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要的是﹖」我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先生,想到我父親..... 

他一直在婚姻中得不到他要的陪伴,母親刷鍋子的時間都比陪他的時間長。 

不斷地做家事,是母親維持婚姻的方法,她給父親一個乾淨的家, 

卻從未陪伴他,她忙著做家事,她用她的方法在愛父親,這個方法是「做家事」。 

而我,我也用我的方法在愛著我的先生。 

我的方法也是母親的方法,我的婚姻好像也在走向同一個故事 

「兩個好人卻沒有好婚姻。」 

我的領悟使我做了不一樣的選擇。 
停下手邊的工作,坐到先生的身邊,陪他聽音樂, 
遠遠地看著地上擦地板的抹布,像是看著母親的命運。 
我問先生﹕「你需要什麼﹖」 
「我需要妳陪我聽聽音樂,家裡髒一點沒關係呀, 
以後幫妳請個傭人,妳就可以陪我了﹗」先生說。 
「我以為你需要家裡乾淨,有人煮飯給你吃,有人為你洗衣服.....」 

我一口氣說了一串應該是他需要的事。 

「那些都是次要的呀﹗」先生說。「我最希望妳陪陪我。」 

原來我作了許多白工,這個結果實在令我大吃一驚。 

我們繼續分享彼此的需要,才發現他也做了不少白工, 
我們都用自己的方式在愛對方,而不是對方的方式。 
幸福的路徑 
自此以後,我列了一張先生的需要表,把它放在書桌前, 
他也列了一張我的需求表,放在他的書桌前。 
洋洋灑灑十幾項的需求,像是有空陪對方聽音樂、有機會抱抱對方、每天早上kiss拜拜。 
有些項目比較容易做到,有些項目比較難,像是「聽我說話不要給建議。」 

這是先生的需要。如果我給他建議,他說他會覺得自己像笨蛋。 

我想,這真是男人的面子問題。 

我也學著不給建議,除非他問我,否則我就只是傾聽,順服到底,連走錯路時也一樣。 

這對我實在是一條不容易學習的路,不過,比擦地板要輕鬆多了, 

而我們在需求的滿足中,婚姻也愈來愈有活力。 

在我累的時候,我就選擇一些容易的項目做,像是「放一首放鬆音樂」, 

自己有力氣的時候就規劃「一次外地旅遊」這樣的事情。 

有趣的是,「到植物園散步」是我們的共同項目、共同需求, 
每次婚姻有爭吵,去到植物園,總能安慰彼此的心靈。 
其實,這也可想而知,原本我們就是因為對植物園的喜愛而相知相惜, 
一起走入婚姻,回到園子就會回到多年前彼此相愛的心情。 
問對方:「你要什麼?」這句話開啟了婚姻另一個幸福之路。 

兩個好人終於走上幸福之路。 
現在,我也知道父母親的婚姻為何無法幸福, 
他們都太執著用「自己」的方法愛對方,而不是用「對方」的方式愛另一半。 
自己累得半死,對方還感受不到,最後面對婚姻的期待,也就灰心而死了。 
既然上帝創造婚姻,我想,每個人都值得擁有一個好婚姻, 
只要方法用對,作「對方要的﹗」而非自己「想給的﹗」 
 

如果想你了,我會掏出手機,看看有沒有你的短信,即使我知道, 幾率是那麼的,渺茫~ 如果想你了,我會用拇指在手機上飛速的打下一連串的問候,最後...卻始終沒有按下發送的鍵。只是害怕打擾到你.... 如果想你了,我會打開我們的聊天記錄看一下~不管是什麼樣的對話,始終有種甜蜜的感覺...就像...巧克力...

時光在走,我們在走。有些人走著走著就再也沒聯繫,有些人說了再見便再也不見。如果時間一直走得這麼快,我們會不會連回憶都沒空想起。說好的,都忘了。 我很好,那麼你呢?那些人旳名字,有些我忘了,有些我卻會永遠記得。正如,有旳人,曾經是無話不說;最後,卻無話可說。那年熟悉的我們,後來如今的我們。你還是你,...

有一個朋友告訴我,她與男友交往了一年,只牽過手,還沒接過吻。她不是處女,她交過男朋友,但是她願意和一個男人牽了一年的手,還不急著接吻。   有一個朋友寫了篇文章說她喜歡男人在過馬路的時候、在Party的時候、在看鬼片的時候牽著她的手,並告訴她牽不牽手,很重要。   我想起了談戀...

普通朋友:半夜會找妳打逼聊天到很晚。男朋友:半夜看妳還在逼上會趕你下線(當然妳可以ㄠ個幾分鐘)。普通朋友:他會找你出去玩,叫妳放棄報告或翹課。男朋友:他會催妳快寫作業,或者想要跟你討論功課。普通朋友:在你生病時,會講好話關心妳。男朋友:在你生病時,他會關心到你很煩,而且逼你去看醫生。普通朋友:他會...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