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傷,深傷

 

假如心真的受傷了,而且傷得很深,
會懷疑它是否真的會痊癒,
痊癒以後,那傷痕會否褪去。

聽說,心臟細胞壞死,就不會復原,
或許細小的復原會在一段時間後發生,
但心臟的機能一定不如從前。
雖然不致死,但卻感覺到一點點的不一樣。
總覺得要更加小心呵護那脆弱的心臟,
因為再傷一次,小命可能不保。

原來,心傷也一樣。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以後,
曾經傷過的內心或者已經不再痛,
但總會覺得它的脆弱受不了再一次的傷害。
最後,「聰明地」選擇了封鎖它,不容它再有受傷的可能。

的確,心傷是很難痊癒,
那內心深處的傷口,沒有任何敷料可以協助。
只能依靠主人悉心照顧。
或者,因著主人的悉心呵護,
「心」開始「愛上」主人。
主人也開始把「心」據為己有,把它鎖得更緊。

然後,主人習慣了保護自己的「心」,謝絕一切的探訪。
或許有時「心」會覺得寂寞,
它會奇怪為什麼沒有人登門造訪,
然後它開始對這個「冷漠」的世界失望,
決定死心塌地「愛著」主人。
最終,主人成功保護著她的「心」,
卻發現,「心」的傷仍然那樣深,因為它從來沒有變得堅強。

的確,呵護心臟,要遷就它的脆弱,但也要鍛鍊它。
不是謝絕勞動,而是更聰明地選擇合適的運動。

保護受傷的心靈,要體諒它的痛苦,但也要鍛鍊它。
不是封閉它,而是要令它變得堅強。

很多時候我們在忙碌的工作和學習中忽略了自己和別人,我們要追求的實在太多。 小時候忙遐想長大了忙工作忙成家忙兒女,等回首時卻常常自己問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其實不僅僅是計較事業的得失,感情的真偽和名利的厚薄,因為這些等我們到年老時都一無所有,無所謂。 我...

人生,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從古到今,對人生的談論總是無盡無休。情則是人生永遠唱不完的歌,無論在燈紅酒綠的喧囂鬧市,還是在荒涼貧脊的寂靜山村,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情意綿綿的故事。 愛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兩旁,隨時播種,隨時開花,將定徑長途,點綴得香花瀰漫,使穿枝拂葉的行人,踏著荊棘,...

一早走進辦公室,辦公桌正中擺著一份前一日的報紙,我好奇地打開,斗大的「糖尿病飲食」映入眼簾,一股熱氣瞬間沖上眼眶,又是個不具名的同事為我收集的資料,胸口一時被感激的情意漲得隱隱作痛。   打從孩子罹患幼兒依賴型糖尿病開始,我一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夜半無人之際,每每看著孩子蒼白的小臉,我無...

愛一個人 要了解,也要開解;要道歉,也要道謝; 要認錯,也要改錯;要體貼,也要體諒; 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寬容,而不是縱容; 是支持,而不是支配;是慰問,而不是質問; 是傾訴,而不是控訴;是難忘,而不是遺忘; 是彼此交流,而不是凡事交代;是為對方默默祈求,而不是向對方諸多要求; 可以浪漫,但不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