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美麗的時候,你遇見了誰?

世界上只有兩種可以稱之為浪漫的情感:一種叫相濡以沫,另一種叫相忘於江湖,我們要做的是爭取和最愛的人相濡以沫,和次愛的人相忘於江湖,也許不是不曾心動,不是沒有可能,只是有緣無份,情深緣淺,我們愛在不對的時間 ...

回首往事的時候,想起那些如流星般劃過生命的愛情,我們常常會把彼此的錯過歸咎為緣份,其實說到底,緣份是那麼虛幻抽象的一個概念...

真正影響我們的,往往就是那一時三刻相遇與相愛的時機,男女之間的交往,充滿了猶疑忐忑的不確定與欲言又止的矜持,一個小小的變數,就可以完全改變選擇的方向。

如果彼此出現早一點,也許就不會和另一個人十指緊扣,又或者相遇的再晚一點,晚到兩個人在各自的愛情經歷中,慢慢地學會了包容與體諒,善待和妥協,也許走到一起的時候,就不會那麼輕易的放棄,任性地轉身,放走了愛情。

在你最美麗的時候,你遇見了誰?在你深愛一個人的時候,誰又陪在你身邊?愛情到底給了你多少時間?去相遇與分離,去選擇與後悔?不是不心動,不是不後悔,但已經沒有時間再去相擁,

如果愛一個人而無法在一起,相愛卻無法在適當的時候相遇愛了卻愛在不對的時候,除了珍藏那一滴心底的淚,無言的走遠,又能有什麼選擇?要在時間的荒野,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於千萬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愛人,那是太難得的緣份。

更多的時候,我們只是在彼此不斷地錯過,錯過楊花飄風的春,又錯過了楓葉瑟索的秋,直到漫天白雪,年華不再,在一次次的心酸感嘆之後,才能終於了解...即使真摯,即使親密,即使兩個人都已是心有戚戚,我們的愛,依然需要時間來成全和考驗。

這世界有著太多的這樣那樣的限制與隱秘的禁忌,又有太多難以預測的變故和身不由已的離合,一個轉身,也許就已經一輩子錯過,要到很多年以後,才會參透所有的爭取與努力,也許還抵不過命運開的一個玩笑,上帝只在雲端眨了一眨眼,所有的結局,就都已經完全改變。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福。
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種悲傷。
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聲嘆息。
在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種無奈。

回憶的花瓣掠過心湖,泛起片片漣漪,愛不是千言萬語,也不是朝朝暮暮。愛是每當午夜夢醒時,發現內心牽掛的依然是遠方的你……

 

有時候我總忍不住想,一件事對於一個人的影響到底有多長,一年、十年,抑或一輩子?每當想到這時我便會想起鬼屋婆婆的故事。 以下圖片/tt  鬼屋婆婆是我旁院的一個奶奶,也就是我父親的伯母,她在我們村上是極其神秘的一個人物。 那個年代的女人基本上都是沒有名字的,出嫁以後一般在本姓前面加上夫姓稱...

人類的愛情有很多種形式,不過最令人心痛的,應該是發現對方只愛你的外在條件,而根本不是愛「你」這個人吧?一位網友在Dcard發文說他女友以前很單純,兩個人只要宅在家就很快樂,但近半年來女友卻越來越重視物質,甚至還為了拒絕吃路邊攤要跟他分手;最後分手前他也如願帶她去吃了「高級大餐」,但女友一看到臉色就變...

1935年,他們在福州西湖初見,互許終身新婚燕爾,1937年,黃埔軍校畢業的丈夫隨軍開赴抗日戰場,再無消息。7年後,苦苦等待的她,接到了撫卹令... 張淑英 鍾崇鑫  據海都報報導,張淑英老人1921年出生在福州台江碼頭附近,父母是生意人。14歲時,隨父母搬到了台江洋頭口一帶。 1935...

曾經認識一個這樣的女孩,從共同的朋友聽聞,她和已婚的男人在一起。 老實說我不太相信,但是我也沒興趣追問。偶然機會裡,她對我說:姐姐,三個月前有個男人為我離了婚,但是我卻離開了他,我是不是很殘忍? 我沒有回話。 她繼續說:其實我們在一起好幾年了,一開始我就知道他已婚,反正我也不求什麼,我會刻意安排他...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