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太陽落山,金色的光輝灑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湯姆斯駕著車,載著妻子和女兒,在草原上縱情馳騁。今天是他和妻子蘿莉特的結婚紀念日,也是女兒凱瑟琳的7歲生日。

他們決定在這個極具紀念意義的日子,駕車到美麗的大草原上游玩。

眼看日落西山,天地間最後的一抹餘輝也將散去,湯姆斯選了一個平坦的地方將車停了下來。他在車旁升起了篝火,蘿莉特拿出香腸、燒雞、啤酒等,開始張羅晚餐。

儘管天色已晚,湯姆斯還是瞥到遠處草地上開著一簇黃色的小花,那些不知名的小黃花迎著晚風輕輕搖曳。湯姆斯想到蘿莉特身上的黃色裙子,心中驀地一動:“妻子最喜歡黃色,我何不把那些花兒採集在一起,親自交到她手上,給她一個意外的驚喜?

湯姆斯趁蘿莉特和凱瑟琳沒注意,躡手躡腳地向遠處走去。快要接近那簇小黃花時,他突然感到腳下一沉。不好,是泥沼!他想把腳拔起,但為時已晚,泥沼中的污泥像是一隻看不見的魔手,緊緊吸住他的雙腳,不斷把他往下拉。

湯姆斯想起了燈火處的妻子和女兒,剛想張口大叫,但他的目光卻陡然一呆,繼而滿是恐懼,硬生生地把話咽了回去。

湯姆斯把帽子摘下,把上衣脫了,裹成團,向目光盡頭處扔去。他又把腕上的手錶拿下來,使勁全身力氣向那里扔去。

泥沼中的污泥很快淹沒了湯姆斯的胸、頸,在快要淹沒他口鼻的瞬間,他一直看著前方的眼神突然變得興奮起來。死神來臨之際,他臉上居然展露出了最後的笑容。

蘿莉特發現湯姆斯不見了,焦急地和女兒呼喊著他的名字,但除了遠處傳來一聲動物的吼聲,她們沒得到湯姆斯的任何回應。

蘿莉特留下女兒,拿著火把四下里去尋找丈夫,但最終還是撲了個空。就在她快要絕望時,突然發現前方草地上居然有丈夫的帽子和手錶,還有他的上衣。她心裡一喜,剛要上前,但另一個意外的發現卻使她望而卻步。

原來,在那些東西的旁邊,還有動物的足印。在大學裡教動物學的她憑藉多年的經驗斷定那是獅子的足印,而且還是一隻巨大、兇猛的成年獅子。恐懼頓時襲上心頭,她撒腿往火光處邊跑邊喊:“凱瑟琳,快,快上車!”

聽到母親的話音裡滿是恐懼,凱瑟琳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是很聽話地進了駕駛室。蘿莉特跑到車前,一把打開車門,滿頭大汗地爬了進去。凱瑟琳看著神色慌張的媽媽,忙問是怎麼回事。

蘿莉特附在她耳旁,輕聲說:“不要說話。前面有獅子,會吃人的獅子!”凱瑟琳打了一個寒顫,趕忙閉上嘴巴,在母親懷裡簌簌發抖。因為車鑰匙被湯姆斯隨身帶著,蘿莉特只好關緊車門,和女兒俯臥在車上。

當翌日的第一縷陽光撒進車窗,恐懼了一夜的蘿莉特撥了報警電話。兩個小時之後,當地警方驅車來到這裡。聽完蘿莉特的敘述後,警方來到了有獅子足印的地方。

探長希拉頓仔細勘察了現場,發現無論是湯姆斯還是獅子的足印,都在前面不遠處消失了。希拉頓走到足印消失處,突然發現前方地面有點異樣。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撿起一塊石頭,扔在前方地面上。驀地,石頭竟然慢慢沉入了地面。希拉頓說:“果然是泥沼!”

幸好這個泥沼並不太大太深,警方動用了大型工具,終於在泥沼裡撈出了湯姆斯。和他一起的,還有一隻巨大的獅子。

“湯姆斯並非死於獅口,而是這罪惡的泥沼。”希拉頓拉起痛哭的蘿莉特。

“不,不!”蘿莉特大哭,“如果他掉進泥沼裡,怎麼可能不向我們呼救呢?他是被獅子追得走投無路才墜入泥沼中的呀。歸根到底,兇手還是這可惡的獅子!”

希拉頓搖了搖頭說:“如果獅子追他,他怎麼可能顧得上把帽子、上衣脫掉,還扔掉手錶?他又怎麼可能一邊跑,一邊把這些東西扔在同一個地方呢?”

探長的話確實有道理,蘿莉特感到很迷惘。

希拉頓長嘆一聲,接著說:“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湯姆斯掉入泥沼後才發現獅子。依你所說,那時天色已黑,獅子不一定能發現湯姆斯。

但你們在汽車旁升起篝火,足以吸引獅子的目光,這對你們來說無疑是致命的威脅。

湯姆斯發現獅子之後,立即感到形勢不妙,他用裹成團的上衣、帽子,還有手錶,向獅子發動'襲擊',吸引它的注意力,把它引進泥沼,

這樣就保證了你們的安全啊!他不向你們求救,就是怕你們聞聲而來慘遭噩運……”

一個令醫生手心出汗目瞪口呆的孩子 男孩與他的妹妹相依為命。 父母早逝,她是他唯一的親人。 所以男孩愛妹妹勝過愛自己。 然而災難再一次降臨在這兩個不幸的孩子身上。 妹妹染上重病,需要輸血。 但醫院的血液太昂貴,男孩沒有錢支付任何費用,&nbs...

Anna握著一杯咖啡,坐在CoffeeShop的透明窗檯前,看著對面小學生放學的情景,那些媽媽們,大手牽小手的攜扶著孩子,快快樂樂的走回家,這一 幕溫馨的景象浮現眼簾,Anna不禁想起20年前童年時的往事....... Anna本來是生長在一個非常幸福、富裕的家中,父母親都是高學歷的知識份...

她給人的感覺就是以堅強兩個字來形容。 不論多大的困難和痛苦,她彷彿都可以用一個很甜很甜的笑 容,和睜著一雙沒有憂愁的眼睛來帶過。 這才是我注意到她的地方。 那個時代,以好的高中來說,男女合校真的好少,男生女生 也鮮少真的敢正大光明的說說笑笑。&nbs...

酒店。燭光晚餐。桌兩邊,坐了男人和女人。 我喜歡你。女人一邊擺弄著手裏的酒杯,一邊淡淡的說著。 我有老婆。男人摸著自己的手上的戒指。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覺。你喜歡我嘛?意料中的答案。男人抬起頭,打量著對面的女人。24歲,年輕,有朝氣,相當不錯的年紀。白皙的皮膚,充滿活力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