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曾經以為,離開和忘記可以斬斷過去,沒想到一個電話,就把它從深埋的心底,狠狠地挖了出來.鮮血淋淋.

 
那天唯一剛回到家,就接到一個電話,陌生的號碼."唯一,是你嗎?"聽著這似曾相識的聲音,唯一心裡一跳,是他嗎?正想著,電話那頭說:"唯一,是我.這幾年,你還好嗎?我一直在找你."聽著這句話,唯一的眼淚落了下來,她努力平靜的說:"我很好......有人敲門,我先掛了."說完,忙掛斷電話,因為她不知道,她還有沒有說下去的勇氣.不過她知道,一定是燕秋告訴他的,上周燕秋打來電話說要回家鄉,還問要不要給她捎點東西.自從畢業後,她們留在了不同的城市,這幾年她和燕秋也僅僅只相聚了幾次,平時,也只能電話聯繫.

 
晚上,燕秋打來電話說下週一回A市了,還小心翼翼地問:"他,給你打電話了吧?""恩.""唯一,不是我要告訴他的,正巧遇見了,問起你,我就說了......."燕秋說他也離開家鄉了,2年前結了婚,有個一歲大的小女孩.這次也是出差順便回了趟家鄉.唯一說;我們不談他了好嗎?燕秋知道,她還是沒​​真的忘了過去,這些年,唯一不提,她也不敢提起.

 
第二天早上,剛打開手機,就進來一條短信,只有三個字:"對不起."是他.

 
晚上,唯一熄了燈正要休息,手機響了,還是那個號碼."對不起,當年的事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孩子的事.你知道的,我一直在說服我父母,我找過你,一直在找."唯一一驚,他知道了?於是忙撥通了燕秋的電話:"燕秋,你跟他說了什麼!!""你別急,唯一,我只是說當年你在那種情況下懷了孩子,他怎麼不出現.唯一,別的我什麼都沒說."燕秋聽出她在害怕,不想讓他知道他們的孩子還在,而且還送走了,她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瓜葛."唯一,我真的沒有告訴他別的,只說孩子拿掉了,上次,在家鄉遇見他後,他就一直追問你的情況,說這麼多年他一直在找你,我忍不住就告訴他了,唯一,對不起."


掛掉電話,唯一深吸了一口氣,一個字一個字的​​摁著:"當年的事,沒有誰對誰錯,只是我們年紀小,不懂事."那邊馬上回复:"唯一,我愛你,真的,一直.當年如果我態度堅決些,今天就不會是這樣了."愛?唯一看著手機上這個扎眼的愛字,便關機了.

 
黑暗中,唯一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眠.她以為自己不提便是忘了,可有些事不是說忘就能忘的.回憶還是像潮水般湧進她的腦海.

 
他和她是高中同學,也是家長和老師們堅決打擊的早戀中的一對,只是他們從未表露出一點痕跡.畢業後,他們都考上了大學,原以為他們可以在一起了,可是,他家裡不同意,因為唯一的父母只是普通職工,而他的母親一直希望未來的兒媳婦能夠門當戶對,是乾部子女.唯一很難過,雖說他已經在和家里人抗爭,可是,他父母說了,如果他不聽從家裡的安排,就不認他這個兒子,而他,從小就順從父母,從沒和家人說過一個不字.所以,唯一知道他們是不可能有未來的,他也一直很苦惱.一次醉酒後,他緊緊抱著唯一說,一定要等他說服家人接受她,因為他愛她,他想和她在一起.唯一輕輕拍拍他的後背說:我相信你.他看著唯一問:真的?唯一點點頭,他的吻便落了下來.

 
大學開學後,他們去了不同的城市,和唯一考上同一大學的還有燕秋,這兩個當初不怎麼交往的女孩,在大學裡成了無話不說的死黨.而他每週固定日子的電話,都讓燕秋"酸掉了"好幾顆牙,惹的唯一要買一大堆的零食來"安慰"她.

