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沈白雪穿著七寸高的高跟鞋,站在街邊叫車。時逢下班高峰期,天又飄著雨,那些車魚一樣在她的眼前游來游去,卻沒有一輛肯為她停下來。倒是飛起來的泥點,濺到她漂亮的長裙上,剛剛在美髮屋裡做過的髮型,被雨絲打濕,軟軟地貼在額上,狼狽而又難受。


她掏出手機,皺著眉,掃了一眼上面的時間,再攔不到車,只怕真的要遲到了。最要好的閨密今天結婚,晚上在香廚坊宴請知心好友,自己怎麼可以遲到?
正在左顧右盼的時候,一輛皇冠穩穩地泊在她跟前。車裡的男人她認得,叫韓冬,是她的上司,聽說能幹、有才、有背景,年紀輕輕就做到部門主管,將來肯定非等閒之輩。雖說平常見面亦只是點頭之交,但總能道聽途說一些關於他的八卦新聞。


韓冬打開車窗,探頭問她:“去哪裡?可以給我一個為美女效力的機會嗎?”沈白雪稍微遲疑了一下,就點頭答應了,這個時間段實在太難叫到車了,她不想自己站在濕淋淋的雨裡,慢慢變成落湯雞。


車裡的音樂很抒情,是蔡琴的經典老歌,她有一絲驚喜,有他鄉遇故知的感動。她急急地問了一句:“你也喜歡她的歌兒?”他所答非所問:“沈小姐穿得這麼漂亮,和誰約會去?不知道哪個傻小子有這樣的好福氣。”他的語調平緩、真誠,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羨慕之情,目光中有一朵一朵盛開的驚艷,從後視鏡里傳遞給她。她早已不再是青澀的年紀,26歲,一位如假包換的熟女,什麼不懂?可是偏偏就那麼不爭氣,這樣的恭維,還是讓她的心動了一下。


這時節,手機恰到好處地響了起來,是楊飛,他急匆匆地說:“我去接你,他們說你走了。”沈白雪簡單地說:“去香廚坊會合。”
韓冬的目光,再次從後視鏡裡落到她的臉上,笑言:“名花的身邊總是蜂飛蝶舞,唉,看來我是沒有什麼機會了。”


沈白雪知道韓冬是開玩笑,但是他的玩笑讓人聽著很熨貼很受用。
逐漸地,沈白雪和韓冬就熟悉起來。一個部門裡待著,低頭不見抬頭見,沈白雪換了一套衣服,韓冬絲毫不吝嗇自己的溢美之詞,表情誇張而生動地說:“天,這套衣服穿在你身上,真是絕配,無論款式還是顏色,簡直是為你專門製作的,你真是好眼光。”沈白雪換了一款妝容,他就一臉虔誠地說:“你化這個妝簡直像天使,害得我在你跟前不敢說話,不敢呼吸。”


沈白雪本來心情不好,早上剛剛和男朋友楊飛吵了幾句。楊飛看中了一套位置偏遠的小戶型房子,想把兩個人攢的錢拿去交首付,有了房子,然後就結婚。但是沈白雪死活不同意,她的理由是離公司太遠,上下班不方便。兩個人來言去語就吵了起來,而且都說了很極端的話。她說他沒本事還想結婚,簡直是異想天開;他說她有本事揀高枝去,只要飛得上,誰也不攔著。


韓冬的馬屁剛好拍在沈白雪的馬腳上,沈白雪譏笑他:“早就听說你的馬屁功夫爐火純青,超一流,果然不假。”
不成想,這一句話竟然讓韓冬的臉紅了,他囁嚅著解釋:“看你的臉陰得能滴下水來,不是想逗你樂一下嗎?女人一生氣老得快!”


