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們是從白紙開始的,她的第一次給了我,我的第一次給了她。

她是個安安靜靜不愛說話的女孩子,笑得特別好看,是文藝小清新一枚。兩人在一起時話極少,彼此都沒提過感情和名份的事情,但是這七年裡,我沒有交過別人,她也是。 

她生活很簡單,從沒擔心過年紀大不大,有沒有男朋友的問題,現在我們的關係更多是偏向與親情。突然間我就想娶了她,就想結完婚再慢慢戀吧,反正覺得從親情培養愛應該容易些。

 


我蓄謀了一個星期,最後的方式有些狗血。

選好了日子,打電話過去約她有沒有時間,她說有事,說要晚上上山拜佛(她愛騎行),我沉默了一會,剛要掛電話,她說「你也要去嗎?」 我說「好吧。 」

晚飯後出門前我特意還擦了下單車,好久沒騎的灰有些厚了,看了下陰沉的天,隨手帶了件風衣。把準備好的戒指放在了裡面。 

山路幽靜,我開遠燈在前面領騎,她還是話不多地在後面跟著,我總要時不時回頭,確定她還是在的,一直到山頂的寺廟門前,我們累到坐在大榕樹下休息了。

愣了會神發現,故事發生的過程跟我預備好的劇本完全不一樣了。她話不太多,我就隨口找個話題地問她:「你有願望嗎? 」

她怔怔地看著我,頓了會說:「還好吧,願望就是現在每天的生活是真實的就好。」說完起身往寺門走去,回頭讓我等她一小會兒,她拜完就下來。 

寺門關著,只有些幽暗的景觀燈,她一階一階地往寺門走去,當時那畫面真像做夢。 我慢慢地跟著她也往上走,直到她跪在寺門前,看著她虔誠地叩拜,我心裡竟前所未有地湧起一股熱的東西。我打開戒指偷偷單膝跪在她身後。 

她轉過身時,發現了我,先是嚇了一大跳,這個是真狗血了點,然後我努力把鑽石本來就很小的戒指往她前面遞了遞:「嫁給我吧。」她傻在那,好像一隻被嚇壞的小兔子。

(總結經驗教訓:以後大家千萬不要像我一樣在黑燈瞎火的地方求婚。) 

我重複道:「真的。」 

然後我就第一次見到她哭,我當時是真慌了,哪見過這陣勢啊,然後覺得這會兒像兔子的是我了,一慌,問了句特白目的話:「那你到底是嫁還是不嫁啊?」然後就見她一個勁兒地點點頭,點的跟打樁機似的。 

就這樣,過程和結果都有些跟預想不太一樣,但好在總算是成了。 

現在我們已經在一起了,領證和結婚的日期兩個家庭在商議了。

 


▼附個合照吧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比較害羞,放張平時的生活照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一起騎行的單車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真心羨慕這對璧人,恭喜他們。

不過這種開始的方法實在不能複製阿, 不給自己太大希望, 還是好好找個愛自己的男人才是重要的。 

 

 

via:http://ck101.com/thread-2779812-1-1.html

啞女孩女孩找了很多份工,可是沒有一間公司肯聘用她, 因為大多數的公司都歧視她,歧視她是一個啞巴。 這天,天陰沈沈的,女孩再次鍥而不捨的找工作, 但結果還是一樣的,「小姐,你回家等消息吧!」 這句話,她聽了不止百次,彷彿把她推向斷頭台。 她舉目無親,如果要投靠的話,根本沒有人可依靠。 天下大雨了,女孩...

卡內基負責人黑立言的父子故事,刊登於《商業周刊》。 黑立言畢業於耶魯企管碩士,曾於安侯會計事務所擔任會計師。家境好,學歷佳,長的帥,家庭美滿,一路順暢。用黑立言的話:「人生打得一手好牌!唯一的煩惱只有如何與強勢的父親相處。」人生走到四十中年,他遇見最不幸的事,年僅六歲的兒子罹癌,七歲結束生命。 黑...

不想丟了你,所以讓你做我特別的朋友。做不成男女朋友,做個特別的朋友。 兩個可能是彼此相愛、喜歡的人,但是,又不屬於友情、愛情、親情中的任何一種,彼此不能成為男女朋友,只能做個特別的朋友。 也許是為了朋友之間的義氣,不能歸屬。也許是為了顧及家人的意見,不能歸位。 也許是為了自己的前程,不能承諾。也許是...

一直不知道,心的背面是什麼? 有的人喜歡把快樂存在心的背面, 在冷的時候、孤獨的時候,轉身看看, 去感受昔日的溫情,也許感到溫暖,也許感到力量。 然後,告訴自己,生命如此美好,走過去就有燦爛的陽光。 有人喜歡把傷痛留在心的背面, 慢慢舔舐,也許,時間終於沖淡了一切, 於是,慶幸自己當初沒有放在心上...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