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直,他對母親都心存怨恨。他覺得,是母親把自己送進了監獄,送進鐵窗,一關就是5年。5年啊,人生又有多少個5年?
我打死人了,媽媽把我藏在地窖中,沒想到出來後竟然看到母親跟....

  當時,他由於喝醉了酒,就和人吵起來,接著動了手,他紅了眼,拿起桌上的酒瓶,砸在了對方的頭上。看到那人倒在地上,他酒醒了,頓時傻了眼,喊了幾聲,不見答應,他就跑了。

  跑回家,他告訴母親,他打死人了。

  母親在做飯,鍋鏟“咣當”一聲落在地上,本來就蒼白的臉,那一會兒,更是毫無血色。她彎下腰去拾鍋鏟,可是用盡力氣,也沒拾起鍋鏟。愣了一會兒,她勸他,趕快去自首。他不,那人可能已經死了,自己很可能會被槍斃的。“我沒活夠,我不想死。”他渾身戰栗著喊道。

  他告訴母親,他回來,就是想拿點錢,然後亡命天涯。

  母親搖著頭,仍固執地勸他自首。

  “打死人了,那是死刑啊,你知道不?”他輕聲質問道。

  母親無言,許久說:“兒啊,我去給你做飯,吃了再走吧。”說著,擦著眼淚。由於怕人發現,母親讓他藏在地窖中,又在上面放上一塊大木板,木板上壓上了塊大石頭。

  然後,母親放心地走了。

  他,也就安心地躲在地窖裡,由於太累了,他打起鼾來。

  再一次,當母親揭開木板,喊他出來時,天已經黑了。母親做的是雞蛋麵,他吃得津津有味。母親在旁邊,望著他,淚水又一次流了出來。

  他也紅了眼圈,為自己過去不聽母親的話,為自己不該和狐朋狗友來往,更為自己一時發火和不計後果的行為。他勸母親:“媽,放心,風聲小了後,我會悄悄回來看你的。”

  母親不說話,又出去給他盛飯,讓他吃飽點。

  兩碗下肚,他點點頭說,夠了。

  這時,門開了,人影一晃,幾個警察走進來。他大吃一驚,站起來,準備從後門逃跑,母親忙一把抱住了他的腿。事後,他才知道,這些警察,是母親叫來的。就在他躲進地窖睡覺時,母親給公安局打了電話,報了案。

  在電話中,母親只有一個要求,給兒子做一頓飯,讓他吃飽了再走。

  他被帶走了,臨走,他睜著血紅的眼睛望著母親,大吼:“你不是我媽,以後,你也沒有我這個兒子。”他覺得,從母親報案的那刻起,他的母親就已經沒有了。

  進了公安局,他才知道,被打的那人沒死,可已經殘廢了。他被判5年有期徒刑。監獄裡,很多犯人的親人都來探監,帶著衣服,還有吃的。母親也來,可是,每一次,他都拒絕見面,他說,他沒有母親,沒有親人,自己父親早已死了,母親也沒有了。

  監獄管理員勸:“去見見老人吧,她淚都流乾了。”他扭過頭,堅決地道:“那不是我媽。”

  監獄管理員生氣了,質問:“有你這樣做兒子的嗎?”

  他理直氣壯,問道:“有她那樣當媽的嗎?”

  一天,監獄管理員告訴他,有一點事找他。他出去了,一個老人,面對著他,頭髮已經花白,蒼白的臉,透著青灰的顏色。

  那是母親。

  他扭轉頭,母親在身後流著淚喊道:“兒啊,媽都是為你好啊,媽怕你一跑,罪上加罪啊;更怕你這一跑,媽再也見不到你了啊。”

  他不說話,無論怎麼說,一個母親竟然報警,竟然幫著警察抓捕自己的兒子,這點,太過分了,太不像一個母親應該做的了。

  母親在身後叮囑道:“兒啊,以後,你要注意身體,好好改造,媽就不來看你了。”

  他說走吧,走吧,快走吧,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會客室。

  以後,母親果真再也沒來看他,但是,信卻從不間斷,一月三封。
我打死人了,媽媽把我藏在地窖中,沒想到出來後竟然看到母親跟....

