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傷,深傷

 

假如心真的受傷了,而且傷得很深,
會懷疑它是否真的會痊癒,
痊癒以後,那傷痕會否褪去。

聽說,心臟細胞壞死,就不會復原,
或許細小的復原會在一段時間後發生,
但心臟的機能一定不如從前。
雖然不致死,但卻感覺到一點點的不一樣。
總覺得要更加小心呵護那脆弱的心臟,
因為再傷一次,小命可能不保。

原來,心傷也一樣。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以後,
曾經傷過的內心或者已經不再痛,
但總會覺得它的脆弱受不了再一次的傷害。
最後,「聰明地」選擇了封鎖它,不容它再有受傷的可能。

的確,心傷是很難痊癒,
那內心深處的傷口,沒有任何敷料可以協助。
只能依靠主人悉心照顧。
或者,因著主人的悉心呵護,
「心」開始「愛上」主人。
主人也開始把「心」據為己有,把它鎖得更緊。

然後,主人習慣了保護自己的「心」,謝絕一切的探訪。
或許有時「心」會覺得寂寞,
它會奇怪為什麼沒有人登門造訪,
然後它開始對這個「冷漠」的世界失望,
決定死心塌地「愛著」主人。
最終,主人成功保護著她的「心」,
卻發現,「心」的傷仍然那樣深,因為它從來沒有變得堅強。

的確,呵護心臟,要遷就它的脆弱,但也要鍛鍊它。
不是謝絕勞動,而是更聰明地選擇合適的運動。

保護受傷的心靈,要體諒它的痛苦,但也要鍛鍊它。
不是封閉它,而是要令它變得堅強。

明明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渴望在平淡平順中,感受細水長流裡小小的幸福,然而血液中的不安因子卻蠢蠢欲動,自找麻煩的害怕太過安逸,害怕原本那個易感的侯佩岑是不是就不見了,然後慢慢發現,原來,幸福也是一種學習,原來幸福,需要習慣。 在倫敦Burberry2014年春夏fashion show的秀場上,置身在...

真的很感動,哪怕它不是真實的,現實中不知道有沒有。天,依然死氣沉沉,一個男子帶著一個摸約5.6歲的女孩子走在馬路上,已經看不出這個男子穿的衣服是什麼顏色了,小女孩的臉上被汗水和灰塵遮掩成了灰色, 只有一雙能說出話的眼睛在看著這位男子,爸爸,我餓了,女孩對男子說,男人苦澀的臉流露出微笑,從一個口袋裡拿...

親愛的女兒:這是媽媽寫給你的第一封信,而且居然是這個話題,連我自己也沒想到。因為...你才剛剛六歲而已,是個才上國小一年級的小屁孩,是個連吃飯還要撒嬌要人喂,被凶兩句會眼淚汪汪,會睡到半夜迷糊著從自己房間跑到我們大床上來,鑽進我的被子,把你冰涼的小腿和小腳丫放在我的肚子上的小不點。就是這樣一個小鬼頭...

之前新聞網站有記者寫了這樣一篇文章《求高薪!輔大法律畢業生當酒促 月薪7萬》,內文講述了一個輔大法律系畢業的27歲張小姐,迫於家境與生活壓力,持續咬牙從事酒促小姐工作,時薪高達400元,月薪最高七萬塊。近日文中的張小姐站出來,表示記者斷章取義不符合事實,她雖右手骨折,仍忍痛用左手敲擊鍵盤,想和各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