限榮耀。

現在,我累了。不再願意上天入地的為一個男人,丟了自己。


原本我總是以為自己不夠好、不夠好,所以不停地改變自己,以迎合其心,得其寵愛。


之後,我發現,再不完美的我,那也是天造地設的我,一刀一斧地被迫鑿自己的口眼鼻心,痛不欲生,並不快樂。

從此,那些滿腹才華、謙恭有禮、令人仰望卻一臉不平之氣的男人,再也無法秒殺到我了。

有些女人看看就好,不適合相伴左右!有些男人認識就好,沒必要沉淪...

有些女人,看看就好,不適合相伴左右。那是海市蜃樓,不是涓涓細流,無法止渴。

同樣的,有些男人,認識就好,沒必要沉淪。那裡的土壤貧瘠一片,種不出保加利亞玫瑰。

 

文章來源

在台中精明一街的某家露天咖啡館,看見這樣饒富哲學意味的牆上文學,常令路人也得停下腳步佇足欣賞,特予以轉載,與我的好朋友們一起分享-------* 有一種高低叫勢力。 * 有一種長短叫是非。* 有一種大小叫心胸。 * 有一種寬窄叫眼光。* 有一種上下叫門戶。 * 有一種左右叫創意。* 有一種貧富叫閱讀...

一個個無情的誤解,紛亂了幸福的腳步。當命運的死結終於用代價打開,一切都為時已晚。接婆婆來家安度晚年,結果卻背離我們的初衷。結婚二年後,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從鄉下接來安度晚年。先生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託,婆婆一個人扶養他長大,供他讀完大學。“含辛茹苦” 這四個字用...

女 人 打 扮 得 漂 漂 亮 亮 , 跟 你 約 會 , 不 一 定 就 是 喜 歡你, 她 只 是 想 你 喜 歡 她 。 男 人 以 為 女 人 細 心 打 扮 一 番 來 見 他 , 一 定 是 對 他 有 意。這 種 想 法 太 一 廂 情 願 了 。 即 使 沒 有 男 人 ...

愛上她,只是一剎那,女孩子的清麗與不俗在那個瞬間擊中了他,但他知道自己是配不上她的,自己又矮又醜,而且來自農村,而她家世良好,父母是北京的政界要員,男友在美國讀哈佛。所以,也只有暗戀吧。 於是在每一個她出現的地方都會有他,晚自習她坐過的椅子他會再坐,好長時間體會著那留下的溫暖;她摸過的東西他也會再摸...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