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希望做這樣一個女孩,當人們提起我時,總會面露微笑,蹺起大拇指,由衷地贊上一句:“這姑娘……真是條漢子!”
——偽娘們,你們內疚嗎


別和小人過不去,因為他本來就過不去;別和社會過不去,因為你會過不去;別和自己過不去,因為一切都會過去;別和老婆過不去,因為她會不讓你過去;別和往事過不去,因為它已經過去;別和現實過不去,因為你還要過下去。


——過去的總會過去
這個世界上,粗暴是大多數普通人對待他人的方式,我們被粗暴地對待,然後又粗暴地對待別人,這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循環。在冷酷和粗暴的世界裡,用自己溫柔的方式生存下去的人,是了不起的人。


——任大砲豪言多多,網民最贊成的是他的這句話
男人就是反复睡一個姑娘,一睡就睡一輩子。
——天涯論壇上的這句話,感動了多少女孩子


如果我愛你,而你也正巧也愛我,你頭髮亂了時候,我會淺笑著替你撥一拔;如果我愛你,而你正巧不愛我,你頭髮亂了,我只會輕輕地告訴你,你頭髮亂了哦。
——若相愛,便攜手到老;若錯過。便護她安好
一個人可以失敗多次,只要他還沒有責怪旁人,仍然不是一個失敗者!
——“失敗者”的底線


都說美女是禍水,可那些禽獸都想要!
——某美女涉嫌和數個倒台的貪官有染被抓,激憤地對採訪她的記者說
早回家的男人,講故事給老婆聽;晚回家的男人,編故事給老婆聽。
——不回家的男人,說話給誰聽




那年秋天,王成遠受聘於武漢一個IT公司,要從長沙離開。王成遠們都明白,這次工作的轉換對王成遠和她意味著什麼,但這樣的結局不也正是王成遠所想要的嗎?     走時,她非要送,拗不過,王成遠只好由著她。一路上她默默不語,王成遠逗她說話,她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在火車...

家住京郊,最近家裡陸續來了三撥朋友,清一色都是女性朋友。   最遠道的一個朋友,她是回國探親路過京城。她說,這兩年她很少呆在自己家裡,馬不停蹄地從東半球,周遊到西半球。只要呆在家裡超過半個月,心臟就會出問題。她必須離家出走。我禮貌性地問候她的老公,她臉一轉說,不要與我提他,我只當他死了。原...

現在,他躺著,她站著,在這高高山巔。風送草木香,燃燒柏枝的香氣格外濃郁一些。這從前的一對夫妻,現在一個墳裡,一個墳外。她看丈夫新添土的墳,感嘆他比自己有福。她葬他,誰葬她呢? 白雲飄動的樣子像她的心情,散漫去,無拘謹。回顧二十年的婚姻,之於她,就像一所學校,她如幼童,從123,從aoe學起。起初她...

小區的門口有一排小商店,大多數商店都選擇以雜貨為主要經營品種,因此購買力相對就比較小,有些商家另闢蹊徑在不大的商店內空出一塊地方來開設麻將換換館,一張自動麻將桌,凡是自摳的玩家主動交出五元錢給商家,一天下來,小商店的老闆能有上百元的進項,可謂收入頗豐,因此做不做生意都在其次了,有時候參賭者不夠數,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