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許願坐在咖啡室一段時間了。他約的人還沒來,是他提早到了。他已許久沒見過她了,所以選擇了一個靠近窗口的位子,希望第一時間可以見到她。 

他抬起頭來,呆住。 

“許悅,你怎麼懷孕?孩子的父親是誰?”許願激動地問,他幾乎打翻了面前的咖啡。 

“我今天來,並沒準備向你作出解釋。再過幾個月,我就要生產了,我沒錢交房租,想搬回來住。”她語氣平和地敘述著,沒有任何表情。 

“你是我的女兒,不管發生甚麼事,我都會幫你的。”“你從來沒有盡過做父親的責任,別假惺惺很關心我的樣子。”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們不要再提了,好嗎?”“你說得還真輕鬆。”她木然道。 

“唉,你就住在我那裡,等孩子生下來後再做打算吧。”他皺皺眉,暗暗地嘆了口氣。 

* * * 

許悅躺在床上卻無睡意,這些日子總是如此,眼睜睜地到天亮。她想過服食吃安眠藥,但為了腹中孩子的健康,她還是放棄了。 

在外面的日子,她常常會想家,有時拿起電話,撥了幾個號碼,卻還是放下了。其實,她也沒甚麼話想要說的,只是想聽聽父親的聲音,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她閉上雙眼,仿佛聽見父親的嘆息聲。 

“許悅,你在想甚麼?”姑姑開口問她。 

許悅問道:“姑姑,你還記得我媽生前的模樣嗎?” 

“她總是很傷心很失望,模樣憔悴。”“她去世之際,是否痛苦?她想到年幼的我,一定十分難過不捨。” 

“這些問題永遠沒有答案,你只需好好地生活,也就安慰你母親在天之靈。” 

“我明白的。”她點頭,難過地說。 

“許悅,別再責怪你爸爸了,好嗎?他即將到美國工作,他很不捨得你,這一走,也不知多久才能見面。” 

母親逝世後,她對父親一直不諒解,兩人的關係每況愈下。許悅沒有言語,她不忍再去回憶過去的經歷和情景。

* * * 

許悅在街上閒逛,有個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晃過,她定定神,是家明!他牽著一個女人和孩子過馬路,她無法忍受地轉身離去。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的事實,家明已選擇放棄她了。 

回到家,許悅緩緩地走到沙發上坐下,用手遮住額頭,把思想放空。過了很久,只覺臉龐有一陣涼意,她知道那是眼淚。當初,母親逝世的時候,她也這樣哭過,後來漸漸也接受了媽媽永遠不會回來的事實。 

許悅記得10年前的某天,母親牽著只有10歲的她站在大樹下,眼光卻一直守候著對面的一間雙層排屋。不久後,她見到了父親的車子停在屋前,她欲衝上前去呼喚父親,卻被母親拉住了。然後,一個濃壯艷抹的女子從屋裡走了出來,親密地挽著父親的手走進了屋裡。 

她替母親找去臉上的淚水,然後2人牽著手黯然地離去。 

一生是個很漫長的歲月,母親的憂鬱症日愈嚴重,她不欲如此痛苦地生活下去,最後用一條麻繩結束了短暫的一生。好幾次,許悅夢到母親,場面沒有熱淚擁抱,她只是幽幽地說:“媽媽,請帶我一起走。” 

這件事想起來,好像幾個月前的事,所有的細節歷歷在目。她捫心自問,自己曾如此痛恨那可惡的第三者,如今卻成為破壞別人家庭的女人。分開了,她再也不需內疚和充滿罪惡感了。 

一天晚上,她和父親在露台上談天。 

“你知道我一直關懷你,如今你落得孑然一身,真叫我心痛。”許願痛惜。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差勁?我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感情是甚麼?”她抬頭望著天空。 

“如果沒有結果,就不要拖著彼此,人生還有許多的可能。”他勸道。 

“生活對我太殘酷了。”“許悅。我對不起你。”妻子死後,他人生的大部分也跟著死去,他不想連唯一的女兒也失去。 

她臉上不露聲色,但一顆心卻因為這句話而被震撼了。心靈的創傷還需很長的一段時間恢復,然而他們還是父女,這是不會改變的。 

“答應我,好好地愛自己。”他伸手去拍拍她的頭,摸摸她的頭髮。 

“我答應你。”過了很久,許悅才輕輕答。她終於原諒他了。

我答應你

如果能再年輕一次.... 能想像到了30好幾有了轎車,你卻仍騎著車由淡水到九份,只為感受一下追風逐月的快樂嗎? 如果不是有這樣的想法,我絕不會在無意中經過台東鹿鳴橋時,有這樣的勇氣跳下單索,因為年輕所以我知道錯過這次, 我不會再有這樣的勇氣跳下去,所以把握當下,我們要在以後回憶過往時仍留下微笑。 ...

緣,是人間一種看不見的引力,把我們與某些人拉進,也與某些人疏遠。據說,有緣的人是拆不散的,無緣的人是撮不合的。而人生的困擾往往在於--我們希望有緣的,偏無緣或緣淺,我們不希望有緣的,那個緣卻綿延流長。所以,人世總有一些遺憾,一些剪不斷理了更亂的無可奈何,如果把這種無可奈何深藏心靈深處不放下來,那生活...

5 歲的時候,我說我愛你。 你歪著腦袋,眨著水晶般的大眼睛, 疑惑地問我:"什麼意思呀?" 15歲的時候,我說我愛你, 你的臉紅得像火燒雲,頭深深地低著, 擺弄著衣襟,你好像在笑。 20歲的時候,我說我愛你, 你把頭靠在我的肩上,...

結婚也好,不結婚也罷,無論是誰,最後都是一個人。現今大多只生養一、兩個孩子的情況下,孩子們因升學、就業等因素,終究會離家獨立,而有的孩子則成了單身寄生族,和父母之間的關係宛如房東與房客。這些女性恢復單身生活後,就不用再當個為了準備飯菜而匆忙趕回家的「灰姑娘」。長久以來,她們一直扮演著每到傍晚時分就得...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