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實是什麼?」施寄青的世界,就像那首費玉清唱的歌:「相逢又相逢,莫非是夢中夢,以往算是夢,人生本是夢。」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我敢說敢做就敢當 施寄青

我敢說敢做就敢當

看透因果的婦運悍將施寄青

「如果沒有離婚,那今天的施寄青,會是個怎樣的人?」施寄青直率回答:「我應該就是個平庸主婦。」當年四十多歲的施寄青,有兩個兒子和看似美好的婚姻,先生外遇,讓她度過一段懷疑自己的經歷,也因為婚變,她的成長之路,從此不曾消停。

我敢說敢做就敢當 施寄青 

走過婚姻

做自己想做的人

她開始省思婚姻當中的女性價值,寫出《走過婚姻》一書,在當時她是第一位公開告訴女人,不靠男人也可以有出路,呼籲女性要獨立要自主,放下舊思維,重新拾回生命的主導權。她相信在這個世界,只有她自己能打倒自己,敢怒敢言,特立獨行,從婚變的痛憤交加,到豁然開朗的心路歷程,在當時民風保守的社會,造成廣大迴響。

 

後來我們見到的施寄青,成為積極投入婦運的悍將,創辦了晚晴婦女協會,為婦女提供離婚法律諮詢,訴求修改性別不平等的法律條文,挑戰她看到的不公不義。這樣的女權運動先鋒人物,有人欣賞,有人排斥,但是一路走來她毫無遮掩,看不見畏懼扭捏,她說自己想說的話,走自己想說的路,甚至一度試圖參選總統,然後,她在卸下婦運戰將與教職後,選擇退隱山林,過著耕讀自得的田園生活。

 

 

接觸通靈

傾聽鬼神透露的真實

 

就從那通繼父打給她的電話開始,繼父慌張說自己撞見鬼魂,希望施寄青能過去幫忙解決,她說當時的直覺是實在太扯了,不料,卻一頭栽進入靈異的世界。

這十年施寄青把跟通靈者打交道,當成學習了悟生命的過程,經過通靈者透露出的靈界訊息,讓她拼湊出可以解讀的前世因果。很奇妙的是,會被示現的前世,都與今生有關,而且存在著微妙的因果關係。因果,讓她體會到此生,我們遇見的人,碰到的事,前往之處,都跟前世密不可分,「冤親債主,會來要走,存在著種種因緣,這個世界沒有那麼難懂,一切都有前因後果,沒有意外。」這世上沒有一件事是偶然的,這一切全是必然發生。

她思索著前世今生,通靈者眼中往生的人,即便已成靈魂,仍執著世間總總未了的念頭,不得解脫。就像人常在自己投射的幻境中,在現實中過著生死流離,以假為真,以無為有的人生。她認為人生像是《紅樓夢》中所說:「假做真處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人生就是黃粱一夢,大家卻演得淋漓盡致,只因入戲太深,難以抽離。

「真實是什麼?」施寄青的世界,像那首費玉清唱的歌:「相逢又相逢,莫非是夢中夢,以往算是夢,人生本是夢。」

 我敢說敢做就敢當 施寄青

看透因果

從今生開始修為

 

施寄青從量子力學談起,她看到愈來愈多物理學大師認為,這個世界全是由人類意念創造出來,被稱為二十世紀最聰明的人馮紐曼(John von Neumann)說:「我相信這世間有所謂的意念力,意念力,可以改變時間空間和物體的狀態。」物理學家倫敦(Fritz London)接著總結說:「物質,不過是人的意念所造成,真正的實體,來自我們的思想意念。」

佛法所說:「萬法唯心造。」人生,不管有多少累世來的遭遇,都是自己心識的投射,所謂的「因」即人的「念」,一念不放,我們便有執念,開始進入六道輾轉輪迴。

施寄青相信因果律,正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呈現,她說這是十年靈異之旅,與通靈者共同看過百人前世今生的重大體悟。當我們遭遇困境或內心有所渴求,不是求神問卜,便是到處算命,花錢供養神明,找大師消災解厄。她卻很不為然,因為,佛菩薩都不能干涉人因果業力,何況是人間法師?

「如果不能改變今生,那知道前世的用處何在?」她說:「好好修當下。」接下來的日子,她要學習寬容和慈悲,當個慈祥含飴弄孫的老奶奶,在現世修好今生的善緣。

 

更多精彩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83/8月號】

 

 

【《魅麗雜誌》官網;《魅麗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為大家分享一則故事,不論真假,只想告訴大家失敗的婚姻並不是世界末日,遇到了背叛後不要自怨自艾,只有重新站起來才能開始新的生活;告誡廣大男性朋友不要輕易背叛自己的婚姻,因為這需要非常大的代價。 37年的感情竟然輸給了年輕火辣的秘書,這種背叛每個女人都不能接受。然而文中這名女子卻沒有每天以淚洗面,她選...

    文/呵呵君 那本是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女兒漂亮乖巧,大人恩愛和睦。 他叫王凡,與妻子顧梅經朋友介紹認識,兩人都是性子很好的人,在一起幾乎沒吵過架。 結婚兩年後,女兒出生,因為生女兒時候顧梅大出血,從鬼門關裡繞了一圈,王凡心疼妻子,堅決不再生二胎,怕顧梅有個閃失,自己後半...

女孩子嘛♪一生只有一次也想要被這樣求婚呢♡這樣的求婚的話,馬上就可以回答OK,若無其事的求婚或直線球的求婚,以及從電視劇・電影摘錄下來的話⋯⋯等,妳想聽哪一種呢?     1 你是我晚上睡覺前最後一個想說話的人♡ moviemylov.exblog.jp 這是電影「當哈利遇到莎...

譯者:李葉瑩  葬禮結束後,我靜靜地坐在媽媽的房間裡,關於她的記憶一直縈繞在我腦海。夕陽的餘暉透過窗戶投下長影,房間略顯昏暗。我無時無刻不期盼著能再一次聽到她輕柔的話語:「克利須那,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黑暗中呢?」 可是我再也聽不到了,因此我心中的悲傷隨著她聲音的消失肆意滋長。以前總是不以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