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們都認定那條還沒走的路,一旦踏上去,必定是灑滿金光,蓮花開放。可我總覺得,有可能不是那樣。

 我聽說你也不幸福

1.體檢是一件簡單的小事兒

 

朋友去體檢。體檢之前,他天天跟我嚷嚷:“人還是早點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體檢回來之後,他躺在床上,跟放了氣的充氣娃娃一般,整個人都蔫了。我無聊,且有偏執的強迫症,看到他難得有不爽的樣子,便非得問個清楚到底是什麼那個地方破了,把他的氣放了。

 

朋友說,他體檢出了一種病,現在處於剛發現的階段,再嚴重一點就會轉化成癌症,而且,現在沒辦法治療,只能靠自己修養。朋友說完這話,躺在床上唉聲嘆氣。

 

朋友說,你應該去體檢,說不定你除了顯現出來的病,體內還有其他的病很致命呢!我說,我才不要去,已經病成這樣了,體檢多出來一個,豈不是很麻煩,現在又沒有錢治療,查出來能把人愁死呢。

 

朋友說,萬萬沒想到,才畢業一年,我就要得癌症死了。我說,這有啥,我沒畢業的時候就病了,關鍵是到現在還沒好呢!你的病現在是個么蛾子,先不要矯情,等到要死的時候,你再告訴大家,這樣就會震驚到大家,說不上還可以上個頭條。

 

朋友說,我才不要那麼早死,我要是死了,肯定有一堆人開始懷念我,說一個年紀輕輕的記者,那時候看起來傻乎乎的,人還挺好的,竟然這麼早就過世了。然後所有的人肯定要開始痛訴行業的辛苦,還有自己的無奈。我才不要當那個藥引子,引出來別人的痛苦,想想都覺得好噁心呢。

 

我說,你天天勸我想開點,到自己了原來是個惜命的。

 

過了幾天,朋友跟我說,他的一個同事,才上班半年,居然查出來七種病。另一個同事,居然得了甲狀腺腫大的病。

 

又是一個體檢的季節,不知道又要聽到多少人在走最後的路了。

我聽說你也不幸福

 

2.那個唉聲嘆氣的公務員

 

朋友得了病之後,就​​跟我感嘆當記者是多麼辛苦的行當,想了好幾天之後,終於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回家,考公務員,清清閒閒也是一輩子的干活!

 

恰好朋友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最近當了公務員。兩人保持著多年的電話交流的習慣。

 

一天晚上,那位公務員先生打電話來,聊了半個小時的樣子吧,聊天內容慘不忍聽。朋友有相當好的忍耐力,據說從小到大隻和一個人發過飆,說過絕交,後來人家請他吃了一個披薩,他又和好了。要是聽電話的是我,我估計就會當即立掛。

 

那位公務員先生,說話的內容大概如下——“他媽的,沒有個靠山真的不行”、“我要讓縣長的女兒包養我”、“一個禮拜喝一場酒,喝一次吐一次” 、“我們領導都是肝硬化”、“五年不讓辭職啊”、“哎”。最近朋友和這位公務員先生聊天的時候,都用免提,讓我也感受一下負能量。

 

朋友說,現在不太想和這位朋友聊天了,慢慢的負能量全都堆積到自己身上了。那位公務員先生,一句話裡面帶了三個哎,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把那些“哎”順理成章地糅合進去的。那位公務員先生說,現在他靠著書籍來維持生活,每週一本,可是說來說去就說出來了一個《黃金時代》,評價了一句——真他媽的有意思。

 

朋友的反射弧很長,過了兩天,他才跟我說,我原本蠻羨慕公務員的,沒想到居然那麼痛苦。我也羨慕過,不用付房租就可以住兩室一廳的房子,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也就是一個人住一間吧。這位公務員先生剛考上的時候,電話裡也是充滿了羞澀的自豪,這自豪只維持了三個禮拜。我的羨慕也就維持到這兒了。

 

朋友又陷入了迷茫,我勸他說,反正大鐵圍山都一個樣,到時候我睡鐵床,你去哪裡自己挑一個吧。

 

3.是原來的樣子,也有點不一樣

 

聶同學來北京出差,陰差陽錯中見了一面。聶同學說,一年都過去了,沒想到你還是個腦殘。我無言以對,腦袋確實還殘著。

 

聶同學唏噓著,微笑著,尷尬著,不知道從何問起我的過往。

 

我只好如實相告——沒錯,工資很低,混得很差,公司很奇葩,老闆是處女座,秋天了才開始供空調,中秋了還在發粽子。吊兒郎當地混著,也沒心思往好的地方去。生了一腦袋病,病不知道還能不能好,也查不到究竟是什麼病,有時候嚴重有時候輕快,總之在惡化,頭髮已經掉了一半了,過段時間直接進化療房都沒問題的。沒錢租房,住了一夏天地板,秋天了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借別人的錢快要還清了,自己的兜里卻啥也沒剩下。沒有對像沒有暗戀沒有任何好感,沒有擼管沒有AV沒有偷看大胸妹,我混成這樣,你放心了吧?

 

聶同學笑笑不語。我問聶同學,為什麼不開心?

 

聶同學說,沒有啊,很開心。以前的聶同學是個孩子,有點屁大的事都喜歡拿出來說,就連一天擼管幾次算是縱慾這樣的事情都要拿出來討論半天。可是,聶同學說,沒有啊,很開心。這就是恰到好處的生分吧——跨不過的距離叫做時間。就算你千山萬水,走到我跟前,也說不出你想說的話了。那就,好久不見了,聶同學。黑了瘦了長大了,屁股沒有更翹,髮際線卻更高了,當初形容的“前禿後翹”,如今只剩下一半了。

 

聶同學說,我們各有各的堅持,各自奮鬥各自的生活,都不那麼容易。

 

我說,雞腿才吃到一半,還能不能友好地吃下去了?

從前有一個女孩,她喜歡上了一個男孩那一個男孩是很活潑的那一種 一直都擁有很多的朋友,他也很愛玩所以一直也都有女生喜歡他,那女孩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認識他,所以只能夠默默的喜歡著他 直到有一天她知道了她有個朋友認識那男孩,於是她就要她朋友把它介紹讓他認識 她朋友知道她喜歡那男孩後,就對她說你知道...

沒有伴侶的時候,即使是孤單,也可以很快樂這個時候,孤單是一種境界。你可以一個人走遍世界,結識不同的朋友你也可以選擇下班之後,立刻回到家裡享受自己的世界一個人的孤單,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有了伴侶以後的那份孤單伴侶糟糕,你卻不能離開他,那是最孤單的你和他,曾經有過許多快樂的時光,你以為從此不再孤單只是,...

是什麼時候人要接受婚姻的束縛,這種的約束是兩性在強制對方不能離開;就算感情淡了、沒了,生活中剩下的只有無奈的抽插運動來滿足單方面的生理需求,卻依然被捆綁住,像被囚禁的鳥,只想往外飛......很多人都認為結婚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愛一個就要與她/他結婚,表示你/妳對這段感情負責;真的如此嗎?唯一證明...

安靜的午後 悄悄的想你好想寫點什麼給你紀念我們彷彿認識了好久飄雨了在雨中 我放任自己的思緒散落四周的雨滴 寂靜無聲的陪我哭泣是你嗎?落雪了突然想起你說過最愛的是茶泡上一壺碧螺春 茶香四溢 暖暖的感覺是你嗎?在你面前 我的任性消失堅硬的外殼 漸漸變得柔軟閉上眼睛...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