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婚夜老公把我晾在客廳,卻跟我的親妹妹....

不知過了多久,我忽然感到一些涼意,頭雖然有點痛,但我確定自己是清醒的,便習慣的去摸床頭櫃上的檯燈,觸碰到的是冰冷的皮革製品,我慌亂的亂摸一氣,“這不是我的床!”我藉著從窗外折射進來微弱月光坐起身來,辨別著自己所處的環境和方向,我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腳步找到了電門。

  “ 我怎麼睡在客廳?”這時客廳裡牆上掛鐘已經指向凌晨4點,我忽然想到,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可是自己卻沒有與老公在一起,獨自睡在客廳,而且身上依然是白天時的著裝,我開始自責,又是因為貪杯誤了美景良晨,太對不起老公了。

   我三步併兩步衝到臥房,推開門後我一下子就驚呆了,床上居然也有兩個人,我狠掐自己辨別自己所見是幻覺還是真實,一陣疼痛之後,我衝到床前看到躺在老公身邊的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親妹妹,我憤怒的揭開被子,好嗎!兩人一絲不掛的依然保持著先前親親我我姿勢酣睡,但是再夢香也得被我的憤怒攪了。

   老公和妹妹開始搶奪被子遮掩身體,“行了,做都做了,怎麼現在知道害羞了。”
我原本怒火三千丈,可是看見他們狼狽不堪的樣子又覺得好笑,原來被“捉”之後是這幅德行!這時他們也慌張的穿上了衣服,雖然都搭錯了扣衣服歪斜擰巴,但總算是遮了羞,這時我沒心思多看老公一眼,就問妹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妹妹說:“當時你
喝高了,我和姐夫送走了朋友,這時你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姐夫說讓我趕緊回家,可是我看你醉成這個樣子真是不放心,於是就給媽媽打電話告知晚點回去,我幾次試圖叫醒你都沒奏效。這時已經晚上11點,我就想把你扶上床,我在沙發上湊合一晚明早再走,姐夫的酒也沒少喝,我讓他先睡了,就在我回臥室拿枕頭見到姐夫獨自躺在床上,我開始花心了,在姐夫似睡非睡的時候我上了床,接下來事一發不可收,原本還想著,完事後把你抬上床,不讓你發現我們做的事,可是誰料想,激情之後我們居然疲憊的睡著了,後來就是你所看到的樣子。”聽完妹妹敘述,我知道她是把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把老公說的很無辜樣子,老公什麼酒量我知道,他對妹妹的那份心思我也明白,但凡有些自製也不會如此,

新婚夜老公把我晾在客廳,卻跟我的親妹妹....

    我讓妹妹先離開,因為我有些話不能讓妹妹聽到,只能對老公說,妹妹走後,我再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憤怒,“你好大的本事,娶了我不說,還玷污了我妹妹,你是不是人呀?她原本還是個黃花大閨女,你怎麼忍心讓她失去名節?我這個傻妹妹還處處為你遮掩。你們究竟想怎麼樣?”“老婆我錯了,我本不想,可是當妹妹脫去衣服的那一瞬間,我實在是無法控制了。本來是想和你痛痛快快行房事,不料你卻喝那麼多酒。我知道妹妹是在為我遮掩,這不全是妹妹的錯,你要是覺得打、罵能出這口惡氣的話就沖我來吧。”

    可是話說回來,我自己就沒有錯嗎?要不是我貪杯,怎麼會發生這一切。那天之後我與老公沒有同過房,我需要時間思考,因為這不是一道輕易就可以作答的選擇題。

文/隨意

友人30好幾,過了會為愛衝動的年紀,一心想找一個能夠相知相惜,投緣,並且可以互相扶持,互相照顧到老的伴,即便沒有結婚,也好。畢竟,也不需要結婚證書的承諾,和一張紙的束縛。結果,他愛上了個離了婚的男人,還贈送兩個孩子。最近我常想一個問題,根據統計,台灣每天有156.8對夫妻離婚,每10個結婚人口,就有...

我們有自己的想法,卻不代表我們並不會撒嬌;我們可以跟客戶大吼大叫一個下午,卻不代表我們不想要小小聲的說些軟性話;我們可以自己去看電影,但是如果有人願意牽我們的手,幫我們買滷味帶飲料,我們也會微笑的接受;我們看起來一點都不軟弱,但其實我們一點也並不堅強。我們有著自己的事業,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我們可以熬...

幸運 是因為一直有在做  *    康宇國際有限公司執行長與創辦人 *    品牌旗下的網路節目Awareness Elevation(意識提升)自2010年七月以來,已經採訪了許多世界知名的暢銷書作家和講師 * &nb...

林夕出了一本新書談幸福,但細看他寫過的歌詞,多半是悲傷情歌呀,哪來的幸福呢?眼前這位敏感略帶哲人性不安特質的男子,戲謔地笑了「你愛情幸福的時候哪有時間去歌房K歌呀?當然要悲劇才動人。」   林夕profile *林夕,近代知名詞人,原名梁偉文,朋友暱稱他「夕爺」 *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院中文...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