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天一個男孩送給他的女朋友一台漢顯傳呼机,溫柔的對她說:“我以後再也不怕找不到你了。”

女孩調皮的說:“如果我离開這座城市,你就呼我不到了。”

男孩得意的搖搖頭:“我可是辦了漫遊的,無論你走到哪里我都會呼到你”

女孩問他傳呼號是什麼,男孩說:“這是愛情專線,號碼不公開。”從此女孩每天都把它帶在身邊,一刻也不離開。

在一個陽光明媚,讓人有一份好的不得了的心情的周末,女孩只留了一張字條給父母,坐上汽車奔向鄰近的縣城遊玩,但是沒有人知道女孩正走向一場災難...

女孩在縣城玩了一天,拖著沉沉的腳步找到了一間帶淋浴間的小旅館。一走進房間,女孩迫不及待的走進浴室,想洗去一身的疲憊。

當女孩正準備脫衣服的時候,腳下一陣晃動,她急忙扶住一根鐵管,心想錯覺嗎?但是當第二次晃動,女孩知道這不是錯覺。

跟隨第二次的晃動中還帶有急促和沉悶的斷裂聲,女孩的全身開始顫栗,她知道可怕的地震來了,隨著第三第四次的更加猛烈的震動,無邊的黑暗和無邊的恐懼把女孩緊緊的包裹起來。

女孩象一只受傷的野獸,拼命的放聲號叫,拼命的拍打、撕咬浴室的門板。然而一切都是徒勞,女孩無力的蜷縮在陰涼冷漠的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腰間一陣顫動,是呼机。女孩匆匆的摘下它,在黑暗中摸索著按到了鍵子,即看到了綠色的光芒:“林先生請你七點鐘到老地方見面。”讀著這句話,女孩的淚水又一次涌出來,滑過嘴角,咸咸澀澀的。想著電話那邊的他,女孩又再一次嘗試著走出困境,但是是再一次的徒勞與絕望。

女孩跌坐在地上,把自己縮成一團,眼睛盯著呼机的屏幕。不知過了多久,女孩睡著了,又不知過了多久,呼机再一次在女孩的手中顫動了:“林先生問你在哪裡,請速回電話。”女孩再一次的流下眼淚,我想告訴你我在哪裡,但是我辦不到啊。

漸漸的女孩平靜了下來,面對無法挽回的死亡,女孩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呼机第三次震動:去了你家,看到你留下的字條,請火速回家。”女孩的心又開始躁動。呼机第四次震動:“我收到廣播,知道你那里發生了什麼,相信你此時正拿著呼机讀我的話,我們很快會見面的。”似乎有一縷曙光在女孩的眼前閃過。

女孩期待呼机第五次的震動,此時的呼机成了他生命唯一的寄托。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呼机象一個疲憊的孩子一樣睡著了。終於第五次的震動來了:“我去找你,車不通,想盡各种辦法,還是無功而返。我相信你不會出問題的,你是一個聰明又好運的女孩。我等待你的歸來!

”第六次,第七次...女孩在男孩一次又一次的傳呼中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恐懼與絕望的時刻,不知不覺已經兩天兩夜了。

死亡的陰影越來越緊的箍住女孩的全身,仿佛看到自己体內的鮮血和肌肉正被一條黑色的巨蛇一口一口貪婪的吞噬。

女孩覺得自己快不行了,連哭泣的力量都沒有了,她的思想開始混亂,感覺自己正在往下沉,就在沉到底的時候,呼机第三十八次,也許是第四十八次,五十八次震動起來,那震動象磁鐵一樣,牢牢的吸住了女孩体內殘餘的所有能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舉行哪些儀式?

從現在開始我們分別設想一下,日後評選出最佳方案。”結婚,婚禮,實在是太誘人了,女孩陷入了遐想之中。海底婚禮,像魚一樣自由自在穿梭在海洋世界;跳傘婚禮,與白雲併肩飛在空中。

女孩再一次振作起來,是啊,人生那么美好,又有多少美好的人生在等著我呢。第六十次,第六十一次。男孩一次又一次的向女孩傳呼,一次又一次的給女孩注入生命的活力;一次又一次的把女孩的生存信念從崩潰的邊緣拉回來。


度過了漫長的四個晝夜,女孩獲救了。當他看到男孩慘白的臉,火一樣的眼睛,一下子明白了世間最為珍貴的就是愛。女孩在擔架上輕輕的拉著男孩的手,柔柔的說:“我是你今生的新娘”。

給女人的座右銘文/吳淡如 大概是因為我是大家認為的「新女性」吧!所以我很容易聽到一些「受壓迫女人」的怨言,她們會在描述完自己因為「男女不平等」所受的委屈時,很情緒化地下了一些結論:「唉!我們是五千年傳統下的犧牲者啦!」「不只男人壓迫女人,女人也壓迫女人!」老實說,抱怨一點用也沒有,我最怕那...

白羊座:白羊衝動的個性,在談戀愛的時候,也是那麼的風風火火般,談戀愛要主動有幹勁,沒錯,可像白羊那樣,有的只是那股勁,沒有好好思量一下,最終的結局一般就是嚇壞了人家,到那時,根本就不算是驚喜,只能算驚嚇。 金牛座:金牛其實一般都很大方,特別在物質上,有能力的,絕不吝嗇,但在感情上卻付出的比較少,他對...

白羊座討厭自己衝動別看白羊總是信心十足的說他們想怎樣就怎樣,誰也管不著,而他們想要管的,就沒人能夠阻止,常常都是一副打死也不認錯的姿態面對失敗,而實際上,白羊在心底是真的很討厭自己衝動的個性,嘴上雖然不說,可是,當不顧後果的影響造成以後,在意之人受傷的眼神一閃而過,他們是真的心痛了,可惜這個世界上沒...

1當我覺得——沒有自信,總覺得不如人。我應該這麼做——1.停止批評和責難自己。《肯定自己‧欣賞自己》一書的作者克萊基荷芬解釋,會不斷苛責自已,說喪氣話的人,通常是對自己不夠肯定的人。「要對自己溫柔點,停止猛烈的批評,是建立自信的第一步,」她建議,拿枝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