沈白雪就心軟了,眼圈也紅了,想想所為何來?自己憑什麼對人家韓冬發脾氣?人家又不欠自己什麼。而楊飛,自己的男友,還不如一個不相干的人知道憐惜自己,這還沒結婚,等將來結了婚,還指不定什麼樣呢!
夜裡睡不著,滿心滿眼晃的都是韓冬的影子,沈白雪嚇了一跳。


韓冬兩天沒有來上班,得了急性腸炎,在醫院裡打吊針。同事們都去看他,她也去了,夾雜在一堆同事裡,她也不好明目張膽地露出自己的牽掛和擔心。倒是韓冬,目光穿過眾人,落到她的臉上,關切地問:“白雪,你怎麼瘦了?是不是也生病了?不會是被我隔著空間傳染了吧?”
大家都笑,沈白雪卻笑不出來。她和楊飛又吵架了,因為之前幾天,楊飛去公司接她下班,剛好看見她站在韓冬的車前。其實事情很簡單,韓冬說順道載她回家,沈白雪不肯,兩個人僵持了一會兒。男人獻殷勤,只要不離大規格,女人十有八九都是願意接受的,但是沈白雪怕楊飛誤會,所以堅拒不受,但楊飛還是誤會了,堅持說他們眉來眼去,而且一怒之下搬走了。


孤家寡人的沈白雪更加想起了韓冬的好,不自覺地拿韓冬和楊飛做了比較。韓冬帥氣儒雅,事業有成,將來前途不可限量,最重要的是懂得風情,會關心人;楊飛人雖然踏實平和,但是薪水少得可憐,而且不停地跳槽,很難說將來會怎麼樣,買一間小房子,兩個人就打得人仰馬翻,數天不說話,將來怎麼可能給她想要的幸福?更何況人像木頭一樣,半點不解風情。


所以楊飛離開,沈白雪並沒有給他一個重修舊好的台階,而是把心緒徹底游離,放在了韓冬的身上。楊飛給她打電話她不接,楊飛給她發短信她不回,在QQ上給她留言,她看都不看就直接刪除了,楊飛只好自己夾著包回來,低聲下氣央求她開門,她假裝不在家。

沈白雪是狠了心要跟楊飛一刀兩斷的。
韓冬雖然對她很好,而且三番五次話裡話外露出傾慕之情,但是她也拿不准是不是桃花逐流水,郎有情妾有意。這就好比燒開水,要想明確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需要再添一把柴。
沈白雪想好了,就添一把柴,把水煮開。


韓冬和她依舊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比同事關係近一點,比情人關係遠一點,偶爾一起喝喝茶,享受他的溫情氾濫。偶爾他也會送她回家,抵著她的耳朵說:“真想去你的閨房參觀一下,我有這個榮幸嗎?”沈白雪笑而不語,他就自嘲:“你看,我就是這樣急不可待,不像個正人君子,下次吧!”


沈白雪站在傍晚的樓下,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中生出一絲失落。
為了添這一把柴,沈白雪花了很多心思,終於給她逮著一個機會,公司安排她和韓冬一起去杭州出差。


兩人到了杭州,各自辦完事,一起遊玩了斷橋。煙雨西湖邊,一起憑弔了蘇小小墓。韓冬痛惜不已,感嘆道:“這麼美麗有才情的女人才活了十幾歲,像我這樣的凡夫俗子卻能活幾十歲,真是造化弄人啊!”


兩個人像情侶一樣,牽著手走在杭州的街頭,一會兒低頭耳語,一會兒放聲大笑,招引得路人每每回頭,韓冬便對沈白雪說:“他們一定是在羨慕我!”沈白雪偏著頭,有幾分天真地問:“羨慕你什麼?”韓冬說:“羨慕我有美女相伴啊!”沈白雪嬌嗔:“你這人可真會轉著彎兒恭維別人,該打!”韓冬皺著眉,做出很痛苦的樣子:“你若不喜歡聽,我憋著就是了,不過說真的,心裡話不能說出來,還真的挺難受的。”


沈白雪笑罵:“你這人可真賴皮。”
韓冬像小孩子一樣不肯吃虧,回她:“你才賴皮。”
兩個人在杭州街頭樂成一團……
杭州是一個適宜愛情生長的地方
晚餐的時候,沈白雪故意多喝了一些酒,她想在杭州的這個夜晚,讓自己的愛情開出一朵艷麗的花兒,否則就辜負了這麼美麗的城市,這麼美麗的夜晚。


