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為了留住不屬於同一世界的戀人, 而用力改變自己,徹頭徹尾變成另外一個人,表面上符合了情人的需求,終究並不健康也很難持久。 我們能夠在愛情裡做多少改變? 當愛人口口聲聲說,因為愛的緣故,他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你是心存感激,還是備感壓力? 

愛情本來就是一個認識、協調、改變的互動過程,兩個成長背景不同、 價值觀有差異的人,要成為親密的伴侶,當然需要許多改變,只是,這樣的改變應該是自發的並且是自願的,不能有太多勉強的成分;如果為了留住那根本不屬於同一個世界的戀人,用力過猛,也許結果是徹頭徹尾地讓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表面上符合了情人的需求,卻難免會留下後遺症。 

午夜夢迴,我們可能會忍不住捫心自問:為了這樣的一樁愛情,竟然讓自己改頭換面到照鏡不識,是不是值得呢?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不論用情多深、多麼在意這份感情,如果在很短的時間裡,讓自己改變得這麼多、這麼大,很可能根本是一種扭曲,並不健康、也很難持久。 

改變,總會帶來不便,總會教人不習慣。於是,有人就會忍不住時時要把自己的努力掛在嘴上,要愛人感念、要愛人牢記,這樣,很容易就會對情人形成壓力,令他感覺,他似乎欠你什麼、還得時時對你表示感激呢一切,實在太不自然了。 

在愛裡,所有的改變都應該是一種水到渠成的結果,而不應該是揠苗助長;改變的念頭源自於愛、源自於尊重,它不是一種手段,而是自然而然;不是因為怕失去愛,所以讓自己低聲下氣地變了個樣,而是因為認同那改變之後的模樣,真心且甘心自己變成那樣的一個人。因此,評量的標準不在愛人,而在自我期許;沒有壓力,只有動力。 

女 人 打 扮 得 漂 漂 亮 亮 , 跟 你 約 會 , 不 一 定 就 是 喜 歡你, 她 只 是 想 你 喜 歡 她 。 男 人 以 為 女 人 細 心 打 扮 一 番 來 見 他 , 一 定 是 對 他 有 意。這 種 想 法 太 一 廂 情 願 了 。 即 使 沒 有 男 人 ...

愛上她,只是一剎那,女孩子的清麗與不俗在那個瞬間擊中了他,但他知道自己是配不上她的,自己又矮又醜,而且來自農村,而她家世良好,父母是北京的政界要員,男友在美國讀哈佛。所以,也只有暗戀吧。 於是在每一個她出現的地方都會有他,晚自習她坐過的椅子他會再坐,好長時間體會著那留下的溫暖;她摸過的東西他也會再摸...

思緒埋怨往事的回憶,一個人悲壯的彈奏一曲無力的承受。朦朧的味道散發醉人的美好。仰望星空那無聊的喧鬧。有一種莫名的心情。或許就在下一個轉角,下一秒心跳。下一個昏暗的飄渺。你就站在街頭對我微笑。說我的不好,寒酸的念叨 空中的棉花糖已經融化了,心中的那些甜已經粉碎了,眼角的淚已經風乾了。電話的聲音已經冷...

曾發誓不再言愛情,可遇見你之後,我那顆死去的心又復活了。在這充滿詩情畫意的節日里,我大聲地向你說:“I 曾經,我在尋找一個夢,頭上飄來一朵輕輕的...風景在我正想去抓住她的時候,風景隨著我的夢遠走了!, 曾經,在心中,有“約定”的歌,在夢裡,有“好想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