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妻子要我和另一女人約會...
 
結婚了廿一年後,我發現了一種別出心裁的方法,可以讓愛的火花永保新鮮。 
  
不久以前 ,我和另一位女士約會,其實那還是我妻子的主意, 
  
有一天她說:「我知道妳很愛她。」我很驚訝,立刻爭辯說:「但我愛的是妳呀!」「我知道,但你也愛她呀!」 
 
 
 

  
我妻子要我去看的女士是我的母親。 
  
她已經寡居了十九年,然而我忙碌的工作和身為二個孩子父親的責任,令我分身乏術,以致很少有時間和她相聚。 
  
那晚,我打電話給她,邀約她第二天和我一起吃晚餐和看電影。 
  
「怎麼了,你還好嗎?」她問道。 
  
母親是那種會認為晚上那麼晚打電話,又突然邀約她,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的人。 
  
「我想如果有機會和妳單獨約會,一定很有意思。」我回答。 
  
她想了一會兒,然後說:「我非常樂意。」 
  
那個星期五下班以後,我開車去接她時,心裡有一點緊張,因為從未嚐試過這樣的約會。 
  
當我到達她家時,我看她對這樣的約會,似乎也有一點緊張。 
  
她在門內等著,身上穿著大衣,裡面那件禮服還是最後一次慶祝結婚紀念日所穿的呢! 
  
她的頭髮還特意捲了一下,臉上的微笑像天使一般。 
  
上了車後,她得意洋洋地說: 
  
「我告訴我的朋友,我要和我的兒子外出約會,他們都好羨慕,迫不及待要聽聽我們約會的情形。」 
  
我們去一家雖不豪華,但十分雅致,溫暖舒適的餐廳。 
  
我母親挽住我的臂彎,好像第一夫人一般。 
  
入座以後,我必須幫她看菜單點菜,因為她的眼睛現在只有大的字才看得見。 
  
用餐一半時,我抬起頭來,看到母親正在凝視我,嘴角帶著懷舊的笑容說:「記得當你小時候,總是我為你看菜單的。」 
  
「那現在妳正好可以休息,輪到我來為妳服務了。」我回答。 
  
一面享用晚餐,我們一面聊天,聊得很愉快,談了許多最近幾年來,各自生命中的一些事。 
  
我們聊得太久了,所以趕不上電影。當我送她回到家門口,她說「我要再和你一起外出,但下次讓我作東好嗎?」我答應了。 
  
回家後,妻子問我:「你的晚餐約會如何?」 
  
「非常有意思,比我想像的好多了!」~我回答。 
  
幾天以後,母親因心臟病猝發而去世。這事發生得太突然了,讓我完全措手不及。 
  
不久以後,我收到一封信,裡面是上次我和母親約會的那家餐館的一張收據,上面有一 張字條寫著:「我已先付了賬,因為我確定自己不可能再有機會去了,但我還是付了兩人份的賬 ──你和你的妻子。你絕對想不到那一晚的約會對我有多大的意義,我愛你。」 
  
從那一刻起,我深深體會,一定要及時說:「我愛你」,並且要常常撥出時間給我們所愛的人。 
  
世上沒有任何事比自然如來因緣和你的家庭更重要,多花時間和他們在一起,因為這些事絕不能拖延到「以後有時間時間的時候」。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是人生一大憾事。
 
聖經&佛經不是也告訴我們嗎? 
  
「凡事都不可虧欠人,惟有懂得愛,要常以為虧欠,因為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或解脫了。」 

燭光熒熒的餐廳裡,靠窗的桌坐了男人和女人。「我喜歡你。」女人一邊擺弄著手裡的酒杯,一邊淡淡地說著。「我有老婆。」男人摸著自己手上的戒指。「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覺。你,喜歡我嗎?」意料中的答案。男人抬起頭,打量著對面的女人。24歲,年輕,有朝氣,相當不錯的年紀。白皙的皮膚,充滿活力的身體,一雙...

公司破產了,在絕境中,我揣著幾千元積蓄來到省城,在自己一直嚮往的大學附近租了間地下室,準備考研。既然一切都要從頭開始,那就徹底些,把一切提到起跑線上。那幾間地下室都租了出去,我的“鄰居”都是彈棉花、賣早點之類的人。每晚回到地下室,只有和我對面的那一間還亮著燈,我只知道那是個年...

三件事1、學會關門即學會關緊昨天和明天這兩扇門,過好每一個今天,每一個今天過好,就是一輩子過好。2、學會計算即學會計算自己的幸福和計算自己做對的事情。計算幸福會使自己越計算越幸福,計算做對的事情會使自己越計算對自己越有信心。3、學會放棄特別推薦一個非常好的詞,這就是捨得。記住,是捨在先,得在後。世界...

十二歲那年,他成了她的鄰居。他成績優異,聰明懂事,是大人心目中好孩子的典範。而她,成績老是吊車尾,沒一刻靜得下來,調皮得讓大人們只能搖頭歎氣。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一個黃昏,他穿著燙得筆直的白襯衫,背著夕陽站立。扭扣規規距距地扣著,不像時下青少年為了耍帥而故意扣得零零散散的。那時的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她把一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