喝了酒的沈白雪,臉上桃花灼灼,眼睛裡春水蕩漾。和韓冬一起上樓時,韓冬在她耳邊低語:“妖精,今晚你可真漂亮,想迷死幾個人啊!”這話有幾分調情的意味,沈白雪藉著酒色蓋臉,回應他說:“我只想迷死你。”一句話沒有說完,腳下一崴,險些摔倒,幸好韓冬一側身接住了她。沈白雪就勢軟軟地粘在韓冬身上,韓冬只好半攙半抱把她扶上樓。
原本,兩個人的房間是門對著門,隔著一條過道,但韓冬卻把她扶進了自己的房間。沈白雪閉著眼睛,聽韓冬拉窗簾的聲音,聽韓冬去浴室沖澡的聲音,聽韓冬吹著口哨,她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來……


以為會有一個無盡香豔的夜,但,一直到天亮,卻什麼都沒有發生。韓冬蜷縮在床的另一邊,不大一會兒,便響起均勻的鼾聲,一直到天亮都不曾改變睡姿,睡得很香甜很酣暢,把身邊的沈白雪一個人丟進無邊的夜裡。


沈白雪在這個適宜愛情生長的夜晚心涼如水,清醒地睜著眼睛看著窗外閃爍的霓虹,一顆淚順著眼角滾進雪白的軟枕裡。從頭至尾,都是她一個人在犯傻,韓冬除了那些聽起來很曖昧的話,跟她從來沒有過實質性的交往,兩個人沒有金錢上的瓜葛,更沒有身體上的糾纏,她只是在所謂的感情遊戲裡,唱了一出獨角戲。


早晨起來,韓冬問她要不要去一樓的酒店餐廳吃早點,沈白雪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韓冬溫言軟語:“不吃早餐可不是好習慣,特別是你這麼漂亮的女人,保護好你的美麗是你的責任,走,喝杯牛奶去!”


若是平常,這話一定會讓沈白雪感動,可是今天,她覺得這話可真假,真做作,真噁心。她想不出更多的詞來形容眼前這個男人,收拾好來時精心準備的衣服,塞進旅行箱裡,沒有和韓冬告別,一個人走了。

曖昧如花只開一季,美雖美矣,但卻不是人人都想要的。


回去之後,沈白雪辭了職。


偶爾,她會想起一個叫韓冬的男人,一個怎麼添柴都煮不開的溫吞水,只想要曖昧,不想要責任的男人,而自己卻投入得很賣力。


偶爾,她也會想起一個叫楊飛的男人,一個添把柴就會煮開的熱水,卻被她那麼輕易地放棄了,棄之如敝履。


愛情,謎一樣的你追我趕,夢一樣的似真似幻,卻讓沈白雪在氤氳裡逐漸看清了愛情的模樣……

 

 

 




我該繼續相信自己嗎 在這之前 一直認為幸福 會離我越來越近 在這之後 我也開始害怕 你離我越來越遠 相信自己是正確的嗎 還是只是自己在欺騙自己呢 我該繼續相信自己嗎 如果到最後 受了傷傷了心...

時間滴答滴答的走 我悶在著幾分鐘裡 想走可是走不出去 應該說 所有零零碎碎事情 夾雜在一切混亂中 我可不可以有選擇 消失 我要消失 我受夠活在時間裡 如果可以 消失 想你 ...

讓我為你介紹我們的功能.. 一、有些男人是「胃藥」 當妳胃裡空蕩蕩或胃酸過多時,可以找他陪妳吃吃飯, 但他絕不是可以陪妳吃一輩子飯的人選. 二、有些男人只是「止痛藥」 在妳失戀之後,可以找他陪妳度過傷心寂寞的日子, 但他終究不是妳愛的人.&...

你這個人我該如何說你 你如果還是喜歡我你為什麼不敢盡全力去爭取你在害怕什麼我搞不懂 昨天你跟我談到了你的未來 你希望我們能住在一起 我回你說如果以後我們還有聯絡的話再說 因為我不確定你跟我的未來會是怎樣你又能保證些什麼 雖然我們的關係在別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