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們是從白紙開始的,她的第一次給了我,我的第一次給了她。

她是個安安靜靜不愛說話的女孩子,笑得特別好看,是文藝小清新一枚。兩人在一起時話極少,彼此都沒提過感情和名份的事情,但是這七年裡,我沒有交過別人,她也是。 

她生活很簡單,從沒擔心過年紀大不大,有沒有男朋友的問題,現在我們的關係更多是偏向與親情。突然間我就想娶了她,就想結完婚再慢慢戀吧,反正覺得從親情培養愛應該容易些。

 


我蓄謀了一個星期,最後的方式有些狗血。

選好了日子,打電話過去約她有沒有時間,她說有事,說要晚上上山拜佛(她愛騎行),我沉默了一會,剛要掛電話,她說「你也要去嗎?」 我說「好吧。 」

晚飯後出門前我特意還擦了下單車,好久沒騎的灰有些厚了,看了下陰沉的天,隨手帶了件風衣。把準備好的戒指放在了裡面。 

山路幽靜,我開遠燈在前面領騎,她還是話不多地在後面跟著,我總要時不時回頭,確定她還是在的,一直到山頂的寺廟門前,我們累到坐在大榕樹下休息了。

愣了會神發現,故事發生的過程跟我預備好的劇本完全不一樣了。她話不太多,我就隨口找個話題地問她:「你有願望嗎? 」

她怔怔地看著我,頓了會說:「還好吧,願望就是現在每天的生活是真實的就好。」說完起身往寺門走去,回頭讓我等她一小會兒,她拜完就下來。 

寺門關著,只有些幽暗的景觀燈,她一階一階地往寺門走去,當時那畫面真像做夢。 我慢慢地跟著她也往上走,直到她跪在寺門前,看著她虔誠地叩拜,我心裡竟前所未有地湧起一股熱的東西。我打開戒指偷偷單膝跪在她身後。 

她轉過身時,發現了我,先是嚇了一大跳,這個是真狗血了點,然後我努力把鑽石本來就很小的戒指往她前面遞了遞:「嫁給我吧。」她傻在那,好像一隻被嚇壞的小兔子。

(總結經驗教訓:以後大家千萬不要像我一樣在黑燈瞎火的地方求婚。) 

我重複道:「真的。」 

然後我就第一次見到她哭,我當時是真慌了,哪見過這陣勢啊,然後覺得這會兒像兔子的是我了,一慌,問了句特白目的話:「那你到底是嫁還是不嫁啊?」然後就見她一個勁兒地點點頭,點的跟打樁機似的。 

就這樣,過程和結果都有些跟預想不太一樣,但好在總算是成了。 

現在我們已經在一起了,領證和結婚的日期兩個家庭在商議了。

 


▼附個合照吧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比較害羞,放張平時的生活照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一起騎行的單車

我有一個約了七年的砲友,我想跟她求婚...


真心羨慕這對璧人,恭喜他們。

不過這種開始的方法實在不能複製阿, 不給自己太大希望, 還是好好找個愛自己的男人才是重要的。 

 

 

via:http://ck101.com/thread-2779812-1-1.html

不像讀書考試一樣,對於一個人的追求並不是你付出的越多,得到的回報就會越大如果把你的給予當橫軸,別人的回應當縱軸畫成曲線你會發現邊際遞減率在一個定值之後以非常不可思議的速度上升為什麼,我每天打電話對她噓寒問暖,得到的只是冷漠的回應?為什麼,在一群朋友出去玩的時候,她總是對我特別疏遠?為什麼,即使我竭盡...

開始的開始總是甜蜜的。後來就有了厭倦、習慣、背棄、寂寞、絕望和冷笑。曾經渴望與一個人長相廝守,後來,多麼慶幸自己離開了?曾幾何時,在一段短暫的時光裏,我們以為自己深深的愛著的一個人。後來,我們才知道,那不是愛,那只是對自己說謊。你以為不可失去的人,原來並非不可失去。你流乾了眼淚,自有另一個人逗你歡...

我們得學習處理自己大部分的難題,而朋友則豐富生命中的某個片段,拼湊起來就是完整的人際關係,但朋友不能當大海的浮木,想要死命地抓住它,同事也一樣。任何短暫的接觸與交集,都是自我學習的絕佳機會。和我極要好的同事得了一個不會死、但是又挺折騰人的病─紅斑性狼瘡,對於自己的飲食、作息都必須嚴格的控制著,不能熬...

愛情誤區一:強調單方面的付出眾多在愛情海中尋覓的飛鳥往往有著同樣的想法,要找一個全心全意愛自己的,細心呵護與照顧自己一生之人。許多人有著相同的想法,要等對方全心的愛與付出後自己才會去付出,在感動中而去愛。而愛其實是簡單的事情,愛了就愛了,在你付出的同時總會有回報,就如農民種田,那怕收穫的不是期望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