母親在信裡告訴他:“兒啊,你要好好改造,媽盼著你回來;兒啊,天冷了,你要注意身體啊;兒啊,不要喝冷水,你體質弱,對腸胃不好。 ”

  每次,拿著信,他都會一個人呆在一邊,默默地,淚流滿面。可是,他還是過不了心裡那道坎,從沒給母親回過信。

  4年,近150封信,整整齊齊碼在那兒,每個獄友見了,都羨慕道,你媽真細心。有這樣的媽,是你小子的福分。

  一封封信點點滴滴地暖著他,他心裡的冰塊慢慢融化了,他也逐漸體會到母親當時的無奈和痛苦。一個母親,把自己兒子親手送進監獄,每一個夜裡,當母親想到這些,她該經歷著怎樣的心靈煎熬啊。

  母親淚流滿面的樣子,又一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哭了,為自己的母親。

  他想,他要好好改造,爭取早日回去,他要跪在母親面前,說一聲“媽,對不起”。4年後,他減刑了,拿著行李走出監獄的那一刻,面對著外面潔淨的陽光,還有氤氳著花香的空氣,他第一次從心裡感謝母親,當年母親做的,是最明智的選擇。

  快到村口的時候,他突然呆住了。

  村口,攏著一座墳,墳上已經荒草一片,顯見有幾年了。墓碑上,竟然刻著母親的名字。他望著那墳,傻在那兒,突然“撲通”一聲撲倒在墳前,嚎啕大哭起來。

  聽到哭聲,他的嬸兒趕來,看到他,也哭了。

  在嬸兒的敘說中,他才知道,母親本來就有肺病,在他入獄後,肺病更重了,到醫院一檢查,已經是晚期了。母親最後的想法,就是到監獄去看看他。母親去了,回來後淚流滿面,坐在家裡,夜以繼日地寫信,寫下180封信,交給嬸兒,讓她每個月發三封。

  嬸兒回到家裡又取來一沓信,這些是還沒寄完的,嬸兒都交給了他。

  他就坐在墳前,一封封看著,好像母親就站他面前,一字一句地囑咐著他。在最後一封信裡,母親寫道:

  兒啊,你回來時,媽早已走了,去見你爸去了。媽當時沒告訴你,是怕你心裡牽掛。那次去看你,離開時,媽多想你回過頭,再喊一聲媽啊。不要為媽傷心,你能出來,就是媽最大的幸福。媽讓你嬸兒她們把我的墓攏在村口,媽活著看不到你回來,死了也要看著你回來。記住,出來了,不要忘了到媽的墳前,喊媽一聲。媽在地下聽了,知道你回來,也就瞑目了……

  他的眼淚洶湧而出,站起身來,看著墳上的荒草,就像娘滿頭花白的頭髮。他“咚”地一聲跪下,大聲道:“媽,我出來了,以後,我一定要做個正派人,你聽到了嗎?”

天下母親的用心良苦我們一定要好好珍惜...

十歲以前,就不說了,無非是淘氣和不懂事。 十三、四歲的時候,開始對女孩有好感,但是那時候他離女孩遠遠的,並且以討厭女孩自居,生怕被同伴嘲笑。 十五歲的時候,聽到大人們說某某男人好花,把女朋友甩了,女孩自殺了。 他覺得這人真狠毒,自己將來一定要做個痴情的男人,一定要一生只...

當我笑時,我擁有整個世界,當我哭時,世界只有我!試過一個人在樹林裏數葉子,這時候,孤獨是綠色的!人生的路上,總有朋友相伴!我喜歡我的世界,因為它只屬於我自己!心累了,怎麼辦?找條小船出去散散心吧! ...

記得那是一個飄雨的黃昏,我搭朋友的便車回家,車子左轉滑過十字路口時,有一輛冒冒失失的車子竟從安全島對面車道急速大轉彎,想擠進我們這個車道來。這當然是嚴重的交通違規,最危險的是,他竟然還轉得那麼快。若不是朋友緊急煞車,他一定會撞上我們。我的朋友很生氣。不知道為什麼,在開車的時候,再怎麼好脾氣的人都很可...

如果我把滿意定義為「對自己能力的滿意度」,知足定義為「對物質生活的知足度」的話,現代人大約可以分成四種:不滿意,不知足──他們對內在和外在世界的野心都很大,企圖改進自己的能力,不斷求進步,希望自己好還要更好;但也常常因為執迷於名利的肯定和社會地位的追求,使他們忙得像一個不知道為何而轉的陀螺。如果沒有...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