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們是從白紙開始的,她的第一次給了我,我的第一次給了她。

她是個安安靜靜不愛說話的女孩子,笑得特別好看,是文藝小清新一枚。兩人在一起時話極少,彼此都沒提過感情和名份的事情,但是這七年裡,我沒有交過別人,她也是。 

她生活很簡單,從沒擔心過年紀大不大,有沒有男朋友的問題,現在我們的關係更多是偏向與親情。突然間我就想娶了她,就想結完婚再慢慢戀吧,反正覺得從親情培養愛應該容易些。

 


我蓄謀了一個星期,最後的方式有些狗血。

選好了日子,打電話過去約她有沒有時間,她說有事,說要晚上上山拜佛(她愛騎行),我沉默了一會,剛要掛電話,她說「你也要去嗎?」 我說「好吧。 」

晚飯後出門前我特意還擦了下單車,好久沒騎的灰有些厚了,看了下陰沉的天,隨手帶了件風衣。把準備好的戒指放在了裡面。 

山路幽靜,我開遠燈在前面領騎,她還是話不多地在後面跟著,我總要時不時回頭,確定她還是在的,一直到山頂的寺廟門前,我們累到坐在大榕樹下休息了。

愣了會神發現,故事發生的過程跟我預備好的劇本完全不一樣了。她話不太多,我就隨口找個話題地問她:「你有願望嗎? 」

她怔怔地看著我,頓了會說:「還好吧,願望就是現在每天的生活是真實的就好。」說完起身往寺門走去,回頭讓我等她一小會兒,她拜完就下來。 

寺門關著,只有些幽暗的景觀燈,她一階一階地往寺門走去,當時那畫面真像做夢。 我慢慢地跟著她也往上走,直到她跪在寺門前,看著她虔誠地叩拜,我心裡竟前所未有地湧起一股熱的東西。我打開戒指偷偷單膝跪在她身後。 

她轉過身時,發現了我,先是嚇了一大跳,這個是真狗血了點,然後我努力把鑽石本來就很小的戒指往她前面遞了遞:「嫁給我吧。」她傻在那,好像一隻被嚇壞的小兔子。

(總結經驗教訓:以後大家千萬不要像我一樣在黑燈瞎火的地方求婚。) 

我重複道:「真的。」 

然後我就第一次見到她哭,我當時是真慌了,哪見過這陣勢啊,然後覺得這會兒像兔子的是我了,一慌,問了句特白目的話:「那你到底是嫁還是不嫁啊?」然後就見她一個勁兒地點點頭,點的跟打樁機似的。 

就這樣,過程和結果都有些跟預想不太一樣,但好在總算是成了。 

現在我們已經在一起了,領證和結婚的日期兩個家庭在商議了。

 


▼附個合照吧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比較害羞,放張平時的生活照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一起騎行的單車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真心羨慕這對璧人,恭喜他們。

不過這種開始的方法實在不能複製阿, 不給自己太大希望, 還是好好找個愛自己的男人才是重要的。 

 

 

via:http://ck101.com/thread-2779812-1-1.html

女友說,想要一個音樂盒。為了看一次她燦爛的笑容,他願意做任何事。他花了一個月的下班時間削木頭,刨光表面、彩繪、上漆,做成一個可愛的外殼,還鑲上她的名字。但是他沒辦法手工作出那種會發出音樂的轉軸,於是他買了一個現成音樂盒,大費周章地把它拆掉,終於取下機芯,裝進自己的音樂盒裡。送給她的那天,他非常興奮。...

佛,你萬世孤獨,請收容我一生寂寞。 為什麼每個人都顯得那麼囉嗦,為什麼每件事都顯得那麼麻煩,為什麼一切都顯得那麼複雜,為什麼每個選擇都令人左右為難,為什麼在這個世界上活著顯得那麼的累,這一切歸根結底的原因是什麼?仰頭注視天空,不知道答案,無言,或許,唯有沉默的旋律在心中跳動。佛啊,我寧願孤獨,寧願...

彼此互勉之:最近認識一位美國籍的出家師父,是個很有趣的事情。特別是他叫我舉起蕃茄汁跟他說話的經驗。我們約在新竹的一家茶館用英文談論著心經,師父用英文跟我解釋因果、輪迴這些事情,這都還不稀奇。有趣的事情在後頭呢!師父一聽完我跟他提到的個人煩惱的時候,他索性要我左手提起他剛買的三罐番茄汁,一邊提著,一...

謊話...是真話的黑暗面,雖然不真實,可是卻是你愛聽的...​...笑話...是真話的假面,雖然只是玩笑,有時也會弄假成真...​...狠話...是真話的兇惡面,雖然生氣,卻是內心真實的感受...​...⋯⋯情話...是真話的感性,雖然不多,但是也讓你感受到愛意...​...真話,人人都想聽,可是卻...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