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一種戀人只接受單向的付出, 從不施捨一點愛情.

你說他是戀人, 那麼他會反駁那只是你一廂情願的幻影, 在他心裡不是那麼一回事, 那些體溫被他吸收的夜晚, 都只是生活的點綴品. 當然一開始這套言論不會說給你聽, 都說在他心裡, 等你對他有了要求之後, 自然而然地, 就會把腳本告訴你.

你哭著說: 怎麼能, 怎麼能這麼殘忍. 或許我若無其事的口氣聽不出一點傷痕, 但是我認識這樣的戀人.

幾 年前, D君也可稱為我的戀人, 他反反覆覆的心情常給愛情的苦主希望, 但其實只是猶豫加上同情. 我以為已讀透此人, 對他過去的溫柔銘記於心, 於是腦海裡的愛情蓄積了許久, 轉變為能量, 自己都消化不了, 終於在日光溫暖的某一天捧給他, 卻被炸的碎碎 碎碎!
D君也有傷口, 那是前人給的, 膿血卻要後人來處理. 我抱著期待, 以為會有對等關係, 其實一直扮演著奴隸. 有時接到他的電話裡面柔聲口氣, 會讓人以為夢中的繽紛世界成真了, D君的笑容真只為一人綻放, 就更願意活在夢裡.

D君也曾經問: 為什麼選我?

那時我答不出來, 只能吶吶回答應該就是喜歡吧!

結果並不是我選了他, 而是我在命運裡撞見了他, 從此就擺脫不了心的藤蔓, 要活在他的影子底下了. 人的記憶系統偏好選擇疼痛, 有些場景淚流鼻酸指數太高, 卻得時時溫習直到習慣為止, 直到傷口結疤, 不痛了, 才被移到到黑白的檔案目錄裡.

以為結束一陣子之後, 我沒再找他, 而他也如當初, 從不主動找我, 這樣的空虛感覺應證了當初都是我在纏他. 原來故事這麼不堪, 分手後更加可憐自己.

在寂寞裡活了幾週, 心想大概已忘了他, 也忘了過去的我. 一個大雨的晚上, D君來了住處門口. 帶著我愛喝的果汁, 我愛吃的零食, 撐著傘的他在夜晚中眼睛晶亮, 好像從不知我傷.

我請D君入內, 心中波濤難以言喻, D君這放棄的信仰, 難道要我重新膜拜? 然而D君好自在地閒話家常, 關心我的工作狀況, 彷彿時空的斷層不曾發生, 我的心不曾摔裂. 這是何等漠然! 何等狡猾!

而我終究察覺他的意圖, 這個寂寞的夜晚他來換取一些體溫, 等日出時說些好話, 我就活回那個繞著他轉的世界了. 這一刻我疑惑, 下一刻我堅定了, 有些人可以永遠活在夢裡, 可惜我已被摔醒.

溫柔地提醒D君為時已晚, 我送走了他, D君撐著傘的背影有些落寞, 也許只是自我安慰的解讀? 呵!

也許你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也清楚會走上我和D君的末路, 有些人你永遠不能等 ,陳淑樺不這樣唱過嗎? 這樣吧, 等你醒的時候, 我陪你去喝杯酒, 喝杯威士忌沙華, 酸酸甜甜, 適合和著眼淚下肚的那種.

 

 

出處:http://thelmacc.blogspot.tw

歡迎按讚加入「小瑪之人生老實說」粉絲行列

有一種戀人|小瑪◎人生老實說

木暖是那種很可愛、很開朗的女孩兒,她紅著鼻子,吐著寒氣對我講:你知道嗎,小莫,人家都說天上飄著的不是雪,是天使身上為幸福的人兒掉下的羽毛。【1】木暖暖緊張的抱著一束玫瑰花找到我,對我一臉的幸福和害羞。整個酷熱的夏天有了木暖暖不在那麼熱了,她整天開心的像個公主一樣,沒有什麼事會放在她的心上。白色的陽光...

我能想到最幸福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留到以後坐著搖椅慢慢聊。而我,一定陪著你,永遠把你當成我手心裡的寶。 --題記 當那首《最浪漫的事》穿過所有的喧囂,熟悉而經典的歌聲在我耳邊唱響時,禁不住心潮波湧,一絲氤氳靜靜流淌在眼角。簡單樸實的歌曲背後是一個感人至深的愛情...

生命,不會只是一帆風順有高潮,當然也會有低潮的時候。但是,不管是怎樣的情況總是不會逗留太久。於是,學會去接受它解決它放開它,不管喜不喜歡,它都只是個..片段。有位朋友,非常地會賺錢,在目前這樣不景氣的情況下,她每月依舊保持著月入百萬的紀錄,只是這些賺進來的錢又輾轉的送到別人的口袋去了。因為前幾年她...

文/維納‧堤契‧區斯坦、羅塔爾‧塞維特什麼都想、什麼都要,什麼都捨不得、什麼都放不下,你每天過著『繁』夫『瑣』女的日子,已經快要受不了?本書從雜物、財務、時間、健康、人際關係、兩性關係以及自我等日常生活的七大層面著手,教你重新從減開始,然後享受純度百分百的快樂生活!如果你不斷和其他人做比較,想知道到...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