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

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人會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往痛苦那靠。

我給你描述一個婚後的狀態:老公在那兒看電視,拿著遙控器在那兒看報紙;夫人在那兒織毛衣,偶爾看一下電視;孩子在那兒寫作業,一晚上沒多少話。

一會兒泡完腳說,睡吧。我問這種狀況怎麼樣?很多大學生說,快離了吧。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對於相當多的四五十歲的人來說,這是能想像的一種最幸福的生活。生活不會是天天放禮花的,禮花之所以好看是偶爾放一下,天天放的話,受不了。

前兩天公佈了一個中國人的婚戀狀況報告,說百分之七十的女性要求對方必須有房,希望對方有房才能結婚,男性百分之五十。

我覺得百分之百的女性都希望有房,而現實生活中,不會百分之百的男人都有房。不會,中國永遠都做不到。那麼中國的女性都單身了嗎?

人們總會因為一些其他的因素而結合的,就像我跟我的夫人也是在居無定所、前景不明朗的時候結合的,但是那是我們最幸福的時光。簡單去想,就能夠把平淡過成不平淡的滋味。其實我絕大多數的時間極其平淡:報題、想選題、看報紙、做直播,然後回家,大致如此。

生活就是這樣,只有做好了迎接平淡的準備,才有可能創造屬於你自己的輝煌;如果認為生活都該是輝煌的,那就注定平凡。

有很多人問我,白岩松你是不是現在成功了呢?

我一直都喜歡跳高,這並不是我擅長跳高,而是因為它像人生的一種比喻。你有沒有發現跳高的一個特點:越過了一個高度,就一定要擺上新的高度。即使當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沒了,他已經是冠軍了,他一定要再升一厘米,過了他就會還要再升,也就是說,他一定要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我覺得這太像人生了,人最理想的一輩子,就是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

很多人在說,現在年輕人不容易。我非常理解,全社會應該關愛你們,但是,不必溺愛。有人說,我們現在買不起房子,我們太痛苦了。誰說二十七八歲的人就可以買得起房子了?日本等國家一般是四十來歲才可能擁有自己比較穩定的住房,中國人就非常性急,本人擁有自己第一套房子的時候,都32歲了,是在租了8年的房子之後,連我們的孩子都是在流浪的路途中生的。你說,哪一代人的青春容易?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我們在上大學的時候流行的一首詩的第一句就是“21歲我們走出青春的沼澤地”。

可見,大家也正在沼澤地裡。所以,去放大青春中那些最美好的東西,去享受這個日子,把平淡的日子往幸福那靠。所以,期待你們的將來。



琳達家境平凡,小時候還有一段時間可稱窘迫。 她個子長高得很快,小學四年級已和母親差不多高,母親就把一些舊衣物給了她。 舊還好,破就有些尷尬了。 她永遠記得那一雙米黃色的雨靴,母親已經穿了有些年頭,前後都有破洞,那時普遍的做法是從廢自行車內胎上剪下一塊,用膠粘補在破洞上,但內胎是肉紅色的,補上後十分刺...

圖片來源 社會複雜了,人累了。 越來越多的女性選擇單身, 越來越多的男性不得不單身, 這就是太現實了。   圖片來源   夜深了,你閉上雙眼, 你卻在幻想另外一個世界。 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厲害了, 像男人一樣也能開車、也能掙錢、 能做好家務、能燒一桌好菜, 遇到困難還得自己扛,家...

在拜金主義橫行的今天,感情似乎成為了很多人斂財的手段。下面這名叫做袁晴晴的24歲模特兒第一次與一名「餐廳老闆」約會就要求對方為自己選購的奢侈品埋單。男方拒絕後,她借對方的iPhone6 Plus打電話,然後一去不回頭。她的行為被裁定為盜竊罪。   ▼這就是袁晴晴,她是一名自由模特兒。 &...

一位60歲的婆婆在「靠北老婆」粉絲團PO文,她認為很多婆媳問題就是現在媳婦很難教,或是娘家沒教好,不是婆婆難搞。她舉例要媳婦生男孩,是為了傳宗接代。媳婦坐月子餐餐吃麻油雞還頂嘴,還想花錢去坐月子中心。媳婦堅持自己理財,她說「我不拿媳婦的薪水就很好了,還想管我兒子的錢」,並認為嫁了人財產就是屬於婆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