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奮鬥買下3套房子 女友卻嫁給了樓下的保全...

  十六歲從老家來北京打工,最初做洗碗工,後來在朋友開的醫院中做保洁,很快他就發現住院的病人經常到很遠的地方買手紙毛巾什麼的,於是我就開始自己買點日用品,推銷給那些剛住進來的病人。

  漸漸的,做穩定了,陳先生就在附近租了個門臉房,開始了自己的生意道路。

  23歲時,我已經在北京有了四家連鎖的小超市,每月收入很穩定有幾萬塊,在同齡人的眼睛裡,他無疑是成功的。

  26歲起,我開始在京城買房,老家人講,有了房子才叫有家。

  第一套是全款付的,第二套是貸款的,一年後還清,又買了第三套,就在買第三套房子是,我認識了靜,一個如名字一樣安靜的女孩子,她是那家售樓中心的工作人員,成績並不是特別好,因為太內向了,但是人很踏實,所以單位裡的人都很喜歡她。

  我買房子之後,靜幫我辦一些手續。

  漸漸的,兩個人會發發短信,都是北漂,兩顆心很快走近了。我那段時間正好是感情空白期,所以就覺得靜的出現時上帝的安排,對靜挺好的。

  幾個月後,靜搬進了我的公寓。

  靜是個很樸實的女孩,從不讓我多花一分錢,吃飯買衣服都撿便宜的,對我也是一百一的好。

  從小經商,讓我常常是應酬頗多,特別繁忙,常常忘記了靜的感受。

有  很多次,我夜裡三點才到家,卻發現靜在門口的台階上等我,靜說:“你不回來我睡不著!”

  我不解風情的說:“我好累,你別讓我操心了,好不好!”

  其實,在我的心裡是有靜的,可是在單位一直當老大,讓我很大男子主義,對靜也總是不夠耐心,偏偏靜又是個很內向的女孩子,不知道該如何和我溝通,只會鑽到被子裡哭鼻子。

  後來,靜說,我受不了了你的冷漠,分手吧!

  我說:“你去哪裡找我這麼優秀的男人,我在北京有三套房,你可想清楚了!”

  我和好友說,靜離不開我,鬧鬧脾氣就會回來的。我永遠很自信。

  可是,這次靜就沒回來,而且還在三個月後發來一條短信:“我要結婚了,也許你想不到,我嫁給了軍,就是以前你家樓下的保安,現在他和我一起回到了老家,我們開了個小店,生活挺好的,雖然他沒有你那麼優秀,可是他在乎我,對我好,對女人來說,這個更重要!祝你幸福!”

  我當時就傻了,我可以允許一個女人離開我,但是離開我之後嫁給一個保安,我無法理解。

  這一次,我足足用了四個月的時間來療傷,我常常想起靜,靜讓我成長了,如果再有一次愛情,我知道了珍惜!

  也許,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吧,男人以為有了錢就有了一切,可女人認為有了愛情就有了一切。

謊話...是真話的黑暗面,雖然不真實,可是卻是你愛聽的...​...笑話...是真話的假面,雖然只是玩笑,有時也會弄假成真...​...狠話...是真話的兇惡面,雖然生氣,卻是內心真實的感受...​...⋯⋯情話...是真話的感性,雖然不多,但是也讓你感受到愛意...​...真話,人人都想聽,可是卻...

兩個人都各自忙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有時間相約出去吃晚餐。他體貼地問她:「今天想吃什麼?」她很努力地想了很久,並且認真地回答:「吃小籠包,很有名的那家。」興沖沖地趕到名聞遐邇的小籠包店,卻只見鐵門拉了下來,上面只有「今日公休」四個大字迎接他們。她一時之間很難接受期待落空的結果,竟在瞬間變了臉色。「改天我...

你穿上雪白的婚紗,挽著丈夫的手一起宣誓一輩子不離不棄。 在這裡,你要開始新的交友圈子,在這個基礎上,你同時要了解,融入丈夫的圈子。 然而在失去學生時代的簡單,職場如戰場的年代,交友步履維艱。在外企,你會忙到無心去交朋友,國企或私企你有心卻無力交的到知心。 到你婚禮完畢...

因為我們的心太脆弱所以生病的時候常常對身邊的人不論是細心的護士體貼的醫生照顧自己無微不至的對象產生了感情愛上了他們我們在失戀的時候常對另一個陪伴的對象產生了寄託和依賴原本愛戀一個人的心悄悄轉移到他們的身上在異鄉寂寞孤單的夜裡在工作失意徬徨的日子在生活不順利的時刻各種不經意的時機中在我們的心最缺乏安慰...

Facebook留言板