 
唯一感到身體不適的時候,已經開學2個月了,唯一在燕秋的陪同下才去了醫院,醫生告訴她們,唯一已經懷孕近2個月了.那天,一路沉默、臉色發白的唯一嚇壞了燕秋.她要打電話給他,可唯一不讓,她說他們家本來就不接受她,如果知道了這件事,更看不起她,認准她是壞女孩."那他呢?也不告訴嗎?"唯一搖搖頭,他知道了又能怎麼樣?能改變事實嗎?燕秋看著這個可憐的女孩,輕輕攬過她的頭放在自己肩上,她決定要陪她一起度過這一關.

 
誰知道,第二天去醫院,醫生告訴她們,按孩子的月份,是要做手術的,唯一同意手術,可醫院卻要家屬的同意才能做.唯一愣住了,這件事萬萬不能讓家里人知道,母親會傷心死的.

 
離開醫院,唯一問燕秋,如果把​​孩子生下來呢?你瘋了嗎?燕秋喊到.唯一知道自己是瘋了,可是,不能讓家里人知道,又不能做手術,除了生下來,沒有別的辦法了.燕秋想了想,這種事情又不能找別人商量,的確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等孩子出生後馬上送人.

 
從那以後,她們開始接了好幾份家教,開始攢錢.而他再打來電話,唯一都不再接聽了,開始的時候,唯一還看著電話哭,後來,一見是他的號碼就離開.漸漸的,他也不再打來了.

 
在唯一瞞著家裡休學4個月後,孩子出生了.當孩子2個月大的時候,燕秋抱走了孩子,送進了事先打聽好的孤兒院.那天,唯一一直在哭,燕秋知道她捨不得,所以決定不能讓她知道孩子到底送到哪裡去了,這個和自己一樣大的女孩子,承受了她們這個年紀無法承受的東西太多了,她要她忘掉這一切,好好的做回她自己.

 
大學畢業後,燕秋留在了這座城市,而唯一去了北方,燕秋知道她在逃避那段回憶,也在逃避自己.但每年春節的時候她們都會約好了一定要家鄉,平日里,忙於奔波的她們也只能靠電話聯繫.

 
唯一想,現在他雖然找到了自己又能怎麼樣?他終於按父母的要求找到了一個門當戶對的妻子,有了一個活潑的孩子,他們始終就像兩條交叉線一樣,交匯了,然後分開,向各自的前方奔去.

 
有時候,不是相愛的兩個人就真的可以在一起,宿命給我們的結局只是叫我們攤開手心,裡面是空洞的,沒有諾言,也沒有永恆,一切都逃不過時間的洗禮.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引導語:每一個成功的男人為事業拼搏的時候,都有一個默默為他付出的女人,這個女人,一直在站在男人背後撐起一把雨傘,盡可能的為他遮風擋雨。而男人在事業有成之後往往第一件事情就是換掉糟糠之妻,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哀。 那天看了一張照片,是大畫家吳冠中和他的妻子。在黃山上,大概是下著雨吧,吳冠中...

      tuku.mingxing.com   1.不要經常去試探男人,更不要以分手做為威脅,當你經常給他這種心理暗示,他的潛意識就會做好分手的打算。  2.不要因為男人愛你就無限制的擴張自己的權利,不要干涉他的理想、信仰和追求,不要自以為你比男...

作者:李筱懿 我的女朋友小晴嫁了個被大多數人羨慕的丈夫:長相對得住財產,財產對得住生活,生活對得住期望。只有一個毛病讓她忿忿不平:大男子主義——小晴的丈夫從來不幫她拎包拖椅子,哪怕她挺著懷孕七個月的大肚子也得拿穩自己的包,他的口頭禪是:「你見過XX(小晴丈夫的領導,一位年近...

我是個好學的女生。剛上大學那會兒,我有遠大的抱負,想修雙學位。國慶節返校那天,我抱著一堆新買的書及行李從校門口穿過時,有個帥氣的男生走近我,非常禮貌地問:「同學,需要幫助嗎?」我打量了他一下,忍不住慨嘆,他真養眼啊。 我樂意地接受了,他就送我走到宿舍樓下。上樓前,他問我要聯繫方式,當時我沒手機,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