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孩跟女孩是在音樂會上相遇的 

男孩的鋼琴獨奏深深的吸引女孩注意 

經過幾次的邀約後,他們便開始交往了... 

男孩出生在富有人家裡,父親因經商而賺了很多錢 

男孩是獨生子,從小便被受呵護,男孩的個性內向,凡事都聽從父母 

女孩並非像男孩一般幸運,她自小父母雙亡,與弟弟相依為命 

需要半工半讀來付自己與弟弟的學費 

她弟弟因為結交了不好的朋友,平時壞事做盡 

但對於姊姊他一向很尊重,所以當他知道姊姊為他而打工賺錢時 

他便決定繼續唸書,本想休學的念頭,就此消失無蹤... 

交往一年多,女孩從不去想男孩的家境,她愛他並不是為了他家財產 

但男孩的富裕是眾所皆知,而男孩從也不再別人面前誇耀自己 

兩個非常相愛,亦是別人眼裡的金童玉女,多讓人羨慕呀 



一天,警察局打電話給正在打工的女孩,告知她弟弟出事了 

她連忙打了通電話給男孩,想不到當她到警局時男孩竟已在警察局了 

原來,女孩的弟弟飆車時一不小心竟衝向人行道,一名婦人當場死亡 

而那名婦女剛好就是男孩的母親... 

自己女朋友的弟弟是殺害母親的兇手,男孩無法接受這個打擊 

在考慮很久後男孩終於做了決定 

『我們分手吧!』男孩壓抑自己的激動,勉強的吐出這句話 

『對不起!』女孩沒有哭、沒有鬧,冷靜的使人出乎意料之外 

因為女孩心想是自己的弟弟惹來的禍,所以她也不怨天尤人 

『祝你幸福!』男孩沒說話,反倒是女孩說了 

女孩輕輕的從男孩身旁走過,淚......也從臉頰悄悄的滑落下來 

分手...對彼此都好,男孩一再安慰自己,他的決定是對的 

但他過沒幾天就後悔了,少了女孩的日子,一切都變的沉靜 

原來要忘記一個人真的很難,何況必須忘了他最深愛的人... 



男孩成天以酒澆愁,他不再活躍、不再歡笑,變的比以往更加陰深 

男孩的朋友都知道除了這個女孩外,沒有人能救得了他 

有一天,男孩獨自在KTV喝得酩酊大醉,他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人扶著他 

不過因為力氣不夠而摔倒,這一跌男孩酒醒了 

不可思議的他發現扶她竟是那女孩... 

『你有怎樣嗎?對不起!』女孩急忙的道歉,擔心男孩表露無疑 

『是你!』男孩呆了,這...怎麼可能 

『.......』女孩沉默 

『你怎麼會來?』男孩有些冷淡的說 

『我放心不下你啊!』此時女孩的淚已經奪框而出 

『不哭了...』男孩一手將女孩抱入懷中 

那天,男孩不知道怎麼回到家的,他只記得他擁抱著女孩 

其他的他都不記得了... 

當他宿醉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女孩已不在身邊他不禁慌了 

瞬時他拿起外套往女孩家奔去.... 

此時他想終於清楚了,為什麼他總愛將那個意外怪罪在她身上呢? 

他們的感情是無辜的,他決定告訴女孩他原諒她了 

他想和女孩永遠在一起,再也不要跟女孩分離 



當他到達女孩家中時,女孩的弟弟迎著他走來說著 

『我就知道你會來...姊...等你很久了...』 

男孩焦急的說:『她在哪裡?我想見她!』 

女孩弟弟回答:『姊姊她...她已經去世了!』 

男孩一臉驚訝的說:『為什麼...我們...昨天還見面....不可能呀!』 

弟弟傷心的說:『昨天...姊姊的頭七...她說一定要等你來才入殮』 

『怎麼會這樣....說啊!』男孩瘋了似的大吼 

弟弟哽咽的說:『姊姊在你們分手之後...每天都拼命的工作...想忘掉你 

最後因為睡眠不足,又加上感冒引起了急性肺炎,一星期前她就走了』 

在姊姊臨終前她說:『想再見你一面但是卻等不到...』 

『她怎麼能這樣...』不能...不能這樣對她 

『去看看她吧!她很想念你!』女孩的弟弟揮揮眼淚便離去了 

隔著玻璃裡面的女孩,沒了往常的微笑,只剩蒼白的臉龐 

『我來了!妳為什麼不起來?妳不是一直在等我?』男孩哭了 

『我原諒妳了呀,那是件意外跟妳無關,我不要分手了 

我不要妳離開,我要守護著妳,我不會放開妳的』 

『妳記不記得?妳以前常問我妳漂不漂亮? 

嗯~妳好美,真的!我好愛妳... 

好愛好愛妳!妳知道嗎?』 

『如果妳醒來,我就原諒妳,我們結婚!妳不是很嚮往嗎? 

我們就永遠在一起,只要妳起來,求求妳!醒來!好嗎??.....』 

翌日清晨,當大家發現男孩時,他已經服毒自盡死在女孩的身旁 

你怎麼會來...?因為...我放心不下妳...... 

親愛的朋友,你的心中是否有你放心不下的人呢?

動物是由兩棲進化為爬蟲,再進化為哺乳類。 交通工具則是由單車進化為機車,再進化為汽車。 人爬得越高,車子也越大。 長久以來,大家都是如此地在社會中「進化」。 升大學時,我告別了單車族,靠家教收入成為機車族, 當超越同學的單車,呼嘯而過時,心中隱隱有股優越感。 出社會後,賣命工作一段時間,我很快地進化...

  有一天,突然興起這樣的念頭:到台北我曾住過的舊居去看看!於是冒著滿天的小雨出去,到了銅山街、羅斯福路、安和路,也去了景美的小巷、木柵的山莊、考試院旁的平房…… 雖然我是用一種平常的態度去看,心中也忍不住波動,因為有一些房於換了鄰居,有的改建大樓,有的則完全夷...

前不久偶遇一久別了的同窗好友,因有事無法長談,友人就說選個空閑日子邀上幾個同學好好敘敘,我忙說約個時間到你家裏坐坐,只要有壺好茶就行,他連連說道:”那怎行,我來做東吧。” 我並不是客氣,也不是擔心讓他破費,他已是一家有名的房地產公司的董事長,出些飯錢不是負擔,只是覺得友情是彼...

我的一個匈牙利朋友,今年才剛滿二十一歲,從小對於共產主義,就沒有Levi's牛仔褲來得熱衷,於是中學畢業以後,就如願地在機場做地勤工作,除了喜歡這份收入不錯,並且可以接觸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的工作性質之外,一個重要的好處是,他可以只付少少幾十塊錢美金,甚至一毛錢不花,就搭飛機離開布達佩斯,到世界各地去旅...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