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時候我很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幫忙媽媽檢查回來的蛤蜊 
裡有沒有壞的。蛤蜊的外殼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是如果一不小心讓一
個臭掉的蛤蜊混在新鮮蛤蜊中,那整碗湯就都糟蹋了,所以雖是小事
一椿,我可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並將此神聖的使命視為莊嚴的儀式
,用虔誠又恭敬的心情在做這件事。

檢查的方法是用左手先拿住一個蛤蜊,再用右手撿起其他蛤
蜊,一個一個的敲敲看,如果蛤蜊敲出的聲音是結實的,就是新鮮的
蛤蜊,如果敲的聲音是虛的,有點沙啞,不管它的口閉得多繄,還是
臭的蛤蜊。

小孩子耳朵好,很容易就可以辨別出好壞,自從母親教過我
之後,我幾乎不曾「誤判」過,也使家人每次在享受鮮美的蛤蜊湯時
,都會誇獎這個「蛤蜊鑑定專家」。

所有的蛤蜊都是臭的!

有一天,母親又買回一包蛤蜊,我熟練的拿出一個大碗,開始我的鑑定工作,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居然「所有的」蛤蜊都是壞掉的?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一個一個再敲過一次,竟然仍然「沒有一個」蛤蜊是好的!那種感覺就很像一位警察到一部公車上去抓扒手,結果發現一車的人都是扒手!

我捧著那一大碗被判刑的蛤蜊去稟告母親,母親很是驚訝:
「怎麼會這樣呢?這個賣蛤蜊的從來不會騙我的呀?」

於是母親大人親自動手檢驗,這才發現原來我抓在左手中的
那個蛤蜊是壞的!難怪敲起來聲音全部不對勁!這種「原來如此」的
恍然大悟的經驗,往往在孩子心中烙下深刻的溝痕,然後進入記憶的
深處,等候生命的唱盤再度轉到那個相似的部位。

都遇到不好的人!

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工作,我非常的努力,對自己有些期許,
也有些要求,但是有一段時間我對周圍的人都看不順眼,在我眼中,
「每一個人」都有令我難以忍受的缺點,我很想改造他們,而改造不
了時,我又想躲避他們。我覺得自己很倒楣,很不幸,怎麼「都」遇
到不好的人!

正當我沉醉於自怨自哀時,心中忽然響起「蛤蜊之歌」,難
不成我就是那個壞掉的蛤蜊?

我聽到那麼多「別人的」沙啞之聲竟可能是我本身造成的?
按照常理,一個人不會只遇到壞人,周圍有些人對你友善,有些人對
你不友善,這樣的機率最大。

那我?那我可能就是那個不友善的人,我用自己的高標準去
檢驗我周圍的人,看起來我對大家都不滿意,其實我最不滿意的人是
我自己!

我沒那麼好,別人也沒那麼差!

我忘了我震驚於這個內心的自我發現有多久,我其實很難過
,原來我沒我裝出來的那麼好,別人也沒我看的那麼差。我有兩個抉
擇的方向:一個是--把自己裝得更好,使得別人看起來更差!另一
個選擇則是──開始學著去欣賞別人。因為只有在看到別人的好時,
我才會發現自己的好,也才能真正欣賞自己。
這是一段漫長的歷程,一開始甚至要「強迫」自己,很像視
力矯正」。要把不順眼的看、看、看,看到順眼。每當我想放棄時,
就想起那個差點害我將整碗新鮮的蛤蜊倒掉的臭蛤蜊。
幾年下來,我也體驗到原來這項能力不僅改善了我的人際關
係,對於教師這個職份也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面對形形色色的學生
,我如何去聽出噪音中的樂音,更進一步去判斷他的旋律和節奏?

做不成偉人?做友善的人吧!
沒想到吧?這麼一件小小的家事訓練,竟也可以影響我如此巨大!
你,如果沒有成為偉人的抱負,至少也可以像我敲敲蛤蜊,
學會做個友善的人吧

呵、她果然在這裡。不覺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下巴收成迷人的銳角。記得第一次和她表白也是在這個圖書館。那時很認真的和她表白時,原本就很安靜的圖書館變的更加安靜。只見她停下翻書的動作出神的望著他。···撲通···撲通&mid...

昨夜和朋友聊了一夜,聽了好多好多的故事,我開玩笑地對大家說,如果你不愛我 了,記得要跟我說,我不會繼續等你、愛你,反而祝你得到你要的幸福,並且看著你追求它。 一廂情願的「我等你」,或者是一廂情願的「我愛你」,親密的動作,常常可以表達我們對一個人的愛意,但是太多的親密,常就會失去親...

人的一生,就像是一趟旅行,每 ​​個人都坐在時間的列車上,有了起點,便不知道哪一站是終點……或許正是因為人生太短暫、太倉促,上帝就安排了一對對男女美麗的邂逅,幸福的牽手……這個世界也因為充滿了愛而更加絢麗多姿!可你發覺了嗎?愛在一開始,總是甜蜜...

人們常說,人類最純淨的友情只存在於孩提時代,說這話的人都有些無奈和痛心。 因為他們說,隨著歲月流轉,友情越來越依附於功利,越來越仰賴實用和交換原則。 這似乎很對。可惜的是,前提本身卻錯了。童年時代的友情亦是不可靠的,那時建立的基礎是愉快的嬉戲,往往是兩個孩子家住得很近,有了每天同...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