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

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人會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往痛苦那靠。

我給你描述一個婚後的狀態:老公在那兒看電視,拿著遙控器在那兒看報紙;夫人在那兒織毛衣,偶爾看一下電視;孩子在那兒寫作業,一晚上沒多少話。

一會兒泡完腳說,睡吧。我問這種狀況怎麼樣?很多大學生說,快離了吧。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對於相當多的四五十歲的人來說,這是能想像的一種最幸福的生活。生活不會是天天放禮花的,禮花之所以好看是偶爾放一下,天天放的話,受不了。

前兩天公佈了一個中國人的婚戀狀況報告,說百分之七十的女性要求對方必須有房,希望對方有房才能結婚,男性百分之五十。

我覺得百分之百的女性都希望有房,而現實生活中,不會百分之百的男人都有房。不會,中國永遠都做不到。那麼中國的女性都單身了嗎?

人們總會因為一些其他的因素而結合的,就像我跟我的夫人也是在居無定所、前景不明朗的時候結合的,但是那是我們最幸福的時光。簡單去想,就能夠把平淡過成不平淡的滋味。其實我絕大多數的時間極其平淡:報題、想選題、看報紙、做直播,然後回家,大致如此。

生活就是這樣,只有做好了迎接平淡的準備,才有可能創造屬於你自己的輝煌;如果認為生活都該是輝煌的,那就注定平凡。

有很多人問我,白岩松你是不是現在成功了呢?

我一直都喜歡跳高,這並不是我擅長跳高,而是因為它像人生的一種比喻。你有沒有發現跳高的一個特點:越過了一個高度,就一定要擺上新的高度。即使當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沒了,他已經是冠軍了,他一定要再升一厘米,過了他就會還要再升,也就是說,他一定要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我覺得這太像人生了,人最理想的一輩子,就是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

很多人在說,現在年輕人不容易。我非常理解,全社會應該關愛你們,但是,不必溺愛。有人說,我們現在買不起房子,我們太痛苦了。誰說二十七八歲的人就可以買得起房子了?日本等國家一般是四十來歲才可能擁有自己比較穩定的住房,中國人就非常性急,本人擁有自己第一套房子的時候,都32歲了,是在租了8年的房子之後,連我們的孩子都是在流浪的路途中生的。你說,哪一代人的青春容易?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我們在上大學的時候流行的一首詩的第一句就是“21歲我們走出青春的沼澤地”。

可見,大家也正在沼澤地裡。所以,去放大青春中那些最美好的東西,去享受這個日子,把平淡的日子往幸福那靠。所以,期待你們的將來。



石滋宜/全球華人競爭力基金會董事長「信任」曾經是受企業冷漠的價值觀,特別是各種「競爭策略」當道的年代,很少企業會想到它,甚至根本不會提及它,但現在卻又變成熱門起來了,很多書籍與雜誌都談到為什麼企業需要信任?為什麼沒有信任就沒有經營?類似的議題又圍繞在產官學界。「信任似乎變成一個顯學?!」有人這麼問...

石滋宜 /全球華人競爭力基金會在職場工作最幸運的是,當你正在努力的時候,恰巧被老闆發現,而老闆當場就好好的鼓勵了你一番,這時大概你的倦意與疲憊,都將一掃而空。我的一位同仁,他就曾經說過,過去他在某外商公司服務時,有一天他加班到半夜,突然電話響了,他順手接了起來,原來是從未謀面的老闆,從美國打越洋電...

一道海岸線孤零零的立在天涯之邊,一只飛鳥從天而降,給這道冷清且死氣沈沈的海岸帶來了一絲生氣,飛鳥拍打翅膀的聲音回響在寂靜的海岸周圍。 它本來只是路過,累了,倦了,才落下來歇一歇腳,打算不久之後便再度展翅飛翔,卻不料這一逗留就再也無法離開,因為它遇上了它,一條不能離水的魚。 它是飛...

今天無意在電視上聽到陶子說的一段話, 她說無論我們在外如何的廣結善緣, 認識了許多不同的朋友,接觸了許多有趣的事,到最後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回到自己的窩又發現, 其實我們最後也只有自己而已 。 就像我們當初來到這個世界上一樣, 只有自己而已,原來,人是孤...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