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聽到一位女性朋友結婚的消息,一連使我難過了好幾天。可別誤會是那種「新郎結婚,新娘不是我」的悲劇發生在我身上。事實上,我只是為一樁情緣的錯過而深深遺憾。
結婚的朋友是個聰慧、美麗而纖細的女孩,因此她戀愛時我們自然十分好奇,是何方君子能贏得她的芳心。



某日在一個燠熱難當的午後,辦公室裡,幾乎每個人都被盛夏的天氣,熱得暈頭轉向,惟獨這位朋友卻埋首專心地在做剪紙。
「這麼熱的天氣,妳怎麼靜得下心來做這麼細的工作啊?」終於有人拋出了心中的疑問。
「這張剪紙是要送人的。」女孩的回答很短,說完,她又埋頭專心工作,臉上依然充滿著愉悅而恬適的笑容。她的神情,讓我相信,她的確很在乎大洋彼岸的那個男孩。


兩年以後,女孩結婚了,我們正要向她道賀,卻發現她結婚的對象並不是當時的那位男友。

對現代人來說,婚前換過幾個男、女朋友似乎並不值得大驚小怪,女孩的婚事之所以令我們覺得意外,主要是因為她處理感情的事一向慎重。

她常說她對愛情有「潔癖」,除非是志趣投合、相知相契,否則難以令她動心。

對於那名隔海千里的男子,我們都相信她是用整個生命去愛的。

但是,為什麼沒有美滿的結局呢?

我們相約在一個人不多、氣氛極佳的咖啡店,見面時彼此只是默然。

我仔細端詳者她,總覺得她似乎沒有一般新娘子的喜氣。

「其實我現在過得蠻好的,只是有時候想起來,會覺得有點遺憾。」

接著,她告訴我,有一回,國外的那個男孩回來,他們因為某事而爭執,雙方都在氣頭上說了重話,男孩憤然返美,兩人從此未再聯絡。

「啊?就這樣斷啦!?」我覺得不可思議。

「我一直很在乎他,吵架以後仍然深深期盼跟他再聯繫,但誰也不願意先低頭,所以就僵了半年多。」

聽到這裡,我已經覺得很著急了,按捺不住想知道結局為何如此,我很直接地問:「他知道妳結婚了嗎?」

她點點頭,眼眶些許濕潤,繼續說道:「我們就這樣失去聯絡,在我最落寞的時候,一位同事對我十分照顧,也給予我很大的支持,後來同事向我求婚,我很為難。

最後,我要他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考慮。」

「我,終於丟開了所謂的面子和矜持,寄了封長信把我對他的牽掛和目前的情況都告訴他,希望他趕快和我聯絡.......」

「難道他沒有回音嗎?還是他已經變了?」

朋友搖搖頭很無奈地!




「我的信寄到美國的時候,正好在耶誕節前學校停課,他去度假了,所以沒接到我的信。

我一直等,等不到音訊。一個月以後,就和同事結婚了。

他回到學校看到信的那一天,剛好是我舉行婚禮的日子。後來,他同學告訴我,他接到信後當場痛哭。」

唉!該怎麼說呢?這時,縱使再問世間情為何物,怕也只能以造化弄人來解釋。

她臨走前,很懇切地留下一句話:「陳玲,我覺得幸福比面子重要。」

我們告別後,我沒有馬上離開咖啡廳,獨自坐在窗前,我反覆咀嚼著她說的那句話:幸福比面子重要!

的確,我們往往因為太在意「誰先開口」、「誰先低頭」等面子問題,錯失了許多生命中的重要機緣,而等待的日子,也許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也或許是長長的一輩子。

與其一輩子的等待,甚至是終生的遺憾相比,「面子」實在是算不得什麼。

如果,你衷心地想向某人說些什麼,或者,想為他做些什麼,卻遲遲不敢付諸實行。

那麼,想想看,幸福與面子,何者重要?




(網路轉載)

出處來源:http://feihomebook.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252067

我靈魂的宇宙 在另一個時空裡 愛上了你 那裡的空間 沒有三度 不見四度 只有我的愛情 超越一切 只愛你 那裡,只有我的心 可惜 我的軀殼還在這個空間 只能偷偷的低戀你 畢...

那天,去年夏天 究竟是哪一天呢 我不記得了 也無從回憶 一切,只剩個感覺 感覺我心 飄離了胸膛內的窟窿 輕悄的 掛在你身上 也許這動作太無聲無息 我沒有發現 但一個人沒有了心 能活...

如果你很愛很愛一個人﹐可是有時候難免會受你所愛的人的氣﹐ 你可能會很氣很氣﹐但不論如何氣﹐不要去爭輸贏、爭面子﹐ 要記得﹐不論如何﹐自己都不要做一個後悔的人﹐寧可讓一步。 如果你能原諒她﹐那就原諒她﹐那怕自己情感也很受傷。 如果你不能原諒她﹐那就同情她﹐因為...

我們是什麼關係 隱隱透露著不尋常的關係 但我們的關係卻又是正常的 半夜出去陪你 剛下大夜班的我 不管明天是接早班 陪著你近天亮 你總是抱著我、吻著我 但我們真的只是朋友 你不開口 我也不開口 我也慶幸你沒開口...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