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儘管身體上的疾病不足以奪走他們的生命,一對年邁的夫妻還是決定成為世界上第一對實施安樂死的夫婦。這對夫妻之所以這麼決定是因為他們擔心另一半先死去,被留下的自己會孤單地度過餘生。

89歲的Francis和86歲的Anne育有3個孩子,他們這3個已成年的孩子說如果父母有一方喪偶,剩下的那個他們將沒法照顧。他們的孩子甚至找到了願意替他們痛苦的父母實施安樂死的醫生。

擔心另一半先走,比利時老夫妻決定一同安樂死!

這對來自布魯塞爾的夫妻由於年邁,正在接受定期治療。Francis由於前列腺癌已經接受了20年的治療,他一天都離不開嗎啡,而部分眼盲的Anne也幾乎要成聾子了。他們經常一起外出購物,因為他們倆人都很擔心有一天另外一個回不來了。他們不想去養老院,因為他們擔心在養老院中臥床不起,連想要安樂死都沒辦法。他們還擔心一個好一點的養老院會耗空他們的棺材本。

他們之前還打算於2015年2月3日自殺,那一天是他們結婚64週年紀念。他們曾計畫在那一天服食過量安眠藥,然後把塑料袋套在自己頭上。

Francis說:「我們決定一起離開人世,因為我們都對未來不抱希望。我們害怕孤獨地活著。」他們最終決定安樂死,因為他們擔心自己沒勇氣自殺。Francis還說:「從20樓跳下去需要勇氣,而我沒有勇氣。上吊也需要勇氣,跳河同樣需要勇氣。相反,醫生給你打一針,讓你沉沉地睡去,這不需要什麼勇氣。」

擔心另一半先走,比利時老夫妻決定一同安樂死!

安樂死於2002年在比利時正式合法化。他們55歲的兒子John Paul請求醫生讓他的父母安樂死,但因為沒有理由這樣做,醫生拒絕了他。John在弗蘭德斯(比利時百分之82的安樂死都在這裡實施)找了一家願意為他的父母實施安樂死的醫院。

Francis說他和Anne對這樣的安排很滿意。他說:「沒有我們的兒子和女兒,我們不會成功地做到這件事。我們並不悲傷,我們很開心。當我們得知能夠一起離開人世時,感覺就像一直在隧道里的人突然重見光明。」

這對夫妻的女兒說她的父母像計畫旅行一樣,談論著自己的死亡。John Paul覺得為他的父母一同實施安樂死是「最好的選擇」。他說:「如果他們中有一個人要死了,留下來的人將痛不欲生,只能完全依靠我們。我們不可能每天都過來照顧留下來的人。」

這對夫妻並不是比利時第一例選擇安樂死的人,在比利時平均每天有5人安樂死。2012年,45歲的Marc and Eddy Verbessem是一對耳聾雙胞胎,當他們得知自己會失明之後,他們決定安樂死。解除精神上的痛苦也是人們決定安樂死的原因之一。44歲的變性人Nancy Verhelst在醫生辦砸了變性手術後,決定安樂死。今年九月初,強姦犯和殺人犯Frank Van Den Bleeken成為第一個能安樂死的囚犯。

即便如此,比利時這對夫妻決定一同安樂死的事情還是讓英國反安樂死的人感到震驚。在英國,Falconer男爵所協助的垂死議案將在11月徵求上院議員意見。為議會調查安樂死的Berriew的Carlile男爵說:「這是安樂死不恰當使用的危險例子。這個例子告訴我們如果在英國要讓安樂死合法化,一定要配之以嚴格的安全措施。」

在《全民目擊》中扮演殘疾法醫技術人員的女演員Liz Carr說:「如今在比利時安樂死已經實行了很多年了。一旦病人受不了痛苦就決定讓醫生幫助自己結束生命是在打法律擦邊球。每個人都覺得安樂死最初是為一小部分人設計的,但現在已經完全沒辦法監控安樂死的實施了。事態的發展不容樂觀。」

英國反安樂死人士Kevin Fitzpatrick博士說現在比利時的死亡已經如同下公交車一樣輕易了。他說安樂死的遊說議員表示世界上沒有地方會對尚未病入膏肓的人實施安樂死,但在比利時那些尚未病入膏肓的人正在被實施安樂死。

英國正在爭取將安樂死合法化,但英國人也擔心將安樂死合法化會導致同樣的恐怖結果。不過該議案堅稱安樂死基於安全模型之下,這個模型已經成功地運行了17年以上,也從未對尚未病入膏肓的人實施安樂死。

文章來源

1、一夜,睡在老公身邊,香香地做著美夢。老公不知怎了,「呼」地一下坐起來,我立刻被他嚇醒,還沒來得及問他怎麼了,被窩裡便伸過一雙手來,摸到我還在,他便長長呼了一口氣,重新躺倒,很快又聽到鼾聲。我在這個男人身邊待了12年,很多事情都順理成章地成了左手牽右手的平淡.那些最初的小感情、小悸動和小情緒,我...

你可知道, 當女人被男人, 脫去自己的衣服, 一絲不掛的在他面前, 是需要多少的愛?   你可知道, 女人為什麼會背朝你睡, 因為她不喜歡看你的背影, 如果你以後抱著她睡, 她會安心一整個晚上。     你可知道, 女人把每一次的愛情, 當作是初戀, 也是這輩子最後一...

這兩年在國際間備受關注的黃薇Jamie Wei Huang,十月返回台灣,問她會待幾天?常回台灣嗎?她淡淡地說:「再待兩天就回英國,有事才回來。」 乍聽冷淡、簡短扼要的回答,在結束這段專訪之後,回想起來體會格外不同。 這幾季備受VOGUE Taiwan關注的黃薇Jamie Wei Huang,於20...

老公,就是那個你將碗裡吃剩的飯像倒垃圾一樣倒進他碗裡,而他還吃得像小豬一樣歡天喜地的「傻男人」。 老公,就是那個白天吵架不理你、鬧得不可開交,而半夜為你拉好踢開的被角的「小氣男人」。 老公,就是那個錢包裡只剩300大洋,卻全力勸你買下700大洋你看中的一件衣服,幫你刷卡而自己顧不得買條領帶的「笨男...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