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和我的男朋友恐龍喜歡逛街。

喜歡觀察人的我,發現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有許多情侶,都是男友一肩挑起兩個包包。

我突然扯住恐龍的手:「你願不願意幫我背包包?

「你不舒服啊?是不是天氣太熱了?」恐龍摸摸我的額頭,我搖頭。

「那麼,一定是你東西背太多,肩膀痠痛囉?」我又搖搖頭。

「我的意思是,從今以後,你願不願意出門時都為我背袋子。這無關我舒不舒服,

或者包包重不重。」

恐龍百思不解。「那,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愛呀。你看!別人都是這樣的。」我指指路上那些肩上馱了兩個包包的男人。

恐龍的臉上,終於露出我懂了的表情。



於是他二話不說,將我的背包甩到肩後,再將他的運動型大背包斜背在身上,

左手則拿著剛剛吃剩的薯條和漢堡。最後,他向我伸出右手出來牽我的手。

於是,我心滿意足地和他重新上路。

但一路上,我總覺得某些地方怪怪的。「要不要過去看?」恐龍捏捏我的手。

將喝到一半的可樂放到恐龍空出來的右手,我興奮地擠入人群中尋到寶貝,

再從人群中擠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

東尋西找,左顧右盼著。我突然發現恐龍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汗流浹背,在背後、肩上、手裡掛滿紙袋和包包的男人。

那個男人看起來,與其說是我的男朋友, 還不如說是我的愛情奴隸。

但是,我並不是為了想要一個愛情奴隸,才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呀!

「我自己拿。」我試圖將自已的背包從他的背上搶下來。

「怎麼啦?」他一頭霧水地看我。

「反正我的包包又不重,我自己背就好了。」我堅持著。

「你確定?」恐龍故意拉住我的背包不放。

其實就是因為愛男友恐龍關係,我才決定要背我自己的包包。

我突然發現,身上能有沈重的感覺,原來,也是一種幸福。

每個女人都需要一個愛情奴隸。

這個愛情奴隸要能給予一個停靠的港灣,還要能安撫女人的內心。

女人會需要男人只是期待一個安全感,女人要的,就是窩心體貼而已。

(網路轉載)
出處來源:http://feihomebook.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252067

我被開了瓢,倒在地上,血一直在流,那幾個混混把啤酒瓶砸在牆上,我只看到瓶子的碎片,卻聽不到任何聲響。我眼睛閉上的時候,若若的影子卻一直在我眼前飄蕩。還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我依然留著長發。我不喜歡打架,只是總有一種情結,我討厭把它稱作英雄主義,當然,老師也時常稱我是狗熊,我只是覺得,爺們就要有爺們的活...

某導演在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報了公司地址後,就安靜思索著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導演曾經有段時間很迷大提琴的音色,覺得那像是男人之間 man's talk的聲音,所以他注意到了司機正聽的是《巴哈無伴奏》,而且一曲聽完竟接著下一曲,可見得並不是「愛樂電台」剛好播放的曲目,而是從車上的CD唱盤播出來...

我當老闆時和一位來應徵工作的年輕人面談  我問他的頭四個問題是:「有沒有女朋友?」他說:「我還年輕,想專心拼事業,目前不想交女朋友。」 「你去過最好玩的地方是哪里?」「我不喜歡出去玩,我喜歡在家研究電腦。」 「那你吃過最好吃的東西是什麼?」「我都全心全意工作...

曖昧時,會有人時時關心我在哪在幹嘛。愛情時,關心成了一種習慣性的問候。曖昧時,會有人幼稚的嚷嚷著說要保護我。愛情時,只有那句乏味無力的我愛你。曖昧時,會有人因為找不到我而著急要死。愛情時,我一整天不出現也不會有半個短信。曖昧時,更多的是歡樂的笑話。愛情時,更多的是無奈的謊言。曖昧時,不用提心吊膽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