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天晚上,貝克醫生正在醫院值夜班,突然一個大約十五六歲的男孩被母親送進急診室,男孩一直在對母親咆哮。原來,他在剛剛舉辦的畢業晚會上,把眼睛弄傷了。起因是母親給他
買了一雙新鞋,新鞋的防滑效果不好,男孩在表演的過程中,不慎從台上重重地摔下,眼眶恰巧碰到了桌角上。
  
此時,男孩的母親像一個無助的孩子,一言不發地站在角落裡,淚流滿面地任憑男孩責罵。
  
貝克醫生好言安撫著情緒激動的男孩,讓他有一個良好的心態接受治療。
  
幸好,手術非常順利,可儘管如此,男孩還是難以原諒他的母親。
  
手術後,貝克醫生給男孩纏上了紗布,並且建議他不要在強光下逗留太久。
  
當晚,班上所有的同學都來病房看他,每人手裡都捧著一支蠟燭。漆黑的病房裡,瞬時紅光閃耀。
  
同學們開始回憶溫暖的往事,暢想自己的未來。可到了最後,還是阻擋不了離別的傷感。他們相約,在各自的蠟燭上用筆劃出自己的名字,誰走了,就吹滅一支蠟燭,然後送給男孩。
  
此時的男孩已經能夠透過紗布,隱約看到這些微弱的光亮了。猛然,其中的一支蠟燭滅了,緊接著,大半的蠟燭開始相繼熄滅,整個病房也瞬時暗了下來。男孩的聲音開始有些哽咽。
  
最後,只剩一支蠟燭在黑暗中強韌地散發著光亮。男孩開始激動地猜測起這捧蠟燭的人:“凱麗,是你嗎?我知道是你。呵呵,想當初,我還悄悄暗戀過你呢。”
  
那一夜,燭光和男孩的傾訴一夜未斷。直到清晨,男孩才疲倦地睡去。可沒多久就醒了過來,吵著要醫生幫他解開紗布,然後急急地搜尋著滿地長短不一的蠟燭。忽然, ​​他頓住了,因
為凱麗的蠟燭是最長的,這說明她是第一個走掉的。那麼,最後一支蠟燭是誰捧的呢?
  
突然,男孩看到隔壁的病床上,母親正熟睡著,手中握著一支沒有名字的粗壯的蠟燭。母親的手背上,有幾道鮮紅的印記,是蠟油滴下來凝固而成的。昨夜,是母親手握一支粗壯的蠟燭,默默陪了他一夜。
  






出處來源:http://www.puresky.org/

很多女人都有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的毛病,徹夜難眠的毛病,尤其是身體單薄的未婚女人。她們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一份溫暖的愛情,一種溫暖的情愫,一種想起來就溫暖的感覺,一個暖暖的被窩,說白了,她們需要溫暖,他們需要感情和愛心,需要一個滾熱的身體來暖著自己每一個漫長冬夜。愛情就像熱水平袋,幾乎每個北方人都用過...

在你跌入人生谷底的時候,你身旁所有的人都告訴你:要堅強,而且要快樂。 堅強是絕對需要的,但是快樂?在這種情形下,恐怕是太為難你了。 畢竟,誰能在跌得頭破血流的時候還覺得高興? 但是至少可以做到平靜。 平靜地看待這件事,平靜地把其他該處理的事處理好。 ...

晚風扶住過往,煙雲化風成蝶。花已向晚告白,野外牧笛流浪 ——題記 遠古的風,弱弱的吹著。它吹散了往事,它吹破了記憶,它吹向了遠方。 常看花開花落,就怕緣起緣滅,我們的故事印證了這句話。悲劇散場的故事,往事跌落一地,幸福已乾裂,永遠都回不了那段純真,那季,沒有秘密的時光。人生,...

【前生】 一曲離殤,一杯濁酒,吟盡了今生的宿命裡的愛戀。幾度輪迴,今生如故不可相擁。來生,來生,在這憑空消寂的年華歲末又有何用。 低沉,乾澀,蒼白的時間幻化成我的翅膀,即以成為脆弱的碟兒。無力舉措,他攜著我飛往滄海的彼岸,只待雲鬢已白,淚成橫流,我卻依然在滄海之上。步履,佇望,遙無天際的滄海,我已經...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