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一種戀人只接受單向的付出, 從不施捨一點愛情.

你說他是戀人, 那麼他會反駁那只是你一廂情願的幻影, 在他心裡不是那麼一回事, 那些體溫被他吸收的夜晚, 都只是生活的點綴品. 當然一開始這套言論不會說給你聽, 都說在他心裡, 等你對他有了要求之後, 自然而然地, 就會把腳本告訴你.

你哭著說: 怎麼能, 怎麼能這麼殘忍. 或許我若無其事的口氣聽不出一點傷痕, 但是我認識這樣的戀人.

幾 年前, D君也可稱為我的戀人, 他反反覆覆的心情常給愛情的苦主希望, 但其實只是猶豫加上同情. 我以為已讀透此人, 對他過去的溫柔銘記於心, 於是腦海裡的愛情蓄積了許久, 轉變為能量, 自己都消化不了, 終於在日光溫暖的某一天捧給他, 卻被炸的碎碎 碎碎!
D君也有傷口, 那是前人給的, 膿血卻要後人來處理. 我抱著期待, 以為會有對等關係, 其實一直扮演著奴隸. 有時接到他的電話裡面柔聲口氣, 會讓人以為夢中的繽紛世界成真了, D君的笑容真只為一人綻放, 就更願意活在夢裡.

D君也曾經問: 為什麼選我?

那時我答不出來, 只能吶吶回答應該就是喜歡吧!

結果並不是我選了他, 而是我在命運裡撞見了他, 從此就擺脫不了心的藤蔓, 要活在他的影子底下了. 人的記憶系統偏好選擇疼痛, 有些場景淚流鼻酸指數太高, 卻得時時溫習直到習慣為止, 直到傷口結疤, 不痛了, 才被移到到黑白的檔案目錄裡.

以為結束一陣子之後, 我沒再找他, 而他也如當初, 從不主動找我, 這樣的空虛感覺應證了當初都是我在纏他. 原來故事這麼不堪, 分手後更加可憐自己.

在寂寞裡活了幾週, 心想大概已忘了他, 也忘了過去的我. 一個大雨的晚上, D君來了住處門口. 帶著我愛喝的果汁, 我愛吃的零食, 撐著傘的他在夜晚中眼睛晶亮, 好像從不知我傷.

我請D君入內, 心中波濤難以言喻, D君這放棄的信仰, 難道要我重新膜拜? 然而D君好自在地閒話家常, 關心我的工作狀況, 彷彿時空的斷層不曾發生, 我的心不曾摔裂. 這是何等漠然! 何等狡猾!

而我終究察覺他的意圖, 這個寂寞的夜晚他來換取一些體溫, 等日出時說些好話, 我就活回那個繞著他轉的世界了. 這一刻我疑惑, 下一刻我堅定了, 有些人可以永遠活在夢裡, 可惜我已被摔醒.

溫柔地提醒D君為時已晚, 我送走了他, D君撐著傘的背影有些落寞, 也許只是自我安慰的解讀? 呵!

也許你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也清楚會走上我和D君的末路, 有些人你永遠不能等 ,陳淑樺不這樣唱過嗎? 這樣吧, 等你醒的時候, 我陪你去喝杯酒, 喝杯威士忌沙華, 酸酸甜甜, 適合和著眼淚下肚的那種.

 

 

出處:http://thelmacc.blogspot.tw

歡迎按讚加入「小瑪之人生老實說」粉絲行列

有一種戀人|小瑪◎人生老實說

圍城里以及將要走近圍城的男男女女,都值得一讀。 第一重境界:和一個自己所愛的人結婚。 第二重境界:和一個自己所愛的人及他(她)的習慣結婚。 第三重境界:和一個自己所愛的人及他(她)的習慣、還有他(她)的背景結婚。 處在第一重境界的夫妻,婚姻相對穩固。 處在第二重境界的​​夫妻,婚姻比較穩固。 處在第...

女人和男人不一樣,男人們哪怕恨得對方牙癢癢,也會維持著表面的和平,因為山水有相逢嘛,而女人就不一樣了,她們聽從內心呼喚,不講面子,翻臉就是翻臉,恩斷義絕。女人的年齡與女人之間的友誼完全不成比例,女人之間無意中的嫉妒攀比,卻成了一道難以融合的坎。都說女人難以成為朋友,其實,只要你把握好下面一些相處規則...

這樣的男人,姑娘,你不斷你幹嘛啊? 我們有時放不下一個人,只是因為放不下自己對那人的付出,若換做另一個人,蹉跎了你好幾年青春,你也一樣牽腸掛肚。 在看讀者來信的時候,發現不止一個姑娘給我發過這樣的郵件,我和他是在校園、網絡、工作、旅行,XXX上認識的,他說我是XXXXX的姑娘,(總之此處必是讚美真誠...

昨晚男友帶著一束很精緻的小熊和一枚I Do代理的forevermark鑽戒跟我求婚。儘管本就知道他要求婚,不是意外驚喜,可是我還是落淚了,我自己也沒想到。再感情穩定論及婚嫁,被求婚這一刻當然還是激動的啊。 男友也蠻開心,隨手給我看發票、鑽石證書、贈品首飾盒什麼的。我這才知道鑽戒只有8500多塊。心...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