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們常說,人類最純淨的友情只存在於孩提時代, 

說這話的人都有些無奈和痛心。 

因為他們說,隨著歲月流轉,友情越來越依附於功利, 

越來越仰賴實用和交換原則。 

這似乎很對。可惜的是,前提本身卻錯了。 

童年時代的友情亦是不可靠的,那時建立的基礎是愉快的嬉戲, 

往往是兩個孩子家住得很近,有了每天同路上學和放學的機會, 

自然地成了朋友。這樣的友情很容易被時空的差距擊碎。 

而成年人在對人心不古的悲嘆之餘,靠著回憶追加給童年的東西就不太真實。 

我們在一生的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朋友,歲月在替你做著篩選和替補。 

也許其中有一些是真實的朋友,而有一些或許是你的某種錯覺, 

僅僅是錯覺而已,這與欺騙和利用無關。 

比如你初來乍到,陌生的環境令你有些緊張和手足無措, 

這時候,有一張臉善意地對你微笑,熱心地告訴你該怎麼進入這個環境, 

有那些不成文的規矩。你還偶然發現你們有著相似的審美觀。 

這一切,都也許讓你對他頓生好感。 

你們約好在一起吃飯逛街,有時也聊聊公司裡的瑣事, 

這樣你便沒有了孤單的感覺。可是,慢慢地, 

你不經意地發現了你們之間的距離,起初的暖融融的感覺正緩緩淡去。 

這個變化非常微妙,連你都不清楚起於何時, 

而你們的疏遠也是自自然然的, 

當有一天,你忽然意識到,已經很久沒有和他聊天的時候, 

你的心裡甚至滑過一絲歉意,是你的心讓你這樣的, 

但你又無法違背自己的心。 

其實,你是無需內疚的,當一個人內心不安全的時候, 

他所認可的友情往往是虛幻的,僅僅是尋找一個伴而已。 

就如列車上的旅伴,你們可以一路閒聊, 

下了車往往就將對方撂在腦後。 

倘若你陷入了一場難以自拔的情感糾葛, 

痛苦噬咬著你,令你喪失睡眠和鬥志。 

日復一日,你終於無法忍受,在某一個特定的場合和背景之下, 

向一個並非至交的人吐露你的難言之隱。 

這一定是發生在某種特殊的情境之下,你的防線徹底崩潰, 

向對方袒露你最脆弱的一。令你欣慰的是,他給了你意想不到的理解,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也有著與你類似的遭遇。 

頃刻間,你們便成了同病相憐,惺惺相惜的患難之交。 

探討各自的苦難,成為你們的主要話題。 

可是傷口總有癒合的一天,你慢慢地療好了傷, 

當你們再次坐到一起的時候,彼此都尷尬地發現除了那個, 

你們再找不出其他的話題,這樣的發現,令雙方都倍感失落。 

友情如果僅僅出於一時的需要,那也只能是短命的友情。 

或者說,它還不具備友情的真正意義。這樣的朋友亦只是一種錯覺。 

英國詩人赫巴德說:”一個不是我們有所求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但是徹底想來,要做到這點,是何其難! 

友情產生的本質便是因為孤獨,我們常常陷入虛幻的友情旋渦, 

好在還有時間~~它可是一面最清醒的鏡子。 

時間,會很自然而然地告訴你,誰是你真正的朋友,可是答案總是太殘酷..... 

也許有人說那只是一番偶然,但是擁有友誼的人都知道那是”緣份”, 


你從不曾問我的名字,也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你只會在最忘情的時候,喊一聲寶貝,是怕叫錯吧。每次見到你,我都瞪大了眼睛,一遍遍地看你,你的臉龐,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還有鼻翼上那顆小小的黑痣。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腦海裏。然而,每次想你,記憶裏的笑容都是模糊的。 你問我為什麽每次...

認識你之前,我依然喜歡笑,只是我已經忘了我自己。我對什麽都不期待,對什麽都不相信。我假裝自己開心,什麽都裝作沒關系。對任何事都絕口不提,對任何事都保持著極高免疫力。 我努力讓自己變得寬容。我每天看別人戀愛,看兩個人幸福。是的,寬容讓我允許別人比我幸福。我鄙視沒有愛情的人,當然這裏包括我。 我把自己...

 熱戀、磨合、冷靜、穩定,就像是談戀愛必經的階段,有人到了磨合期就決心與那個「露出本性」的情人說再見,有人到了冷靜期後發現其實彼此根本不適合,於是揮揮衣袖又有點悵然的離去,好不容易一路過關斬將到了穩定期,發現熱情好像消退了,自己一個人的時間似乎比較快樂,朋友的邀約永遠都比較有趣,隔壁辦公...

大前天阿貓告訴喬醫生「我覺得該分手了,因為沒有感覺了」,昨天阿狗問喬醫生「我是不是對他沒有感覺了,好像不像一開始ㄧ樣」,今天張三也問喬醫生「沒有感覺了,是不是應該分手?」,更妙是李四「雖然沒有感覺,可是他真的是一個好對象,試試看吧!搞不好感覺會回來」。 讓我們姑且把感覺這種東西在感情裡的比重,分成...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